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開局和警花相親,嫌疑人送上門張陽秦婉清 第8章_密子小說
◈ 第7章

第8章

「你是說法醫?」

秦婉清立刻反應了過來。

「對!」

「從你們警察的角度來說,當你們在去思考兇手範圍的時候,會下意識的跳過自身,或許也不單單是你們,就算對於任何人來說,警察和兇手,正義與罪惡,都是完全對立的!」

「所以你們才會下意識的忽略這方面。」

「而在一開始你提到刀工的時候,我就想到了法醫,但我又推翻了這個思路。」

張陽把腳從椅子上拿了下來。

「推翻了?」

「為什麼?」

「當時這也確實算是我們的一個漏洞。」

秦婉清不是很理解。

「道理很簡單,如果你是法醫的話,要想處理屍體,方法實在太多了,根本就沒有必要處理的這麼麻煩,引起這麼大的恐慌。」

「就算要這樣做,法醫也根本就不用切肉機,完全可以全部手切,這樣一來,就連最後一點破綻都沒有了。」

聽了張陽的話,秦婉清也點了點頭。

法醫每天的工作就是跟各種屍體打交道,而且還熟悉警方的偵查細節,如果想要刻意改變一些痕迹,或者隱藏一些東西的話,是太簡單了。

「而且後面還是你的一句話,讓我徹底放棄了對老陳的懷疑,從而轉移到了老陳兒子的身上。」

張陽看着秦婉清說道。

「我?」

「我說過什麼?」

秦婉清一臉納悶。

「你之前曾經說,老陳都已經退休了,只是返聘回來,這一次正是因為出了這種大案,才出動了他。」

「如果說,隨便出現一具屍體的話,還需要老陳這邊來驗屍嗎?」

張陽對着秦婉清問道。

「這當然不會,我們每個轄區都有自己的法醫隊伍,像老陳這種,平常也只不過需要做做培訓,遇到這種重大案情的時候,才會到第——」

「我明白了!」

「你的意思是,老陳故意讓他的兒子切割人肉,目的就是為了儘可能把這件案子做成大案,這樣一來,就可以參與到整個案子當中!」

「然後在最終的驗屍報告裏面,給出了全是手切的結論,從而引導我們的方向!」

「這樣一來,這個案子只會成為懸案。」

「天吶……」

秦婉清呆住了

秦婉清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話,他沒有想到,一個警界的權威,一個警界的老前輩,竟然為了包庇兇手,會做到這種程度。

不過還好有張陽,從這唯一的破綻發現了痕迹。

不然的話,想到以後還要跟這種人共事,秦婉清忍不住打了一個寒戰。

「怪物……」

秦婉清看着張陽,喃喃的說道。

「是啊,也就父子親情能做到這種程度了。」

「稱之為怪物倒也不為過。」

張陽慢慢說道。

「我是說你……」

秦婉清直勾勾的看着張陽。

「你這是什麼眼神?」

「我跟你說啊,我這可是因公負傷,你們這個醫藥費、誤工費什麼的,不給報銷一下?」

「還有啊,要不是你那一嗓子,我也不會受傷,你要對我負責!」

張陽一本正經的對着秦婉清說道。

秦婉清:……

「剛才出門的時候不是說了么,我可是你女朋友。」

「所以嚴格說起來,這件事情可以算是私事,又或者說,是你作為良好市民協助我們警方應盡的義務。」

「我們警方給你點獎金呢,算我們警方對見義勇為行為的獎勵,不給你獎金呢,也說的過去。」

「你說是不是?」

秦婉清彷彿抓住了張陽的把柄,一臉得意的懟了回去。

「卧槽……」

張陽傻眼了。

要是他們兩個真是男女朋友的關係,那這件事情就沒法界定了。

感情你這是打着我女朋友的名頭,跟我玩白嫖呢?

這小警花的腦子挺機靈啊……

不過倒也不是不行,這警花那波濤洶湧的手感,確實很不錯。

瑪德!

大凶和錢我都想要啊,大家都是成年人,做什麼選擇題?

張陽想起之前抱着秦婉清時候的手感,兩隻手下意識的做出了一個抓抓的動作。

看的秦婉清滿臉通紅。

在張陽的腰間狠狠擰了一把,此時的張陽腿腳不便,直接一聲哀嚎,從椅子上滾了下來。

「哼!」

「不跟你扯皮了,我要儘快把這個情況彙報上去,這樣就有新的突破點了。」

秦婉清說完,朝着張陽挑釁般的一瞪。

「等一下,那個老陳的兒子你們不是抓到了嗎?」

「還沒有放吧?」

「我能不能去跟他聊聊?」

張陽準備拉住正要離開的秦婉清,卻因為腳下不穩,隨手一抓,正好抓在秦婉清後背的一條帶子上。

秦婉清當即整個人僵在了原地。

張陽一鬆手,『啪』的一聲,帶子彈了回去,秦婉清往前一個趔趄。

張陽一臉無奈。

「失誤失誤!」

「我真不是故意的!」

誰能想到,剛才這麼隨手一抓,竟然抓到了那啥的後帶,而且好像還在剛才的這一抓之下,不小心扯開了後面的扣子……

「登徒浪子!」

秦婉清惱羞成怒,一腳把張陽踹飛了出去,然後捂着胸口,急匆匆的朝着更衣室走去。

不一會。

張陽坐在輪椅上,疼的齜牙咧嘴的被推到了審訊室外面。

「這是怎麼了?」

「之前車禍受的內傷?」

劉猛一臉納悶的看着眼前的張陽。

雖然這個私家偵探最終的結論是錯的,但至少也幫着找到了屍體,從而打開了局面,劉猛倒也對他刮目相看。

「額……這應該算是家暴吧……」

張陽痛苦的揉了揉,剛才秦婉清那一腳,可沒有絲毫收力。

「隊長!」

「我們有新的線索!」

「恐怕兇手不是老陳!」

秦婉清狠狠的瞪了張陽一眼,對着劉猛說道。

「不能吧?」

「這老陳都交代了啊,整個作案過程和動機什麼的也都能對應起來,就等着提交檢察院複核了。」

劉猛很是詫異的說道。

「老陳的兒子放了嗎?」

張陽見狀,連忙問道。

「剛放出來,應該在辦手續吧!」

劉猛指了指旁邊的方向。

「老婆,快去攔着!」

張陽一着急,一句老婆脫口而出。

而秦婉清並沒有意識到什麼,立馬朝着警局門口跑去,正好攔住了準備上的士的老陳兒子。

「老婆?」

「????」

在一邊的劉猛瞪大了眼。

「額……」

「我說我入戲太深,你信不?」

張陽一臉尷尬。

剛才也是沒辦法,順嘴說出來了,剛才情急之下,張陽壓根就忘了秦婉清叫什麼……

「哎哎哎!」

「你們是什麼意思?」

「你們已經耽擱了我很長時間,我有權利告你們的!」

「而且我們實驗室的項目都是國家重點項目,耽擱了項目的進程,你們是要負責任的!」

重新被秦婉清帶回來的老陳兒子,很明顯帶着很大的情緒。

劉猛也一臉無奈。

誰能想到事情還沒有搞清楚之前,這個秦婉清就二話不說,又把人給拎了回來?

「我能不能單獨跟他聊聊?」

張陽對着劉猛問道。

「不能!」

劉猛很果斷的拒絕了。

「好吧……」

張陽有些無奈。

「不過,你可以作為我們警方請來的助力,參與我們的審訊過程。」

劉猛面不改色的說道。

張陽聽了,眼睛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