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快穿:血契女武神,我一紈絝無敵了 第7章_密子小說
◈ 第6章

第7章

葡萄架下,蔣豐年往石桌前一坐,拿起紫砂壺灌上一口清茶。

紅麝從懷裡掏出一份資料恭敬遞上:「主子,這是書山劍派的全部資料。」

「嗯,辦事效率不錯。」

蔣豐年輕誇一句,伸手接過資料開始仔細翻看。

片刻之後,他嘴角微微泛起一絲笑意:「書山劍派被我爹踏破山門,沒收典籍,驅散弟子。

如今掌門夫婦居然在河田鎮賣烤紅薯勉強度日,難怪林香君氣不過跑來刺殺我。」

「那要不要。。。」

紅麝伸出大拇指在自己的脖子前比劃一下。

她明面上是蔣豐年的婢女,暗地裡卻是蔣豐年手中的利刃,七色使之一。

當年蔣天養破國滅宗,無數孤兒由此產生,蔣天養將什麼都不懂,猶如白紙一張的幼童全部收養,又讓軍師李寒衣摸骨相面挑出其中天賦最好,模樣最佳的七名女童和自己的兒子養在一起。

這便是七色使的由來。

蔣豐年將資料還給紅麝,站起身來:「不是什麼事情都能拿刀解決。

派人將書山劍派掌門夫婦請去西陵當個門客,先好吃好吃養着。」

「是,我馬上去辦。」

紅麝將資料收入懷中,轉身就走。

「叮,檢測到火靈之體。」

機械聲忽然在蔣豐年的腦海中響起,一個綠色箭頭出現在紅麝的頭頂。

「火靈之體?」

看着紅麝那盈盈一握的柳腰,渾圓飽滿的豐臀,蔣豐年眼睛微微一眯,心中暗道:「果然,精挑細選出來的七色使怎麼可能是庸脂俗粉?

不過今天就算了,剛剛血契姬如雪,心神消耗有點大,反正人在身邊,想什麼時候血契都可以。」

淺淺一笑,蔣豐年徑直走向天字二號房。

天字一號房和天字二號房並不是隔壁,其實相差甚遠。

林香君一見到蔣豐年走進房間,心中頓時五味雜陳,自己明明想一劍殺了他,可忽然發現自己看蔣豐年越來越順眼,怎麼也提不起殺心。

「書山劍派掌門夫婦已經被我請去西陵,他們的生死現在掌握在你的手裡。

你若是乖乖聽話,他們便能安享晚年。」

蔣豐年伸手輕輕捏起林香君的下巴:「你若是敢傷我分毫,他們會被千刀萬剮。

這對夫婦將你這個孤兒含辛茹苦養大,你也不想他們晚年凄慘吧?」

「你。。。卑鄙小人!」

林香君身上的十香軟筋散已經解除,一身靈力完全恢復,可是現在她的軟肋被抓住,自然不敢暴起傷人。

而且她十分肯定,冰火二老一定藏在隱蔽角落。

「這輩子,你還就是要和我這個卑鄙小人糾纏在一起了。」

蔣豐年壞壞一笑:「今晚你我合練{兩儀心經},此為道家雙修功法,男女可以相互吸納靈力,增強雙方實力。」

「增強雙方實力!真的?」

林香君有些將信將疑,可血契的力量讓她鬼使神差的點了點頭。

。。。

一個時辰之後

合練完畢的蔣豐年從天字二號房出來,見天已經完全黑下來,他輕舒一口氣,徑直前往天字一號房。

沒辦法,膽子小,暫時還不敢在林香君面前放鬆警惕,還是選擇和媳婦兒抱一起睡穩妥些。

翠綠新鮮的油潑青菜,酸甜可口的無骨雞爪,軟嫩咸香的醬牛肉,還有一大碗湯汁乳白,只見魚肉不見魚刺的鯽魚湯。

標準的三菜一湯整整齊齊擺在姬如雪面前,這就是她的晚膳。

別以為王侯之家頓頓都是大魚大肉,一百零八道美味佳肴可勁吃,真要是這麼吃,幾年下來人就得吃死。

這些人惜命,明白養生的重要性,飲食必須精細,絕不會暴飲暴食。

紅桃盛上一碗紅薯小米粥端到姬如雪面前:「晚膳要少食,忽然大魚大肉,公主的腸胃會一時無法適應,到時候肚子疼。」

姬如雪淺淺一笑,舀起一勺紅薯小米粥送入口中,細細咀嚼。

「我聽說世子在天字二號房藏了一個女人,剛才我見他去了那邊。」

輕輕說上一句,紅桃拿起公筷夾起一片醬牛肉放到姬如雪的小碗里。

姬如雪咽下口中食物,輕輕嘆了一口氣:「不必大驚小怪,男人如同雄獅,一頭強大雄獅身後必然跟隨一大群母獅。

身後沒有母獅跟隨的雄獅,那是頹敗之獅、無能之獅。

我父皇就是後宮佳麗abc。

我夫君是未來的王,納幾房小妾又算得了什麼?」

「公主所言甚是。」

見姬如雪心胸如此豁達,紅桃不再說什麼,專心伺候主子用膳。

「吱呀」一聲響,蔣豐年推門而入,走到餐桌前坐下:「紅桃,給我也來一碗。」

「是!」

見蔣豐年還知道回來,紅桃不禁心中一喜,趕緊盛上一碗紅薯小米粥端到蔣豐年面前。

蔣豐年伸手捏了捏紅桃的腰間軟肉,咧嘴一笑:「身子單薄了些,還是個青蔥丫頭,做通房還得等幾年才行。」

姬如雪面色如常,不以為然,自己的貼身侍女按規矩本就是夫君的通房丫鬟。

別說捏一下,就算今晚要求侍寢也是理所應當。

紅桃鬧了一個大紅臉,那大手的溫度讓她不由心頭蕩漾,有些晨露泛濫。

不想爬男主子床的丫鬟,不是一個好丫鬟。

蔣豐年見好就收,拿起紅薯小米粥喝上一小口:「這次進京就是為了娶一位公主回家,如今事情已經辦妥,也是時候啟程返回西陵城了。」

「全聽夫君安排。」

姬如雪放下勺子,深吸一口氣:「夫君,我有一個驚喜要給你看。」

「驚喜?什麼驚喜?難道是陛下又追加了嫁妝?」

蔣豐年喝着小米粥看着姬如雪,眨巴眨巴眼睛。

姬如雪嫁入蔣家,姬天宇不知是為了獎勵蔣家明白事理,還是覺得虧欠姬如雪想要彌補,反正給了姬如雪一筆豐厚的嫁妝。

至於豐厚到什麼程度,皇后看到禮單直接目瞪口呆,皇貴妃看到禮單直接暴跳如雷,一眾公主看到禮單直接哭爹喊娘。

主打的就是一個羨慕嫉妒恨。。。

「不是嫁妝,你看着。」

姬如雪咬咬牙,將手搭在紅桃的肩膀上,而後慢慢從凳子上站起身來,邁腿走上數步。

不過由於剛剛學會走路,難免有些歪歪斜斜。

「我去!系統果然沒有騙我,這下總算是逃過母親的一頓打。」

一念至此,蔣豐年起身扶住姬如雪,開心一笑:「真是奇蹟啊!沒想到洞房還有如此療效。」

「夫君,你是我的福星,一遇到你,好像所有的厄難都離我遠去。」

姬如雪一把抱住蔣豐年,開心得淚流滿面:「為什麼不讓我早點遇到你?」

「你也是我的福星,沒有你,我就與鴻蒙靈體失之交臂了。」

嘴角泛起一絲得意,蔣豐年輕撫姬如雪的及腰長發:「好了,別哭了,以後我們要笑口常開,坐看別人撕心裂肺。」

之後兩人一陣卿卿我我,坦誠相見到深夜,最後由於實在太困才相擁而眠。

數日之後,蔣豐年的車隊在一眾士卒的護衛下離開鴻臚寺,離開京師,返回西陵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