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3章(2)

的糕點一掃而光。

「蔣世子,隨咱家去閱書房等候吧。」

曹公公說著將蔣豐年帶去閱書房。

御花園天天有後宮妃嬪遊玩,一個胯下帶把的男人實在不方便久待。

萬一搞出什麼狗血事件,自己的腦袋可就要落地了。

。。。

坤安宮

皇后歐陽瓊拉着小女兒姬芸的手走到梳妝台,一把將她按在凳子上。

「快快快,給她精心打扮一下,最好的首飾,最好的禮服,統統拿過來。」

「是!」

一群宮女齊齊萬福一禮,當即開始忙活,為姬芸梳頭的梳頭,塗胭脂的塗胭脂,拿禮服的拿禮服。

「母后,你幹什麼呀?我還要去放紙鳶呢!」

姬芸有些不樂意,她生性活潑好動,最是不喜梳妝打扮,穿上礙事的禮服。

歐陽瓊按住姬芸的雙肩,深吸一口氣:「今天中午舉辦家宴,陛下許諾蔣豐年那小子挑一個公主當正妻。

你必須讓他挑你,知不知道?

只要你能嫁進蔣家,你哥哥的太子之位就能坐得四平八穩,無人撼動。」

。。。

淑寧宮

皇貴妃蕭姿拉起女兒姬玉的纖纖玉手坐上軟榻:「中午家宴,你可要對蔣豐年熱情一點,只要你能嫁進蔣家,以後你就能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看看長公主姬嬋是何等風光,就是因為她嫁給了一字並肩王蔣天養。」

姬玉眼睛一亮,輕輕點了點頭:「母妃放心,我一定讓蔣豐年愛上我。」

蕭姿欣慰一笑:「你能想明白就好,母親不會害你。」

。。。

秋諧宮

一張新織的蜘蛛網掛在角落等待着蚊蟲入瓮,可惜漫天的枯葉被大風一吹,竟是直接掛滿蜘蛛網,將好好的一張新網給廢了。

「真是好涼的一個秋,真是好冷的一個宮。」

嘴裏喃喃一句,看着滿地的枯葉,坐在輪椅上的姬如雪連打掃一下的資格都沒有。

她是姬天宇醉酒後和一名宮女倒騰出來的產物,雖然長得傾國傾城,可惜生下來就是一個癱子,下半身沒有絲毫知覺。

姬天宇兒女眾多自然不會寵愛一個癱子,生下她的那個宮女當上良人沒幾年就因病去世。

由此姬如雪成了一眾皇子公主中過得最凄涼的一個。

屬於爹不疼又沒娘愛,太監宮女都敢斜眼看的邊緣人物。

「公主!公主!今天中午陛下在養心殿舉辦家宴,你可以混點葷腥啦!」

一道大呼小叫的聲音打斷了姬如雪的思緒,卻見一個小宮女快步跑到姬如雪身旁,開心一笑。

小宮女名叫紅桃,單薄的身子好像能被大風一下吹跑。

跟了姬如雪這樣的主子,大魚大肉就別想了,吃糠咽菜不被餓死就算不錯了。

「家宴?」

姬如雪喃喃一句,臉色凄苦:「我還是不去了,我不想看到他們的冷眼。」

「公主,這次家宴你必須去啊!」

紅桃激動得面色潮紅,緊緊握住姬如雪的手:「聽說蔣世子會在這次家宴上挑選一位公主當正妻。

那可是蔣家啊!家裡有王爵可以繼承,你若是嫁進蔣家,從此脫離苦海,吃香喝辣!」

「沒睡醒吧你?」

姬如雪白了紅桃一眼:「我一個癱子,蔣世子就算是瞎子也不會挑選我,何必自取其辱?」

「萬一蔣世子腦子被驢踢了,就看上你了呢?

去吧,不要放過任何一個可以改變自己命運的機會,受幾個白眼算什麼?又不會掉一塊肉。」

一咬後槽牙,紅桃不顧姬如雪反對,推着輪椅沖向養心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