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開局和警花相親,嫌疑人送上門張陽秦婉清 第4章_密子小說
◈ 第3章

第4章

此時的會議室裏面。

已經是一片煙霧繚繞。

「都特娘的啞巴了?」

「快一個月了,連受害者的屍骨都沒找全,我怎麼跟上級領導交代?我怎麼給天海市的百姓們交代?」

「你們刑偵大隊,平日裏面一個個牛的不行,現在呢,劉猛,你告訴我沒進展?這就完了?」

「上面打電話的時候,我也告訴上面說,我們刑偵大隊的人說了,兇手太狡猾,我們都是廢物?」

公安局秦愛國局長拍着桌子,沙啞着聲音吆喝道。

刑偵大隊隊長劉猛漲紅着臉,拿着煙的手都哆嗦了。

這一個月來,他沒日沒夜的帶着手下人排查兇手,找線索,此時卻被局長指着鼻子罵,但是案子沒有任何線索,都快過去一個月了,屍骨都沒找到,確實讓劉猛無可反駁。

會議室裏面的所有人再一次沉默不語。

氣氛很是沉重。

「我有情況要彙報!」

正在這時,會議室的門被推開,秦婉清拽着一個年輕人闖了進來。

「嗯?」

「胡鬧!」

「就一個私家偵探,能有什麼情況?」

劉猛本來聽到話精神一振,結果看到秦婉清身邊的張陽之後,臉瞬間垮了下來。

聽到劉猛的話,原本還不知道什麼情況的秦愛國的臉色,也黑了下來。

「胡鬧!」

「這裡是會議室,你以為這是什麼地方?就隨便闖進來?」

「秦婉清,你還有沒有點規矩?!」

「給我把你的警徽交上來!」

秦婉清雖然是自己的女兒,但在工作上,秦愛國從來不會給她偏袒,更何況現在正在氣頭上,直接要摘了秦婉清的警徽。

「受害者的屍骨,很可能在南華小區後面的護城河裡。」

秦婉清索性直接說了出來。

這句話就像一顆炸彈一樣,直接讓整個會議室炸了。

劉猛一愣,顧不上別的,直接把牆上天海市的地圖撕了下來,在上面找到了南華小區的位置。

「南華小區?」

「為什麼會在這裡?這裡距離我們發現碎屍的地方來看,有的很遠,有的很近,根本沒有規律。」

「你是怎麼推斷出來的?」

劉猛並沒有問秦婉清,而是轉向了一邊的張陽。

他知道,秦婉清這麼長時間都沒有什麼線索,今天卻突然來這麼一句,一定跟這個什麼私家偵探有關係。

這個時候,眾人才注意到了站在秦婉清身邊的張陽。

這麼年輕竟然就是私家偵探?

對於他們刑偵來說,經驗是靠一次次的出現場和縝密的推理,以及一個個血淋淋的案子積累下來的。

如此年輕的年紀,怎麼可能在短短時間內,就發現他們一個月都發現不了的線索?

原本眾人還有些期待的情緒瞬間涼了下來。

秦婉清見狀,上前把剛才張陽跟他說的話,原原本本對着眾人說了一遍。

聽完了秦婉清的話,屋裏面的人一臉詫異的看着張陽。

過了良久。

秦愛國才把手中的煙掐滅了。

「你知不知道,老陳是我們公安系統法醫界的權威?」

「你知不知道,這樣做的後果?」

秦愛國盯着張陽。

想看出眼前這個年輕人,到底有什麼不同。

「從你們眼前的煙灰缸和這滿屋的煙氣來說,不像一個正兒八經開會的現場,倒像是一個發泄情緒的現場。」

「破案,本就應該有萬分之一的希望,就付出百分之一萬的行動,與其坐在這裡抽悶煙發火,沒有頭緒,為什麼不試一試?」

張陽看着眾人眼中的輕視,很是不爽。

私家偵探怎麼了?

私家偵探就不能破案了?

雖然私家偵探不是專業院校出來的,也沒有多年的刑偵經驗,更沒有系統的推理技巧,但……我有神探系統……

你咋整?

「我想知道,你做出判斷的原因是什麼?」

「我們總不可能憑藉你一句話,就興師動眾。」

過了一會,還是秦愛國先開口。

他雖然不相信張陽,但卻也知道自己女兒不是一個衝動的人,更不是一個愚蠢的人,她既然能選擇相信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就說明眼前這個年輕人身上,一定有什麼獨特的地方。

「其實也很簡單,你們既然已經把切入點放在了刀工之上,排查了這麼長時間又沒有線索,只能說明方向不對。」

「而且那個法醫說全都是手切的,倒也不對,你們看這裡。」

張陽從檔案袋中抽出了幾張照片,指了指幾個地方。

「如果全部是刀切,屍體沒有經過冰凍,一定會有按壓肌理的痕迹,你看這裡,這個地方是有的。」

「但是這些地方卻沒有。」

警方的拍照設備都是相當頂尖的,雖然只是照片,也足夠身臨其境。

劉猛看着張陽手指的方向,並沒有太過驚訝,這些細節,在之前的時候早就發現了。

「這些地方我們留意過,所以才會有了是手切的初步判斷,但你的意思,是這裏面有一部分是機器切出來的?」

秦婉清見沒人搭理張陽,便開口問道。

「對!」

「每一部分裏面,都混合了手切和機器的部分,但只要這裡有手切的部分,可能下意識的就會忽略其他。」

「再加上有着法醫權威的說法,你們自然不會細想,也就會得出,兇手是非常善於用刀的那一類人這個結論。」

「很明顯方向是錯的。」

「那個法醫說謊了,這是第一個疑點。」

張陽淡淡的說道。

「這第二個疑點,就是關於食人魔,這種案例在國外確實出現過,但那種吃人,都是精神問題,也並不是把人肉當飯吃,而是吃某一個特徵的部分。」

「把肉切片,把肉煮熟,恐怕兇手在故意讓你們往這方面想,來隱藏真實的意圖。」

張陽慢慢說道。

「意圖?」

「什麼意圖?」

劉猛下意識的問道,不知不覺中,完全跟着張陽的節奏走了。

「我來問你,如果讓你拎着一顆頭顱和一堆內臟要拋屍的話,什麼方面最容易暴露?」

「而你又會怎麼辦,才能儘可能避免引起人的注意?」

張陽反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