◈ 第9章你想毒死本宮?

第10章生病就送妓院?

  景伊人瞪大眼,恐慌的看着陸銘,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就生氣了。

  她好像沒說錯什麼吧?

  「景伊人!你回來才一個晚上,就耗掉我155W,這筆帳我都沒跟你算,你想裝瘋賣傻到什麼時候?」

  陸銘突然站了起來,鉗住她的下頜:「你怕我跟你離婚,就這樣裝瘋賣傻?我告訴你,就算你脫光了躺在我床上,我也不會多看你一眼!」

  陸銘甩開她的下巴,頭也不回的大步離開,對着傭人吩咐着:「把她給我看牢了,別再出去丟人現眼。」

  結婚至今,陸銘從未碰過景伊人,不光因為這場婚姻是商業聯姻,而是婚後他才發現,是自己看走了眼。

  景伊人除了光有張臉蛋,就是個低俗、愛慕虛榮、齷齪的白蓮花。

  婚前,他甚至想過婚後要好好待她,婚後才明白,被她這張虛偽的臉給騙了。

  他有心靈潔癖,他不會碰一個沒感情的女人,更何況是個低俗的女人。

  要不是景家耍卑劣手段,也不會有這場婚姻。

  景伊人怔怔的看着陸銘離去的背影,那樣寂寞的背影,彷彿和每次舅舅來看她後離開時,一模一樣。

  她不懂男人這樣落寞的背影代表什麼,她曾經想着,皇舅舅大概是因為國家大事煩憂,但這個『舅舅』為了什麼,她還真猜不出來。

  景伊人吃完早餐,吳管家訴她『舅舅』上班去了。

  她也懶得管,反正也不懂什麼意思。

  接着管家又說:「景小姐,由於您現在還在生病階段,所以學校請長假了,就不用去了。」

  聞言,景伊人帶着探究的問:「學校?學校是什麼?」

  「……」吳伯不知道怎麼回答她。

  但旁邊收拾桌子的女傭聽到他們談話,小聲在吳伯耳邊提醒:「你要跟景小姐說古代語言,人家可是公主呢!」

  說著女傭捂嘴偷笑。

  「……」吳伯一副了解的樣子,又解釋了一遍。

  「景小姐,學校就是私塾,學習知識的地方,懂了嗎?」

  聞言,景伊人冷冷撇了一眼偷笑的女傭。

  不可一世、傲嬌的道:「本宮四書五經、琴棋書畫,什麼不會?」

  「八歲和狀元斗對子,九歲一副千秋夜月圖名聲大噪,十歲滄州第一棋聖輸我手下敗將,十二歲便陪同舅舅南下上戰場,一曲未央歌彈奏,敵軍不戰而敗!」

  這些豐功偉績,都是她自以為傲的東西。

  也就是因為這樣,皇舅舅對她偏愛有加,只要她不高興,或者不舒服,皇舅舅都不上朝,就陪着她,她最後卻落得過禍國妖女之罪。

  一杯毒鳩送她上路!

  「……」

  景伊人說完一大堆,吳伯和女傭張嘴只差下巴沒掉下來。

  半響吳伯才回過神:「景小姐!您該吃藥了。」

  「本宮又沒病,吃什麼葯?」

  吳伯勸說著:「景小姐,葯是院長開的,對你的身體有好處的。」

  「你們想毒死本宮?」

  「……」

  吳伯無語,這跟神經病怎麼就這麼難溝通。

  景伊人一樣懶得理會他們,雖然她對這個地方一無所知,但並不代表她傻。

  她也看出來了,這個屋子裡,似乎每個下人在背後都會嘲笑她,看不起她,甚至厭惡她。

  她有那麼惹人厭?

  以前可是個個巴結她,誇讚她的。

  景伊人無視他們,慵懶的坐進沙發里,感覺屁股坐到一個硬硬的東西。

  下意識要起來,看什麼情況。

  但她還沒來得及站起來,身前牆上掛着的一面大黑鏡子,突然就閃了一下。

  一瞬間出現一個滿臉鮮血,身着盔甲的武將,手裡提着一把彎刀,嘶吼着向她砍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