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開局和警花相親,嫌疑人送上門張陽秦婉清 第5章_密子小說
◈ 第4章

第5章

聽着張陽的話,在座的眾人,都紛紛皺着眉頭想了起來。

「嗯……形狀,頭髮,還有最重要的應該是血跡和氣味。」

「這些都很容易引起注意。」

「要想避免的話,找個晚上沒有人的時間?可這樣也不妥,深更半夜的,反而更引人注意,而且現在是夏天,就算是深夜,也會偶爾有一些人。」

秦婉清一連想了幾個辦法,都不是很合適。

「那如果煮熟以後呢?」

「煮熟以後不就沒有這些問題了嗎?」

「而且大白天的,誰會在意一個尋常扔垃圾的人?」

張陽問道。

「啊?」

「你的意思是?」

秦婉清猜到了什麼,驚訝的捂住了嘴。

在座的眾人也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劉猛閉上眼睛,過了一會,緩緩開口說道:

「殺人之後進行分屍,然後一部分肉用手切,然後其餘的用切肉機,切肉機切出來的,是厚薄均勻的,而手切的,則提供痕迹引導我們的思路。」

「讓我們誤以為,他是一個刀工非常厲害的人。」

「然後把頭顱和內臟煮熟以後進行拋屍,既可以掩藏路上的痕迹,也讓我們都以為兇手是一個喪心病狂的食人魔。」

「處理完了血肉、頭顱和內臟以後,就剩下了骨架。」

「這個時候只需用鐵絲墜上重物,扔進河裡,就永遠浮不上來。」

「呼——」

「這樣整個過程倒是能夠說的通……」

劉猛慢慢地把整個作案的經過梳理了一遍,長舒了一口氣,心中的震驚無以復加。

原來他們從一開始就錯了!

什麼劊子手,什麼食人魔,都是他們先入為主的臆想導致的。

原來所有的一切,都是偽裝!

沒想到困擾他們一個月,絲毫沒有頭緒的大案,就這麼被眼前的年輕人給推導出來了。

竟然還是一個私家偵探?

讓劉猛有種不太真實的感覺。

「不!」

「你的順序說反了!」

張陽卻搖了搖頭。

「什麼意思?」

劉猛問道。

此時的語氣中已經沒有了之前的輕視。

「我想,這個人應該從一開始就考慮拋屍河裡的問題,但他應該也知道,如果直接把屍體扔進河裡的話,用不了多長時間,屍體就會腫脹浮起來。」

「到時候,那附近一定會是重點排查對象,畢竟拋屍不是那麼簡單的一件事情,不可能繞太遠,越是熟悉的環境,不被發現的可能就越大。」

「所以才會有了後面的碎屍的種種行為,首先這個人似乎對屍體和警察比較熟悉的,其次,他刻意引導的方向,應該是跟他的身份、職業相反或者差別巨大的。」

「再加上法醫刻意隱瞞的線索,才會讓你們按照兇手的思路走了。」

「這其中,法醫的話,起了決定性的引導作用,這也是讓我抓住線索的源點。」

「畢竟你們也說了,陳法醫是警界的權威,就更不應該出現這種失誤,只能說明這是有意為之,他身為警察,自然知道這麼做的後果,但卻仍然做了,這就只能說明,兇手一定是他的至親。」

「所以,現在要做的,就是控制陳法醫,然後打撈屍骨。」

「到時候這個案子,自然迎刃而解。」

張陽說完,整個屋子裏面鴉雀無聲。

所有人跟看怪物一樣的看着張陽。

難道真的有人擁有這種智商?

瑪德!

眼前這人要是去作案什麼的,那豈不是完了?

「命令!」

「立刻安排相關人員,對南華小區附近的護城河段進行挖掘!」

「派人控制住老陳,以及老陳的兒子!」

「這個時候不用顧忌,先把人提回來再說,出了事我擔著!」

秦愛國大聲吆喝道。

行事作風很是果斷幹練,看來秦婉清的性格,似乎也是受到了父親的不少影響。

整個公安局瞬間上上下下忙亂起來。

倒是張陽此時沒了什麼事。

「額……」

「這個賞金方面……你們看……」

張陽轉頭對着秦婉清說道。

秦婉清翻了個白眼。

明明這麼厲害的推理高手,竟然是個財迷?

聽着他剛才縝密的邏輯分析,如果不是事前知道他是個私家偵探的話,還以為是上面派下來的破案高手呢……

這種割裂感,讓秦婉清有些抓狂。

可她哪裡知道,要是這個月沒錢,張陽可就成了無業游民了……

「你給我看住了他!」

「這件事情沒有結果之前,絕對不能放走了他!」

秦愛國一邊對着秦婉清說著,一邊狠狠的瞪了張陽一眼。

在秦愛國看來,眼前這個小子,絕對是個危險人物!有時候,天才和罪犯就是同一類人。

必須要對他的身份來一個徹查。

要是誤入歧途,那就是他們天海市的災難了。

更何況,瑪德,這倆人是什麼時候在一起的?

自家閨女突然就能找到一個私家偵探?還能這麼信任他?

我信了你個鬼!

我們家白菜好像被豬給拱了!

這就是秦愛國此時心裏面的想法,但案情當前,這種事情只能放在後面慢慢處理了。

張陽哪裡知道這些?

秦愛國這一眼,看的張陽一頭霧水。

秦婉清倒是莞爾一笑,她太知道自己老爹是什麼脾氣了。

從剛才老爹那患得患失的眼神當中,她哪能不知道老爹想到哪去了。

但現在案件有了眉目,秦婉清也鬆了一口氣。

「獎金的事情你就不用擔心了,本來線索的懸賞金就是二十萬,更不用說,有可能你直接把案子給破了。」

「你要是警察的話,這次立功是少不了的。」

秦婉清笑着說道。

「嗨,這錢不錢的無所謂……」

「警察還能拖欠我這小老百姓的錢?」

張陽裝作毫不在意的說道。

「不是,我聽這個意思,我還不能走了?我業務很忙的好不好,分分鐘大幾千萬的單子都是……」

張陽伸了個懶腰。

「嗯……」

秦婉清隱蔽的撇了撇嘴。

「要不,我請你吃個飯?」

「這一次你算是幫了我們大忙了。」

秦婉清看着飯點到了,也站了起來。

「走!」

「我看旁邊有家肥腸面!」

張陽來了精神,剛才進來的時候就看見了,平常肥腸面都捨不得吃,現在馬上就要有錢了,可以破費一次了。

剛才泡麵吃到一半就被拽了過來,正餓着呢。

「啥?」

「肥腸……面?」

秦婉清有些遲疑。

五分鐘以後。

「老闆,兩碗肥腸面,加辣加醋!」

張陽吆喝道。

「不不不,一碗就行了,我還是來碗素麵吧……」

秦婉清連忙說道。

看着菜單上的肥腸面,差點吐出來。

看了一個月的案卷,那煮熟內髒的場景還歷歷在目,就跟眼前這個一模一樣……

張陽倒是不管不顧,肥腸面上來以後,就迫不及待的吃了起來。

秦婉清慢慢的吃着素麵,對眼前這個狼吞虎咽的大男孩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這麼細緻入微的觀察能力,以及邏輯縝密的推理能力,再加上大膽的質疑和想像,讓人難以想像竟然只是一個私家偵探?

這也太屈才了吧?

如果是在警界的話,恐怕早就是警界的明星偵探了。

「你趕緊說,你到底是怎麼看出來的?」

「只通過翻案卷,就推翻了我們這一個月的努力方向?」

秦婉清很是不甘心。

「這個不重要,假裝我出軌了,跟我吵架。」

「不要回頭,在你身後,那個帶着孩子的人有問題。」

張陽一邊嘬着面,頭也不抬的對着秦婉清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