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克蘇魯跑團:我有極致的智慧第7章 「眼」房在線免費閱讀

克蘇魯跑團:我有極致的智慧第8章 大失敗在線免費閱讀

法術:【逆向仰望】

法術消耗:

1:每次施展消耗1D3點理智值;

2:構成該法術的知識本身即為施法所需的消耗;在施展了該法術三次之後,施法者將會遺忘施展該法術所必須的知識組成,從而無法再次施展。

施法時間:瞬時。

施法動作:無。

法術效果:

1:該法術可以在對一名擁有正常心理活動的個體進行心理學檢定時施展,使該檢定由暗骰變為明骰,且檢定難度下降一級。

2:該法術可以對一個能被視線囊括的物體進行以鑒定為目標的各類檢定時施展,使該檢定難度下降一級。

備註:祂高踞穹頂,向下俯視,因此眾生與萬物皆在祂的目中。

……

「逆向仰望」的信息湧入腦海,陸南柯終於從支撐起身體,恢復了正常。

他抬起頭,原本展露出外界明月與夜空的窗口消失不見,只剩下一幅油畫。

「原來如此……」陸南柯低聲道。

對側房間內的那名年輕男子之所以鋸桌子腿,就是為了從他房間內的窗口爬出。

而他接近窗口時,也遭遇了同樣的情況,窗口變為了一幅圖畫。

在這個過程中,那名男子也莫名其妙的獲得了很多「知識」。

陸南柯想起了對方之前所說的話。

……

年輕男人指了指頭上月亮與夜空的圖畫:

「我從這裡獲得了很多知識,這些知識就是我預付的報酬。相信我,這些知識你們肯定會需要。」

……

只是似乎和陸南柯獲得的並不一樣。

「逆向仰望」的效果有兩個,一個是將心理學檢定變成明骰,並降低一級檢定難度。

所謂的檢定難度與客觀事實息息相關。

正如一個人如果要撞開木門很容易,但要撞開牢固的鐵門就很難。

前者大概需要一個成功的力量檢定,而後者則需要一個「困難等級」的力量檢定,即檢定結果不大於力量值的一半。

如果難度再高一點,那就是「極難等級」。

檢定結果需要小於等於力量值的五分之一。

在「逆向仰望」的作用下,心理學檢定的難度會降低一級,意味着需要「極難成功」的檢定,只需要「困難成功」就可以成功。

而如果原本是「常規難度」,則自動成功。

「就是消耗很大……」陸南柯嘆了口氣。

理智值歸零會陷入永久瘋狂,這相當於所有調查員的生命上限。

這可不是現實跑團,一張角色卡用完就扔。

「逆向仰望」的第二個效果很好理解,陸南柯很快收回心思,看向同伴。

秦樺和林月也看見了窗戶變成油畫。

不過由於離得比較遠,所以理智檢定即使失敗也只扣1點理智。

二人很快就緩了過來。

「這真是……」林月瞪了陸南柯一眼,終歸沒把「無妄之災」這四個字說出來。

「抱歉。」

陸南柯禮貌致歉。

接着他也沒瞞隊友,將法術的效果說了出來。

涉及跑團規則的部分他含糊帶過。

秦樺思索了一會兒:

「第二個效果是不是可以用在你手中的金幣上?」

「應該可以,但我不想現在使用。」陸南柯想盡量保留理智。

理智值越低,理智檢定時就越容易失敗。

而失敗的理智檢定比成功的理智檢定會扣除更多的理智。

這是惡循環。

理智必須維持在一定的水準才安全。

秦樺和林月也認同這點。

「那就走吧,油燈時間有限。」林月催促道。

三人迅速摘下油畫檢查了一遍。

什麼都沒發現後,三人離開起始房間,朝「眼」房走去。

約莫五分鐘後,KP的聲音響起:

【你們前方出現了一扇木門。】

【這扇木門的質地看起來還算堅固,門上貼着一張便簽紙,上面畫著一個「眼睛」圖案。】

【門把手的位置則是有個鑰匙柄同樣為眼睛圖案的鑰匙。】

陸南柯撕下便簽紙,看向背面。

上面寫着一行字:

【其一,身為▇▇▇,必須擁有足夠強的洞察與偵查能力,才能發現常人無法察覺的秘密。】

其中有三個字被塗成黑塊,看不清楚。

陸南柯收下便簽紙,附耳在門邊聽了片刻後,打開了門。

【你打開了門。】

【映入你眼帘的是一個不大不小的房間。】

【天花板很高,有一盞不算明亮的白熾燈泡作為照明。】

【房間**則是一個水池,水面還算清澈,只是在不明亮的燈光下顯得有些暗淡,你無法看清水池中有無物體,只模糊的能判斷深度大概有三四米左右。】

【房間牆壁上貼着牆紙,以淺綠色為底,一些雜亂的深綠色線條作為花紋裝飾。】

【右側牆壁上掛着一個電子時鐘,它呈方形,屏幕上顯示的卻似乎不是當前的時間,而是倒計時,目前為1小時15分鐘。】

【房門左側和對面分別有一扇堅固的鐵門,門上沒有任何標識。】

【左側鐵門被塗抹成了綠色。】

【對面的鐵門則是橙色。】

秦樺抬頭看了眼白熾燈:

「把油燈先滅了吧,省點油,我有打火機,到時還可以再打開。」

陸南柯點點頭,吹滅了油燈。

油盤上的油大概只剩下20分鐘不到的燃燒量。

林月繞了房間一圈,發現綠門和橙門都鎖着,鬧鐘有點高也夠不着。

似乎只能從水池下手。

陸南柯想到了之前的地圖:「保管室門前的簡易地圖上,只有從綠門外面有一條路,或許橙門後是死路……也或許,那個地圖只標記了主幹道路,省略了細枝末節。」

「水池裡好像有東西。」秦樺低頭看着水池,他剛剛過了個偵查檢定。

陸南柯和林月也仔細觀察了一番,確實能在水池底部**看到一個小黑影。

「或許是鑰匙。」林月低頭看了眼自己的裙子。「……我不想下水。」

「我去吧。」秦樺將自己擺在了工具人的位置。

目前團隊分工逐漸形成,秦樺負責一些苦活累活,林月負責交涉,陸南柯負責搜集與分析線索。

以三人的默契和信任程度而言,只能做到這種初步的分工。

秦樺脫去外衣,跳入了水裡。

在等待秦樺摸索的時候,陸南柯將目光放在了「眼」房的牆紙上。

雜亂的深綠色線條縱橫交錯,在淺綠色底色上胡亂塗抹。

忽然間,陸南柯感覺眼前一花,那些線條似乎蠕動起來。

高達90的智力(靈感)終究還是有它的弊端。

骰子在耳邊滾動:

【靈感檢定:1D100=11。】

【檢定結果(11)不大於調查員的靈感屬性值(90),靈感檢定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