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開局太子侍讀,沒想到她竟是女兒身 第5章_密子小說
◈ 第4章

第5章

蕭凡心裏暗暗祈禱,姜玉璃可別太丑。

他和姜玉璃圓房,是為了整個天龍帝國,為了天下黎民百姓。

可姜玉璃如果長得太丑,他到時候下不去嘴咋辦?

「恭迎太子殿下!」

蕭凡快步到了別院外面迎接。

別院外面有不少人,秦軒站在那裡,他旁邊還有一頂轎子,轎子裏面肯定是姜玉璃。

「不必多禮。」

秦軒聲音溫和地道。

「蕭凡,本宮今日見玉璃姑娘,與她說起你作的一些詩詞,玉璃姑娘挺感興趣。」

「閑來無事,本宮帶玉璃姑娘過來看看,你好好表現,玉璃姑娘可是大才女。」

轎子裏面輕柔的聲音傳了出來:「殿下過獎了,我詩詞方面只是稍稍有所涉獵。」

蕭凡心一定。

這個聲音很好聽,姜玉璃就算丑,應該也丑不到哪裡去,大不了天黑了再睡覺。

「小姐,小心。」

轎子旁邊的一個侍女掀開了轎簾,一隻纖細白嫩的手先從轎子裏面伸了出來。

很快姜玉璃到了外面,她戴着潔白的面紗,這會兒蕭凡還看不到姜玉璃長什麼模樣。

但姜玉璃眉如新月眼若秋水,顏值應該不會低。

另外她身材高挑,腰肢盈盈一腰,雙腿…雙腿看不到被裙子遮住了。

哪怕顏值稍微低一點,有這麼哇塞的身材也很好了。

「見過姜姑娘。」

蕭凡連忙行禮。

姜玉璃回了一禮道:「蕭公子不必多禮,玉璃喜詩詞,蕭公子所作詩詞皆為佳品。」

「今日過來叨擾,蕭公子勿怪。」

蕭凡笑了笑道:「能與玉璃姑娘交流學習是我的榮幸,太子殿下、玉璃姑娘,請。」

秦軒點點頭。

姜玉璃望向了秦軒道:「殿下,能不能別人不進去?我的水平肯定比蕭公子差。」

「別人如果進去,蕭公子怕我出醜會讓着我,我就見識不到蕭公子真正的水平。」

秦軒笑道:「當然可以,你們聽到玉璃姑娘怎麼說的了,都在別院外面候着吧。」

「諾!」

秦軒的隨從和姜玉璃的隨從同聲道。

很快蕭凡他們三個到了別院裏面。

秦軒手中出現了之前那一件寶物,強大的結界籠罩了整個別院,別院外面聽不到聲音了。

「殿下,姜姑娘,我去給你們倒茶。」

蕭凡微笑道。

很快蕭凡端着茶盤出來了,姜玉璃已經取下了面紗,蕭凡終於看到了姜玉璃的面容。

他心跳微微加速。

姜玉璃的顏值超高。

前世今生,蕭凡見過的美女有不少,可要說顏值能勝姜玉璃一丟丟的只有秦萱。

顏值滿分如果是一百分,秦萱的顏值蕭凡可以打九十九,姜玉璃的顏值能打九十八分。

「蕭凡,你作一聲詩形容一下玉璃。」

秦軒道,姜玉璃已經知道他是女子,私下裡他就算直接叫玉璃也沒啥關係。

蕭凡笑了笑道:「據我所知,玉璃姑娘你家是北方的吧?近幾年才到了盛京城。」

姜玉璃微微點頭。

蕭凡略微沉吟道:「北國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姜玉璃臉頰上現出淡淡紅霞:「蕭公子過獎了,在殿下面前,我又算得了什麼?」

秦軒眉頭微皺:「玉璃,慎言。你這會說說倒是沒有關係,如果讓別人知道會有大麻煩。」

「情況已經和你說過了,為了帝國,也為了你們家族,你必須有一些犧牲。」

「蕭凡是本宮精心為你挑的人,你們多交流交流,本宮相信你們應該會有共同語言。」

姜玉璃輕輕點頭。

如果秦軒是男人,他把自己推給別的男人,姜玉璃肯定不會同意,這對她是一種侮辱。

可秦軒也是女人,這就沒辦法了。

就算秦軒想和她圓房,秦軒也辦不到啊。

他們姜家是依附於皇族的,皇族如果倒下,帝國崩塌,他們姜家也會有大災難。

戰爭若爆發還會有無數百姓死亡。

蕭凡賣相很不錯,飽讀詩書,算是很不錯的人選,要說她稍稍有些不滿意的,就是蕭凡沒有修為只是一個普通人。

姜玉璃的爺爺是鎮國大將軍,是帝國戰神,她的天賦當然不錯,修為到了靈海級別。

要知道她還未滿十八歲。

「蕭凡,如果事情曝光,你可能會死。但你到時能與玉璃同床共枕,也算是你的造化。」

「你用一句詩形容形容這種造化吧。」

秦軒淡聲道。

他盡量給蕭凡創造拉近感情的機會。

姜玉璃臉色微紅地道:「殿下,你們以往就是這樣隨便出題的么?這怕是不好想。」

秦軒笑道:「本宮肯定是想不出來,沒有這個本事,但詩詞方面還沒難倒過蕭凡。」

「蕭凡,給你十個呼吸的時間。」

蕭凡望向了姜玉璃:「玉璃姑娘,你們看這句如何。」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姜玉璃愣住了。

她心中默念了兩遍眼中露出驚艷之色。

這兩句詩真美。

秦軒暗暗稱奇,她知道蕭凡很厲害,可這麼點時間就作出這樣的千古名句,着實不可思議。

「蕭凡你就不能稍微多想想,你這麼快,弄得好像本宮與你串通了作弊一樣。」

秦軒沒好氣地道。

姜玉璃連忙道:「殿下,我怎麼會懷疑殿下你作弊?殿下你根本沒有必要這樣做。」

秦軒是太子,就算他強行要求姜玉璃和蕭凡滾床單,姜玉璃也不敢違抗他的命令。

秦軒擺了擺手。

「玉璃,你出題考考蕭凡。」

「本宮才華不如你,出過不少題都沒有難倒蕭凡。」

姜玉璃沉吟片刻道:「蕭公子,我就不出詩了,我有一個上聯,想請蕭公子續一個下聯如何?」

蕭凡笑了笑道:「玉璃姑娘,我可以試試,如果沒有對上,玉璃姑娘別見怪。」

姜玉璃微微點頭。

「我的上聯是蠶作繭繭抽絲,織就綾羅綢緞暖人間。」

蕭凡和秦軒都思索了起來。

半分鐘過去蕭凡道:「玉璃姑娘你看這個可行。」

「狼生毫毫扎筆,寫出錦繡文章傳天下。」

姜玉璃美目亮了起來。

「蕭公子大才。」

秦軒笑道:「玉璃,蕭凡詩詞對聯確實都挺厲害,你們繼續交流,本宮休息一會兒。」

說完秦軒到院子內蕭凡的躺椅上躺了下去。

半小時過去,蕭凡和姜玉璃聊得挺投機。

姜玉璃才女之名並非浪得虛名。

蕭凡就不用說了,前世華國古代詩詞繁榮,他作為中文系高材生,看過的古詩詞數不勝數。

那些古詩詞許多原本蕭凡不記得了,可如今修鍊混沌玄功,他的記憶力強了很多。

「玉璃,今天就到這裡。」

秦軒站了起來道。

他是太子每天的事情很多,能抽出來的時間有限。

「蕭公子,與你相談玉璃受教良多,謝謝。」

姜玉璃起身行了一禮道。

「玉璃姑娘,歡迎再來。」

蕭凡笑了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