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克蘇魯跑團:我有極致的智慧 克蘇魯跑團:我有極致的智慧第5章 另一個起始房間在線免費閱讀_密子小說
◈ 克蘇魯跑團:我有極致的智慧第4章 保管室在線免費閱讀

克蘇魯跑團:我有極致的智慧第5章 另一個起始房間在線免費閱讀

【彈簧刀(小型刀具)】

【所需技能:格鬥(鬥毆)】

【武器傷害:1D4+DB】

【簡介:一柄常見的彈簧摺疊刀。】

拿到武器的時候,陸南柯自然而然的明白了這把武器的傷害和種類。

其中傷害里的DB指的是傷害加值,陸南柯的力量和體型之和恰好達到了125的界限,所以擁有1D4的傷害加值。

也就是說,一刀命中的話,他可以對敵人造成2D4的傷害。

運氣好是可以一刀重傷人類敵人的。

這些念頭飛一般的在陸南柯的腦海中划過,絲毫沒有減慢他轉身看紙條的速度。

紙條的材質摸起來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奇異。

正面寫着:

逃出這裡。

作為一個「常暗之廂」入門的跑團玩家,陸南柯很自然的翻到了紙條背面。

背面什麼都沒寫。

他轉過身,向隊友展示了自己的收穫。

「『逃出這裡』?」林月嘟囔道。「不用它說我也不想呆在這裡……」

「看起來最容易逃離這裡的路線是從那裡走。」秦樺看向了灑下月光的窗戶。

窗戶在正對房門的牆邊,離地頗高,距離桌子有一定的距離。

它與其說是窗戶,不如說就是一個正方形的空洞,邊長約莫普通人三分之二的肩寬,上面並沒有任何鐵柵欄或玻璃的遮擋。

窗外只有夜空與明月。

「只需要跳上去……」

秦樺走到窗戶下方,屈腿向上一躍!

【跳躍檢定:1D100=87。】

【檢定結果(87)大於角色的跳躍技能成功率(40),跳躍檢定失敗。】

他身體微晃,在跳躍過程中失去了平衡,不僅沒有抓住窗檯邊緣,在落地時還差點崴到腳。

「這狗……」他下意識地想要罵上一句骰子,但還是忍了下來。

林月的目光從他身上挪向了桌子:

「把桌子搬過去?」

「桌腳被固定了。」陸南柯之前撕膠帶取彈簧刀時就發現桌子紋絲不動。

「那……」林月問道。「我沒點……我跳的不高,樺哥你再跳一次試試?」

她本來想說自己沒點【跳躍】技能,但誰也不知道他們能不能在跑團過程中說出與角色不知道的事情(比如跑團規則),這在現實跑團中被稱作「超遊行為」。

KP可能會不高興。

也是因此,他們之前才採用暗示來互相確認身份。

「我怕扭傷腳。」秦樺搖了搖頭。

在現實跑團中,調查員對同一個檢定點在短時間內進行的第二次檢定,可能會被視作「孤注一擲」。

一旦檢定失敗,就會被視作「大失敗」,造成嚴重的後果。

林月撇了下嘴:「那我試試。」

角色【跳躍】技能的初始值是20,五分之一的成功率確實可以一試。

她在窗戶下面蹦躂了一下,然後不出意外地失敗了。

「……」林月拿目光看向陸南柯。

在二人忙活時,陸南柯已經拿着油燈,簡單搜索了這間屋子中被陰影覆蓋的四個角落,不過他並沒有找到任何線索。

現在房間內只剩下窗戶和木門了。

「先出去吧。」陸南柯沒有嘗試跳起來抓住窗沿。「我也跳不高,太危險了。」

對於成功率低於50的檢定,如果骰到了96-100之間的出目,同樣會被視作「大失敗」,KP會讓事情往糟糕的方面發展。

如果檢定的成功率高於或等於50,那只有骰到100時才會被視作「大失敗」。

陸南柯的跳躍也只有初始值20,他並不想冒險。

為了說服二人,他補充道:「或許出門後能找到一些墊腳的東西。」

秦樺和林月對視一眼,都沒有反對。

三人一同走到了木門前。

這是一個很簡陋的木門,看起來並不是非常結實。

靠門的一側有着掛鎖,陸南柯拿出在桌子底下撿到的木頭鑰匙,輕鬆打開。

出門之前,陸南柯靠近木門仔細聽了一會兒。

外面十分安靜,沒有任何聲音。

陸南柯推開門。

門外是一片陰暗的走廊,寬兩米,左右各延伸出去。

走廊的牆壁是同樣無垢的白牆,但腳下的地板上卻畫著兩個箭頭。

一個朝向左邊,箭頭上寫着「保管室」三個大字。

一個朝向右邊,寫着一個「眼」字。

而在陸南柯三人正對面的,是同樣的一扇簡陋木門。

「往哪兒走?」林月忍不住問道。

「噓。」

陸南柯將手指比在唇前。

油燈的照明範圍有限,走廊左右都被黑暗淹沒,看不到盡頭。

陸南柯先向前一步,耳朵貼在正對着自己的木門,仔細聽了幾秒。

【聆聽檢定:1D100=32。】

【檢定結果(32)不大於調查員的聆聽技能成功率(50),聆聽檢定成功。】

【你隱約聽見了木門內有一些聲音。】

【那是一些奇怪的、艱澀的、持續的聲響,像是某種鈍刀在割鋸木頭的聲音,又像是粗糙的牙齒在摩擦骨頭。】

陸南柯眉頭一皺,緩慢退了回來,小聲和同伴共享了信息。

「可能是怪……是某些危險生物。」林月稍微有些緊張。「我們別進去了吧……」

秦樺看起來還算鎮定,想了想後指向左側,小聲道:

「去保管室吧。右邊的『眼』看起來也不正常。」

陸南柯沒有異議,比起意義不明的「眼」,保管室的用途聽起來明確一些。

但在行動前,陸南柯還做了兩件事。

他先是將木頭鑰匙和之前被油燈壓住的紙條都塞進口袋,畢竟之後說不定還能用到這兩樣東西。

然後他將之前綁着彈簧刀的透明膠帶貼在了對面的木門上。

做完這些後,三人才朝左側走去。

很快的,三人來到了一扇門前。

這扇門堵在走廊盡頭,質地看起來還算堅固,整個門被塗成了紅色,門把手中間插着一把同色的鑰匙。

門上貼着一張便簽紙,紙上寫有「保管室」三個大字。

陸南柯同樣先聽了一會兒,沒有動靜後扭動紅色鑰匙,打開了門。

門內很昏暗。

但靠着油燈的光芒,仍然可以辨認大致的環境:

左右兩側是一排排保險柜,皆是金屬製成,櫃門緊閉;

正前方是佇立在房間中心的、類似於醫院自助取號機或者銀行ATM機的機器。

機器顯示屏上是一個密碼輸入框,位數大概是四位。

機器下方則是數字鍵盤,可以輸入0-9十個數字。

除此之外,房間內什麼也沒有。

「應該是要輸入在油燈底部找到的那四個數字?」林月問道。

陸南柯點了點頭,這房間的布局和暗示非常明顯。

他走過去,輸入了6081。

這四個數字輸入後的瞬間,左側一個櫃門砰的打開,露出了裏面的東西。

那是一小瓶燈油,看容量大概可以延長半小時左右的照明時間。

「原來如此……」秦樺摸了摸下巴。「密碼換物品。那既然這裡有這麼多保險柜,或許我們之後還可以獲得其他密碼,然後在這裡兌換其他東西。」

林月遺憾道:「可惜我們現在手上就只有一個密碼。」

陸南柯忽然笑了笑:

「不,還有一個密碼。」

他按下了1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