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快穿:血契女武神,我一紈絝無敵了 第8章_密子小說
◈ 第7章

第8章

夜色朦朧,某處荒山,一堆篝火熊熊燃燒,照亮周遭。

五個一身黑色勁裝的黑冰台執事圍坐在一起烤着火。

黑冰台,大霜帝國的秘密暗殺組織,專門從事刺殺敵國的重要人物,造成敵國混亂。

蔣豐年的畫像就長年掛在黑冰台的任務牆上。

刺殺成功者,封萬戶侯。

將枯枝折斷扔進篝火,譚山眼中滿是對萬戶侯的渴望:「蔣豐年已經啟程回西陵,他的車隊預計明天下午就會經過這裡。

下半輩子能不能高官厚祿,吃香喝辣,就看明天啦。」

甘玉蘭雙手環抱胸前,臉色凝重:「刺殺蔣豐年可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任務,據我所知,已經有三十多名黑冰台執事折在這件任務上。

大哥,我們是不是操之過急啦?」

譚山緊咬後槽牙,眼中滿是堅定:「機不可失,失不再來,現在是刺殺蔣豐年最好的時機。

一旦讓他回到西陵城,我們根本奈何不了他。」

洪啟活動一下脖子:「大哥說的對,富貴險中求,我們本來就是一群刀口舔血的亡命徒。」

「沒錯。」

「殺他。」

王賀,王賁兩兄弟也贊同譚山的決定。

「好吧,那就全力一搏,掙一個錦繡前程出來。」

見其餘四人決心已定,甘玉蘭不再猶豫,只得出言鼓勵。

大戰在即,萬萬不能在這個時候擾亂軍心。

太陽高掛天空,散發著光與熱。

一條山間小道,徐永忠手提一桿四棱點鋼槍,騎着一匹大宛良駒緩緩而行。

他是庚西軍的一名百夫長,統領「山」字營一百二十名士卒,護衛此次蔣豐年的出行安全。

蔣豐年倒是想帶一萬鐵騎進京,不過考慮到舅舅的小心臟,他只得帶一百多人。

「停止前行!」

一聲大喝,徐永忠忽然叫停車隊。

「此處兩邊山勢陡峭,恐有山匪埋伏,斥候立即排查,其他人原地休息。」

「是!」

十名斥候抱拳一禮,當即五人一組分別往兩邊山頂跑去。

見馬車停下,蔣豐年從馬車裡下來,來了個迎風尿十丈,事後渾身一抖,提上褲子:「呼~!舒服。。。」

「不愧是庚西軍,果然謹慎,不過我們可沒有打算埋伏。」

「是蔣豐年沒錯,終於等到他了,上!」

大手一揮,譚山立即率領其他四人從山頂衝下來,朝着蔣豐年奔殺過去。

「不好!敵襲,快結軍陣!」

看着明目張胆衝殺過來的五人,徐永忠再傻也看出對方來者不善且實力不弱。

武人九境:

鍛體境,煉骨境,養血境,育氣境,最為常見,基數最大。

通玄境,天象境,在江湖上堪稱高手。

金剛不壞境,修鍊到這個境界的武人已然稀少,屬於一個大宗門的中流砥柱。

陸地神仙境,修鍊到這個境界的武人鳳毛麟角,都是些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人物。

武破蒼穹境,尚無一人修鍊到這個境界,還在武人的想像之中。

「殺~!」

看着迅速架起盾牌,抬起長矛的士卒,譚山毫不畏懼,他眼中凶光一閃,掄起手中的鑌鐵大刀一刀將一名士卒連人帶盾牌劈成兩段。

「殺~!!」

見譚山如此神勇,甘玉蘭,洪啟,王賀,王賁四人紛紛迸發血勇,手持兵刃殺進軍陣。

「該死,果然實力不俗,起碼是育氣境。」

見一接觸就折損數名士卒,徐永忠大為惱怒,當即揮舞四棱點鋼槍,催動大宛良駒殺向譚山。

「先斬了你!」

臉上好像蜈蚣一樣的傷疤興奮抖動,譚山掄起鑌鐵大刀一刀斬向前馬腿。

「哼~!休想!」

徐永忠冷哼一聲,立即一拉韁繩讓大宛良駒人立而起,避開刀刃。

下一刻,徐永忠藉助馬力一槍刺向譚山胸膛。

「馬術倒是嫻熟。」

譚山眉頭一皺,當即一個野驢打滾躲開鋒利槍頭。

「哼~!拿我的人當大白菜砍,白老赤老,殺了他們。」

蔣豐年眼睛微微眯起,心中殺意濤濤。

庚西軍的傷亡撫恤很高,死傷太多士卒可是要花很多銀子。

這些銀子扔在花魁的肚皮上它不香?

「是!」

白展顏和赤元明齊齊應和一聲,「呼」的一下從路邊大岩石後面冒出來,隨即幾個騰躍跳進軍陣。

王賀和王賁兩兄弟見狀立即纏上赤元明,四把彎刀上下翻飛,刀芒閃爍。

甘玉蘭和洪啟則是立即纏上白展顏,一人刀盾主防,一人長槍主攻。

一時間,六人殺得飛沙四起,天昏地暗。

譚山猙獰一笑,忽然猛跑幾步一個騰躍跳到徐永忠面前,手中鑌鐵大刀一記斜斬將其斬落馬下,順勢奪過大宛良駒,朝着蔣豐年奔殺而去。

徐永忠用槍桿擋刀刃,自身並沒有受傷,只是被譚山的巨大力道斬下馬背,等他從地上爬起,發現蔣豐年陷入危機,不由臉色大變,失聲驚呼:「世子當心吶~!」

馬蹄轟隆,大刀嚯嚯,譚山看着越來越近的蔣豐年,眼中爆發出前所未有的神采:「萬戶侯,我來了。」

「哇,好可怕的殺氣。」

蔣豐年臉色淡然,伸手從懷裡掏出一個精美的鐵筒,隨後對着譚山按下開關。

「嘭」的一聲響,無數鐵針從鐵筒里猛地射出,瞬間將譚山射得人仰馬翻,摔倒在地。

「唐門,暴雨梨花針~!」

只來得及說出鐵筒來歷,譚山忽然七竅流血,隨即毒發身亡。。。

每根鐵針都塗了見血封喉的劇毒,譚山起碼身中十幾根,不死才怪。

「現在整個唐門都在我家鐵匠鋪里打卡上班,刺殺我?毒不死你。」

將暴雨梨花針收回懷中,蔣豐年得意一笑。

「暴雨梨花針確實霸道,可惜奈何不了金剛不壞境,算不上最頂尖的暗器。

不知道蔣世子身上有沒有孔雀翎,不過孔雀翎的製造工藝好像被唐門給遺失了。」

一道話音忽然響起,卻見車隊後方走來一個身穿青袍的中年人。

中年人一身氣勢磅礴,駭的一眾士卒連連後退,不敢上去阻攔。

蔣豐年轉身看向中年人,眉頭一皺:「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你也是來行刺我的?」

「是,天下武道榜第十,青衣槍聖,項仇,前來殺你。」

一語言罷,項仇解下背上槍囊,組合出一桿霸氣長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