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快穿:血契女武神,我一紈絝無敵了 第5章_密子小說
◈ 第4章

第5章

養心殿

桌案已經讓太監宮女擺放整齊,美味佳肴和瓊漿玉液也已經讓御膳房準備妥善。

一個個妝容精緻,身穿禮服的適齡公主**而來,坐到自己的位置上說說笑笑。

姬如雪一進入養心殿,頓時吸引了所有公主的目光。

大家都是邁着兩條腿走進來,唯獨她是坐着輪椅被人推進來;大家都是盛裝出席,唯獨她穿着漿洗到發白的長衫,想不吸引目光都難。

「噗嗤~~」

姬芸不禁掩嘴一笑:「如雪姐姐居然也來參加這場家宴,難道秋諧宮已經揭不開鍋了嗎?

看在姐妹一場的份上,等下的剩飯剩菜都送給你。」

姬玉眼中滿是輕蔑:「或許人家是想飛上枝頭變鳳凰呢!」

「哈哈哈哈,就那雙廢腿,飛上枝頭也得摔下來。

都這樣了還想和我們爭,簡直是自不量力。」

姬瓏笑得前俯後仰,拍起桌案。

她的母親也是一位良人,平時在一眾公主中地位很低,現在看到地位更低的姬如雪,自然是要拚命踩她,找找優越感。

「。。。」

姬如雪低下頭顱,一言不發,她知道反駁只會招來更加惡毒的嘲諷。

不過從她緊握的拳頭和暴起的青筋還是可以看出她內心的憤怒。

「陛下到~!」

一道尖銳的聲音響徹養心殿,下一刻,姬天宇跨門而入,曹公公緊隨其後。

「見過父皇!」

一見姬天宇,所有公主立即變得乖巧可人,落落大方,齊齊起身萬福一禮。

姬天宇往主位上一坐,手一揮:「免禮!都坐下吧,今日是家宴,不要拘束。」

「是!」

所有公主齊齊應了一聲,坐回自己的位置。

姬天宇瞥了姬如雪一眼,眉頭一皺,不過最後沒有多說什麼。

雖然是一個癱子,可說到底還是自己的女兒,大周的公主,難道要把她趕出養心殿?那豈不是要落個刻薄寡恩的名聲?史筆如刀啊~!

片刻之後,蔣豐年身穿綉金線白袍,腰系金玉辮絲絛,腳踏厚底牛皮靴,昂首走進養心殿,對着姬天宇拱手一禮:「見過舅舅。」

「嗯。」

姬天宇輕輕點了點頭:「坐下用膳吧。」

「是!」

蔣豐年應上一聲,當即走到自己的桌案前坐好。

他的位置正對着所有公主的桌案,抬頭一望便能將所有公主的身姿容貌盡收眼底。

不得不說,姬天宇當真是心細如髮,連位置都考慮的如此周到。

蔣天養之所以滅國如殺雞,確實離不開姬天宇在後方的運籌帷幄。

當年滅趙國,無數彈劾蔣天養的奏章擺到姬天宇的桌案上,結果蔣天養屁事沒有,寫奏章的大臣齊齊屁股開花,半個月爬不下床。

等他們能夠爬下床,蔣天養已經將趙國的玉璽擺到姬天宇的桌案上。

一時間,不少大臣羞愧難當,見了蔣殺神那是低頭就走。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

姬天宇放下酒杯,淡然一笑:「豐年,你已經成年,看看喜歡哪位公主,朕立即賜婚。」

此言一出,不少想嫁入蔣家的公主正襟危坐,紛紛對蔣豐年眉目傳情。

背景強大的英俊少年郎,公主也動心吶~!

「喜歡哪個。。。」

蔣豐年眨巴眨巴眼睛,將目光投向姬芸和姬玉。

這兩位公主的身姿容貌不相伯仲,實在是難以取捨。

至於姬如雪,蔣豐年看一眼就直接否定,再怎麼傾國傾城,那還是一個癱子。

娶一個癱子回家,估計老娘的雞毛撣子要換成方天畫戟。

「叮,檢測到純陰之體。」

機械聲忽然在蔣豐年的腦海中響起,一個綠色箭頭出現在姬如雪的頭頂。

「嘶~!」

蔣豐年倒吸一口冷氣,嘴角微微抽搐幾下。

「泥狗啦~!你改名叫反骨系統得了,這麼多漂亮公主不要,你居然想讓我挑一個癱子?

你的破寶貝我不要啦!反正我打死不會娶一個癱子當媳婦兒。」

「叮,宿主請先別激動,聽本系統慢慢道來。」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沒有新手大禮包的垃圾系統。」

對於沒有新手大禮包這件事,蔣豐年始終耿耿於懷,感覺自己虧了十幾億。

「叮,宿主你再對本系統進行人身攻擊,信不信本系統立馬死機?」

「好吧我錯了,你趕緊道來。」

面對一言不合就要死機的系統,蔣豐年只好低頭認錯。

「叮,純陰之體,萬中無一,只要打通阻塞的穴道,便能一舉打開天地玄關,突破至通玄境。

到時候別說走路,飛檐走壁都是小兒科。」

「這麼神奇的嗎?鍛體境,煉骨境,養血境,育氣境,通玄境,通一通就能連升五個大境界,簡直牛逼到爆啊!」

蔣豐年眼睛微微眯起:「姬如雪正在苦海之中,我若是救她脫離苦海,那她還不愛死我?

到時候我納幾房小妾,想來她不會阻攔。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一念至此,蔣豐年起身走到姬天宇面前,拱手一禮:「舅舅,我想娶姬如雪為妻。」

「嗯??哈!!」

姬天宇一臉懵逼,甚至懷疑自己出現幻聽:「你,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蔣豐年深吸一口氣:「我想娶姬如雪為妻。」

「他,他想娶我為妻?怎麼可能?我不是在做夢吧?」

姬如雪一陣目瞪口呆,腦瓜子「嗡嗡」作響。

「奇蹟真的出現啦?」

紅桃差點驚掉下巴,嘴巴張得老大,能塞進去一個鵝蛋。

「什麼?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看上一個癱子?你是不是瘋了?」

姬芸「呼」的一下從座位上站起身來,滿臉不可思議的盯着蔣豐年。

剛才蔣豐年的目光明明在自己身上轉來轉去。

「蔣世子一定是喝醉了說胡話,姬如雪一個癱子,生母也不過是一介宮女,她如何能嫁入蔣家?」

姬玉也急了,「呼」的一下從座位上站起身來,一臉焦急的看向姬天宇:「父皇,請賜蔣世子一碗醒酒湯,待他醒酒之後再做選擇,以免後悔終生。」

「我沒有喝醉,比任何時候都要清醒。」

蔣豐年轉身走到姬如雪身旁,一個公主抱將她從輪椅抱進懷裡,而後再次走到姬天宇面前:「舅舅,我就樂意娶她,還就非她不娶了。

君無戲言,趕緊賜婚。」

「不娶姬芸,不娶姬玉,偏偏要娶姬如雪。。。

蔣家這是在表明絕不插手立儲之爭的立場,真是用心良苦啊。」

姬天宇智謀過人,眼珠子一轉就想到蔣豐年這麼做的真正原因,不禁對蔣家的態度十分滿意。

「父皇。。。」

姬如雪怯生生的喊了一聲,眼中滿是乞求之意,心中卻在翻騰:「父親不願意對我好,可千萬別阻礙夫君對我好呀!

趕緊賜婚,我好離開這個冷宮。

「好!」

姬天宇一拍桌子,看着蔣豐年和姬如雪二人,沉聲道:「君無戲言,你倆的婚事,朕准了。」

蔣豐年咧嘴一笑:「謝舅舅,這個媳婦兒我想直接帶出宮,等回到西陵城便立即舉辦大婚,絕不會虧待分毫。」

「行吧,好好待我女兒。」

姬天宇緩緩站起身來:「酒足飯飽,朕還要去批閱奏章,都散了吧。」

一語言罷,姬天宇徑直出了養心殿。

「太子,吳王,魏王,三方勢力在朝堂上掐的正凶。

蔣家沒有一點要摻和進來的意思,不得不說真是懂進退。

只要西邊這頭凶獸不動如山,大周就亂不起來,現在陛下心裏恐怕是大鬆一口氣。」

心中暗暗思量,曹公公略有深意的看了蔣豐年一眼,隨即緊緊跟上姬天宇。

「怎麼會這樣?白打扮了。」

「瞎子!獃子!純屬有病!!」

「莫名其妙,選誰不好?非要選個最差的!」

嫁進蔣家的希望破滅,不少公主一陣無能狂怒,對着蔣豐年和姬如雪怒目而視。

「此地怨氣重,不宜久留,快走!」

蔣豐年見狀抱着姬如雪拔腿就跑,有多遠躲多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