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大周京師—忘返樓

大周帝國最有名的銷金窟,這裡有全天下最好吃的美食;這裡有全天下最好喝的美酒;這裡有全天下最瘋狂的賭局;

這裡更有全天下最漂亮、最高貴的女人。

曾經的大國妃子、豪門貴婦、深閨千金、江湖女俠………

只要你有白花花的銀子,就可以在忘返樓里流連忘返,為所欲為。

忘返樓—天字一號包廂

一對絕美姐妹花正在扭動身軀,翩翩起舞,跳得那是面紅耳赤,香汗淋漓。

這種熱舞她們一般不跳,只有遇到權勢滔天的大人物才不得不跳,都是為了生活啊。。。

軟榻之上,蔣豐年看得興起,隨手抓起玉盆中的金瓜子一把丟了過去:「跳的好~!當賞!!」

金瓜子先是撞在絕美姐妹花那白皙柔嫩的肌膚上,而後「叮叮噹噹」掉落於地。

那是金錢歡唱的聲音。。。

沒辦法,就是這麼牛逼。

上一世他是享受九九六福報,結果猝死在崗位上的程序猿。

這一世他命好,一出生就是大周帝國一字並肩王蔣天養的兒子,唯一的兒子。

蔣天養手握十萬庚西軍鎮守西境,抵禦大霜帝國,在大周朝堂那是位高權重,威名赫赫。

年輕的時候生了三個女兒,人到中年才生下蔣豐年,那真是捧在手裡怕摔了,含在嘴裏怕化了,寶貝的不要不要的。

只要蔣豐年拿菜刀抵在自己胯下,就算天上的月亮,蔣天養也得想辦法去摘。。。

「世子,我牙有些酸了,能不能歇會?」

蔣豐年身旁,忘返樓新晉頭牌李仙兒手持一根甘蔗,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臉頰,眼中滿是委屈。

啃甘蔗皮?她什麼時候為客人做過這種事?可對方給的實在是太多了。。。

蔣豐年看了看李仙兒,伸手捏住她那精緻的下巴,柔聲一語:「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本世子正在興頭上,你再堅持堅持。」

李仙兒有些生無可戀:「可是都一個時辰啦,這甘蔗又硬又粗,我實在咬不動了,換個人行不行?」

蔣豐年眉眼一挑,壞壞一笑,從玉盆中抓起一大把金瓜子塞給李仙兒:「就你,繼續。」

「好吧。。。」

李仙兒努了努嘴,看在金瓜子的份上只得拿起手中的甘蔗繼續啃去甘蔗皮,將滿是汁水的甘蔗肉餵給蔣豐年。

「甜~!」

得意一笑,蔣豐年往軟榻上一靠,伸手摟住李仙兒的腰肢,把玩起腰間軟肉。

「叮,恭喜宿主,覺醒「血契女武神就變強」系統。」

「嗯??!!」

蔣豐年猛地坐起身來,差點被甘蔗卡喉嚨。

「世子,你怎麼啦?」

李仙兒嚇了一跳,趕緊拍打蔣豐年的後背。

這位爺可不能在忘返樓出事,不然天就塌了。

「我沒事,我沒事。」

蔣豐年擺了擺手,重新靠回軟榻,閉上眼睛:「我小憩一會,別打攪我。」

「是。」

李仙兒聞言一喜,輕輕放下那根又硬又粗的甘蔗。

那對翩翩起舞的絕美姐妹花見狀輕舒一口氣,也不跳舞了,悄悄蹲下身去撿地上的金瓜子。

此時此刻,蔣豐年雖然閉着眼睛,可是心中卻是波濤洶湧:「我艹~!十八年,整整十八年,你知道我這十八年是怎麼過的嗎?

狗**日的系統,你為什麼現在才覺醒?我一直以為我是最慘穿越者!

人家穿越者十八歲都秒天秒地秒空氣,成就一代神王魔尊啦!!」

「叮,宿主,這十八年你是怎麼過的,你自己心裏沒點數嗎?

左牽黃,右擎蒼,山珍海味吃到飽,綾羅綢緞穿不盡,還有一大群絕代佳人圍着伺候。」

「停~!行了行了,廢話少說,新手大禮包拿來。」

「叮,沒有新手大禮包。」

「這個可以有。」

「叮,這個,真沒有。」

「怎麼可能沒有?誰家系統沒有新手大禮包?」

「叮,本系統是正經系統,絕對不會讓宿主不勞而獲。

畢竟,本系統又不是你爹。」

「我。。。」

蔣豐年深吸一口氣,將無數國粹硬生生咽回肚子。

「算你狠,那你介紹一下你的功能。」

「叮,沒問題,本系統名為血契女武神就變強系統,顧名思義,只要你血契女武神,本系統就會隨機獎勵你一件不可思議的寶貝。」

「和女人簽訂血契?這個簡單,你馬上就要獎勵我三件寶貝了,嘿嘿嘿嘿。。。」

一想到李仙兒和那對絕美姐妹花就在身邊,蔣豐年心中一陣得意。

「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女人可是一茬接着一茬的長,就好像韭菜一樣。」

「叮,宿主想多了,血契的女人必須是特殊體質才算,凡夫俗子不算。

目前並沒有檢測到特殊體質。」

「好傢夥,白高興一場,要是遇不到特殊體質,那我還玩個屁啊。。。

算了算了,我還是接着奏樂接着舞吧。」

蔣豐年微微嘆了一口氣,緩緩睜開雙眼。

「叮,檢測到無垢之體。」

「嗯?無垢之體!哪呢??!!」

蔣豐年再次猛地坐起身來,瞪大眼睛環顧四周。

「狗賊~!受死吧!!」

一聲嬌喝驟然響起,一個頭頂有一個綠色箭頭的黑衣蒙面人「哐」一下撞開窗戶進入包廂,隨即一劍刺向蔣豐年。

「啊~!」

李仙兒和那對絕美姐妹花見狀齊齊尖叫一聲,慌忙跑出包廂。

「靠,無垢之體居然是一名刺客。」

蔣豐年抓起甘蔗啃上一口:「而且還不太聰明的樣子。」

「小女娃休得放肆!我家世子也是你能動的?」

劍尖未進蔣豐年十步,一個頭髮花白,身穿白袍的老翁從屏風後面閃身而出,運起一掌拍向黑衣人。

「此人不可小覷!」

面對凜冽掌風,黑衣人心頭一震,立即往後一個騰躍避開。

「轟」的一聲響,凜冽掌風打在牆壁上,不但打出一個窟窿,而且整面牆壁瞬間冰封。

「寒冰掌!你是白展顏~!」

黑衣人心中大駭,不禁後退數步:「沒想到你居然當了這個狗賊的護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展顏捏着山羊鬍大笑三聲:「沒想到老夫退隱多年,還有人記得老夫。」

「有你在,我倒是殺不了這個狗賊,後會有期!」

惡狠狠瞪了蔣豐年一眼,黑衣人轉身便跑向窗戶。

蔣豐年好笑的搖了搖頭:「冰火二老一向形影不離,白展顏在這裡,赤元明自然也在這裡,你逃不掉的。」

話音剛落,一個頭髮花白,身穿紅袍的老翁從房樑上一躍而下,直接攔在窗戶前。

「小女娃,既然來了,就別想走,你得把命留下。」

「該死~!蔣天養居然籠絡到冰火二老,這兩位可是打通天地玄關的通玄境高手。」

看着冰火二老,黑衣人的心直接沉入深淵。

蔣豐年啃完甘蔗,仔細打量起黑衣人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嘿嘿一笑:「別聽赤老嚇唬你,我不要你的命,我只要你成為我的屬下。」

「我呸!我和你拼了~!」

見無路可逃,黑衣人手中長劍一抬,猛地沖向蔣豐年。

唯有挾持蔣豐年,才能脫離險境。

「寒冰掌!」

白展顏輕蔑一笑,再次運起一掌拍向黑衣人。

「烈火腿!」

赤元明殺意凌然,一腳踢向黑衣人,炙熱腿風瞬間切斷其退路。

下一刻,「噹」的一聲響,凜冽掌風將長劍拍成碎片,而後打在黑衣人身上。

「呃。。。」

一聲悶哼,黑衣人當即兩眼一翻,暈死過去。

「這下有的玩了,哈哈哈哈,帶走。」

臉上一喜,蔣豐年從軟榻起身,走出包廂。

「你應該殺了她,以免留下禍害。」

看着地上的黑衣人,赤元明眉頭一皺。

「主子讓幹啥就幹啥,他開心了,你我才能吃香喝辣。」

白展顏走到黑衣人身邊,將其一把扛在肩上,轉身跟上蔣豐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