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霸王槍,你是楚國項家的後人。」

看着霸氣長槍,蔣豐年深吸一口氣:「當年我那老爹率軍踏破楚國都城,項犁老將軍憑藉金剛不壞境修為本可以全身而退。

可他卻選擇和楚國共存亡,手持霸王槍血戰到底,最後殉國。

每次讀到這段歷史,我都不由佩服項犁老將軍的忠勇。

不過可惜項家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你作為項家後人居然選擇當一名刺客,還挑最軟的柿子捏。

也不知道項犁老將軍泉下有知,會不會氣到踹飛棺材板。」

項仇一聽,頓時眉頭一皺:「哼~!巧舌如簧的小子,你這麼說,無非就是想讓我放你一馬。

蔣天養害我經歷喪父之痛,我讓他經歷喪子之痛,這叫一報還一報,天經地義。

我改名項仇,就是為了記住這段血仇,要找你蔣家討回。」

「呵呵。」

蔣豐年忽然咧嘴一笑:「我是蔣家獨苗,我一死,蔣家就會絕後。

你猜我那老爹會安排什麼樣的人物來保護我,才能放心讓我出門?

你現在轉身就走還來得及,說句實在話,看在項犁老將軍的面子上,我不想項家無後。」

「這。。。」

項仇眼角微微抽搐幾下,一時間竟是被蔣豐年的話給唬住,不敢舉槍來犯。

一字並肩王蔣天養就好像一座大山,壓得項仇喘不過氣來。

蔣豐年昂首挺胸,背起雙手,他一臉雲淡風輕,好似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故弄玄虛,你想破我道心!」

片刻功夫,項仇猛然驚醒,只見他揮舞手中霸王槍,一個騰躍跳到蔣豐年面前,抬槍便刺。

蔣豐年的車隊可不止一輛馬車,而是四輛馬車,只見其中一輛馬車的車窗忽然彈出一顆蠶豆。

「噹」的一聲響,蠶豆打在霸王槍的槍頭上,頓時震得項仇雙手發麻,連霸王槍都差點脫手。

「難道馬車裡坐着一位陸地神仙?」

項仇心中大駭,立即快速後撤,而後一個轉身騰躍離去。

蔣豐年對着馬車拱手一禮:「多謝老天師出手。」

「應該的,既然答應蔣殺神一路護你,老夫自然不會讓你掉一根汗毛。

老夫可不想看到蔣殺神馬踏龍虎山,毀我千年古剎。」

馬車之中,一道蒼老的聲音緩緩傳出。

另一邊,王賀和王賁兩兄弟被赤元明一招兔子蹬鷹踹中胸口,齊齊飛出去十幾米後摔倒在地。

待他倆從地上爬起,忽然齊齊噴出一口老血,而後全身通紅開始冒煙,感覺五臟六腑都在燃燒。

「烈火腿!」

「火毒!」

赤元明雙手叉腰,得意一笑:「哈哈哈哈,沒錯,你們身中火毒,離死不遠了。」

王賀和王賁彼此對視一眼,忽然將手中彎刀捅進彼此小腹,結束彼此性命。

與其被火毒活活燒死,還不如一刀了結。

「倒是兩條好漢。」

赤元明嘀咕一句,扭頭看向白展顏那邊。

「寒冰掌!」

見赤元明打完收工,白展顏自然不願拖延,他瞬間激蕩渾身靈力,全力運起一掌拍向甘玉蘭和洪啟。

面對凜冽掌風,洪啟只得咬牙舉盾抵擋。

「轟」的一聲巨響,凜冽掌風直接將盾牌拍碎,順勢將洪啟拍飛十幾米。

「噗~!」

洪啟忍不住一口老血噴出,血一落地瞬間結冰。

「刺殺失敗,三妹快走!能活一個是一個!!」

話音剛落,十幾名士卒手持長矛圍上來,對着洪啟就是一陣亂戳。

洪啟被寒毒凍得手腳不聽使喚,只能眼睜睜看着自己的身體被戳成麻袋,死不瞑目。

「都死了,都死了,我怎麼走?」

看了看譚山,洪啟,王賀,王賁的屍體,又看了看白展顏和赤元明,甘玉蘭直接陷入絕望。

「叮,檢測到風靈之體。」

機械聲忽然在蔣豐年的腦海中響起,一個綠色箭頭出現在甘玉蘭的頭頂。

「又一個特殊體質,爽~!血契女武神,老子又能得一次系統獎勵。」

嘴角泛起一絲笑意,蔣豐年走到甘玉蘭不遠處,淡然道:「棄械投降吧,我不殺你。」

「你不殺我?」

甘玉蘭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是一個女人,一個漂亮的女人,與其讓你變成一堆爛肉,不如成為我的屬下,聽我驅使。

我那老爹破國滅宗,跟在後面撿便宜的那些王爺將軍可沒少把漂亮女人搶回去養着。

這個優良傳統,我自然要發揚光大。」

「好死不如賴活,我就說刺殺蔣豐年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任務,可你們就是不聽我勸。

現在好了,一個都回不去。」

心中暗暗嘀咕一句,甘玉蘭將手中長槍往地上一扔。

徐永忠見狀立即拿上牛筋繩將甘玉蘭來了個五花大綁,隨後塞進一輛空馬車。

「懂事兒。」

蔣豐年給了徐永忠一個讚許的目光,隨即跳上那馬車。

「繼續啟程!」

看了看當場慘死的大宛良駒,徐永忠嘆了一口氣,只得邁開雙腿趕路。

士卒們將戰利品搜刮一空,將陣亡同袍的屍體放上板車,隨即繼續趕路。

至於四個刺客和大宛良駒的屍體,自然是留給山裡的野獸裹腹。

馬車開始前行,難免有些搖搖晃晃。

被五花大綁的甘玉蘭躺在馬車地板上,身子難免跟着一起搖搖晃晃。

「不知道這次系統會給什麼獎勵。」

得意一笑,蔣豐年從懷裡掏出一張文書和一盒胭脂,他先用胭脂塗滿甘玉蘭的大拇指,而後將文書按了上去。

「簽下賣身契,放心點。」

撇了撇嘴,蔣豐年將文書小心收到木盒之中。

「你,你讓我按了什麼?」

甘玉蘭不由好奇問上一句。

「賣身契,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屬下了。」

說著話,蔣豐年拿針刺破自己的手指,點在甘玉蘭的額頭上。

片刻功夫,一個血色印記在甘玉蘭的額頭浮現,閃爍幾下後就鑽入皮膚,消失不見。

血契,成!

「為什麼你忽然帥了很多?」

甘玉蘭看着蔣豐年,越看越順眼。

「叮,恭喜宿主,成功血契風靈之體:甘玉蘭。

獎勵關羽關雲長,他已經向你走來,系統獎勵人物絕對忠誠,請放心接收。。。」

「關羽~!我去!!我最喜歡的武將之一。」

蔣豐年心中大喜:「千軍易得,一將難求,簡直是如虎添翼!」

「主公~!關羽久聞主公大名,特來投奔。

還望主公收入麾下,願為主公衝鋒陷陣,肝腦塗地!」

一道洪鐘般的聲音忽然在馬車外響起,驚得駑馬嘶鳴。

「來了。」

蔣豐年眼睛一亮,立即走出馬車,只見一個身長九尺,髯長二尺,面若重棗,唇若塗脂的雄壯大漢站在路邊,一臉懇切的看着自己。

不是關羽關雲長又是何人?

「好~!這位好漢願追隨於我,我自然求之不得,暫時在我身邊當一名馬弓手。」

「多謝主公!」

關羽對着蔣豐年拱手一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