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快穿:血契女武神,我一紈絝無敵了 第10章_密子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蔣豐年的車隊一路過府穿省,歸心似箭,毫不流連沿途的風景。

某日,一場忽如其來的大雨拖累了車隊的行進速度,徐永忠披着蓑衣走到馬車旁,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

「世子,雨太大了,道路泥濘難行,我看到前面有一個小村莊,是否先進村避雨?」

蔣豐年掀開一點門帘看了看雨幕,眉頭輕皺:「秋雨冰冷,士卒容易感染風寒,馬上進村避雨,熬煮薑湯。」

「是!」

徐永忠輕舒一口氣,立即率領車隊進入小村莊。

「官兵來了。。。」

「好多官兵!」

看到身穿戎裝,手持長矛的兵卒進村,一個個村民不禁兩股打顫,瑟瑟發抖。

時有謠曰:賊來如梳,兵來如篦,官來如剃。

舊時的農民看到兵卒就沒有不怕的。

徐永忠環顧四周,一聲大喝:「里長呢?趕緊過來!」

「軍爺,我來了!我來了!!」

一道話音響起,一個頭髮花白的老頭撐着一把破油紙傘慌忙跑來。

雨天路滑,他中途還摔了一跤。

「你便是里長?」

徐永忠打量了一下老頭,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趕緊安排避雨之所。」

「是是是,村裡的祠堂剛好能容軍爺避雨,請隨我來。」

里長一陣點頭哈腰,咧着缺了兩顆門牙的嘴,立即轉身帶路。

「走!」

徐永忠大手一揮,率領車隊跟上。

一百多名士卒進了祠堂,馬上脫去蓑衣、燃起篝火取暖。

伙夫則是取來鐵鍋、生薑、紅糖開始熬煮薑湯。

一切都是有條不紊,井然有序。

蔣豐年撐傘走下馬車,緩步進入祠堂:「雨一時半會停不了,看來今晚只能在這裡過夜了。

不入大城,夜宿郊外,暗處的某些人怕是要蠢蠢欲動,今晚務必嚴加防範。」

「屬下知道。」

徐永忠抱拳一禮,不敢有絲毫大意。

「快快快,都進來。」

片刻功夫,剛剛離去的里長領着幾個女人走進祠堂。

他跑到徐永忠面前咧嘴一笑:「軍爺,這幾個女人是村裡頭最俏的,今晚就陪軍爺解解悶。」

「解解悶?」

徐永忠打量了一下這幾個女人,好傢夥。。。只見頭髮打結猶如鳥巢,皮膚枯黃堪比樹皮,咧嘴一笑滿口黃牙。

「軍爺可還滿意?」

里長得意一笑,他可是誠意十足,沒有半點虛言,真是村裡頭最俏的。

「嘔~!」

徐永忠泛起陣陣噁心,差點吐了,他趕緊搖搖手:「不要不要,趕緊帶走,軍爺我是正人君子,不好色。」

「不要?」

里長眼中滿是驚詫,不過見徐永忠態度堅決,只得撓了撓頭皮,領着幾個女人離開祠堂。

「比豬還臭,這樣的醜女怎麼放進被窩?」

徐永忠搖頭嘆息一番,滿臉嫌棄。

蔣豐年淡然一笑:「美人可不是哪裡都能找到的,這樣的小村莊不具備養出美人的條件。

想要皮膚白皙柔嫩,就必須脫離田間勞作;想要身體清香怡人,就必須天天沐浴更衣。」

「世子所言甚是!」

徐永忠聞言點了點頭,表示十分贊同。

天色漸晚,雨小了些。

祠堂之中的「山」字營士卒合甲而眠,枕戈待旦。

關羽坐在祠堂大門口的門檻上閉目養神,手中系統出品的青龍偃月刀吞吐着寒芒。

他有預感,今晚不會太平。

眨眼到了半夜,夜幕之中忽然出現一群馬匪,他們人銜枚,馬裹蹄,就這麼悄無聲息的逼近祠堂。

見距離合適,馬匪頭子吐掉口中銅錢,手中大刀一抬,當即催動胯下良駒沖向祠堂:「兄弟們,肥羊就在眼前,殺光他們!搶錢搶女人嘍!!」

「殺啊!」

「殺光他們!!」

其他馬匪見狀紛紛吐掉口中銅錢,發出一聲暴喝,隨即催馬殺向祠堂。

殺戮即將開始,這個時候不用再保持安靜,忽如其來的喊殺聲反而能讓敵人驚慌失措,膽顫心抖。

「真是一群訓練有素的「馬匪」,呵。。。」

關羽冷笑一聲,「呼」一下從門檻上站起身來,當即騎上門口的良駒。

這是蔣豐年前些天路經廣豐城去馬市買來贈予他的。

「插標賣首之輩,也敢聒噪,吃關某一刀!」

冷然一語,關羽將青龍偃月刀往地上一拖,瞬間催動胯下良駒。

不過眨眼之間,馬匪頭子和關羽已經近在咫尺。

「無名之輩,受死!」

馬匪頭子見一騎向他衝殺而來,也沒有多想,揮舞手中大刀一刀砍向關羽。

關羽丹鳳眼一睜,藉著馬力將青龍偃月刀掄起,對着馬匪頭子就是當頭一刀。

「好快!怎麼可能有這麼快的刀??」

馬匪頭子還在思考,可惜他的上半身已經掉在地上,而下半身尚在馬背之上。

關羽沒有多看馬匪頭子一眼,抖落青龍偃月刀上的血水,隨即猛地殺進馬匪之中。

已經不能用虎入羊群來形容,如果非要形容一下,腳踩螻蟻更加貼切一些。

馬匪在關羽面前完全就是一刀五殺的貨色,片刻功夫便死傷大半,潰不成軍。

「逃啊~!怎麼可能有如此神勇之將??」

也不知道是誰忽然喊了一聲,剩下的馬匪紛紛調轉馬頭,奪路而逃,顯然是被殺怕了。

關羽輕舒一口氣,撫了撫自己的鬍子,沒有追殺出去,現在保護主公的安全才是第一位。

徐永忠領着「山」字營士卒從祠堂之中衝出,看到滿地的屍體不由一愣:「我的乖乖。。。百人斬吶~!這就結束了??」

「這也太厲害了吧,一人一刀一馬,殺退數百馬匪。」

「神將啊,幸好被世子收入麾下,不然哭的就是我們。」

「世子魅力四射,才能吸引如此神將投效。」

「山」字營士卒不禁交頭接耳,議論紛紛,實在是被眼前的場面給震撼到了。

蔣豐年打着哈欠走出祠堂,看了看周圍,滿意一笑:「趕緊打掃戰場,黑夜還沒有過去,現在就想鬆一口氣,為時尚早。」

「是!」

徐永忠應了一聲,立即開始打掃戰場。

那些馬都是良駒,可是值不少錢哩。

關羽下馬走到蔣豐年面前,拱手一禮:「主公,這些人訓練有素,不像馬匪,倒像精銳。」

「哎。。。」

蔣豐年輕嘆一口氣:「想弄死我的人和勢力沒有一萬也有八千。

我也猜不出是誰搞的鬼,不管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吧。」

拍了拍關羽的肩膀,蔣豐年回了祠堂,繼續摟着姬如雪睡大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