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軍裝男神不好惹,穿越女快被撩瘋全本 第9章_密子小說
◈ 第8章

第9章

等在隨身空間里吃飽喝足後,顧含秋才走出空間,隨便在草叢裡拎了一隻野雞往山下走。

下工回來的顧家人,看見顧含秋,特別是她手裡拎着的那隻野雞,立馬熱情的迎了上來。

「含秋,回來啦!辛苦了,快來坐。」

「妹,喝水!」

「三姐,小石頭給你捶腿!」

可以說顧含秋一回家,就是顧家的焦點。

大伯母拿板凳,親哥端水,小弟給按摩捶腿,比以前的地主老爺還要地主老爺。

不過誰讓顧含秋掌握了顧家人所有人的命脈呢!

她不僅靠武力值力壓所有顧家男人,還靠着偶爾從山上拎回來的獵物,拿捏住了顧家女人和小孩的命脈。

也就顧奶奶改不了嘴臭的毛病,每天都會嘀咕幾句。

不過從這裡就可以看出,顧含秋和顧奶奶兩人是親爺孫,嘴上同樣不饒人。

經過十多年的調教,她在顧家說一,其他人不敢說二。

當然了,顧家人也只是在顧含秋面前慫了一點,對外,那可不是等閑之輩。

顧家目前一共十幾口人,爺爺顧鐵牛,土生土長的杏花村本地人,奶奶王大妹,是杏花村隔壁的隔壁,王家灣人。

兩人生有三子三女,三女都已出嫁,三子分別是:

大伯顧大先,娶妻楊麗娟,生子顧金、顧火,生女顧春花,顧金又娶妻趙靜,生女顧琴。

顧含秋這輩子的親爹排二,叫顧二全,娶妻王梅,生子顧水,生女顧含秋。

三叔顧三成,娶妻李秀英,生子顧木、顧土,生女顧夏花。

顧鐵牛本人沒上過學,身上沒什麼文化,家裡的人取名也比較簡單。

他兒子這一輩都按一二三排序,孫子輩就按金木水火土來,孫女就按春夏秋冬排。

本來顧含秋這輩子的名字,是該跟着她上面的兩個姐姐走的,可顧含秋覺得顧秋花這個名,實在是太拉低她的大佬氣質。

所以等她三歲的時候,拎着一隻野兔去大隊長家把名字改了。

剛好她第一世的名字就叫含秋,和顧家排序剛好,她索性就改回顧含秋這個名字。

為了這個名字,顧含秋當時還和顧家人幹了一架。

顧爺爺覺得顧含秋這個孫女太不聽話,平時經常和親奶奶鬥嘴不說,現在還不孝的把他親自取的名字改了。

剛好這兩年她在顧家有越來越囂張,他的大家長地位搖搖欲墜,顧爺爺便打定主意要教訓她一頓。

讓她知道,顧家到底是誰當家。

過程不用多說,看顧爺爺一個月沒有出工,就知道這場大家長之爭,最後勝利的人是誰。

從那以後,顧家人是真的差點把顧含秋當祖宗供起來。

畢竟顧家最有話語權的顧爺爺,都在顧含秋手裡敗北,他們這些小蝦米還是安安靜靜的比較好。

鼻青臉腫和骨折的滋味實在不好受,他們也實在不想再體會一次。

所以就這樣吧!

打不過咱就擺爛。

時間久了,顧家人發現,擺爛的日子也太香了!

只要不惹到大魔王,這日子還是有盼頭的。

特別是大魔王有本事,只要他們聽話,隔三差五能吃上一頓香噴噴的肉。

以前,他們也只有過年才能吃上肉,現在只要裝裝孫子就能吃肉,可是再美好不過的日子了。

從此以後,顧家人對大魔王那是心服口服。

把獵物扔給顧奶奶處理後,又享受了一下來自哥哥弟弟們的殷勤。

想了下她明天的行程,顧含秋對着顧大伯母和顧三嬸詢問。

「我明天準備進城一趟,順道再去大姐二姐家走一趟,大伯母和三嬸,你們有沒有東西帶給大姐二姐的?我順便捎過去。」

「有,上次你姐回來,我看她氣色有點不好,可能生了娃的空虛還沒補上,所以我找人換了點紅糖,你幫我給她捎過去。」

「我也有,這兩個月我攢了點雞蛋,你二姐懷孕,你拿去給她補補。」

「哦?大姐身體不好?她上次回來我不在家,也沒發現,那我明天去城裡給姐買點補品拿去。」

「大伯母,你看清楚了,我姐真的是因為生孩子的原因才身體不好的?不是因為婆家人欺負她?」

顧含秋聽見顧伯母說春花的臉色不好,身體立馬就坐直了,臉色也變得有些陰沉。

她不是普通的小孩,是老怪新裝,自出生起就有記憶。

也知道,是因為有兩個姐姐照顧,她周歲以前的日子,才沒有想像的那麼難過。

她娘王梅,是顧奶奶王大妹的遠房侄女,性情和顧奶奶如出一轍,同樣自私,也同樣的重男輕女。

本來她就算再重男輕女,對從自己肚子里生下的女兒,多多少少也該有點慈母之心。

可她在生顧含秋前兩天,剛好犯了大錯,為了討好自家姑姑兼婆婆,求得她原諒。

她便拿剛剛出生的顧含秋當閥子,把她當做自己表忠心的工具。

就是為了給婆婆看,在顧家,只有她這個是兒媳又侄女的人,才跟最親。

為了跟婆婆表忠心,王梅這個女人也是狠心,除了在顧含秋出生那天,餵了她一頓奶外,其他時候再沒管過她。

要不是顧含秋自帶隨身空間,能從空間里偷渡點吃食,她自己又不是個真奶娃,說不定她會活生生的餓死。

剛開始一個月,顧家人還沒發現王梅的操作,後來還是顧春花和顧夏花兩姐妹好奇妹妹,天天來看她的時候發現的。

也是這個時候,顧家其他人才發現,原來顧家最狠的人居然是她。

重男輕女如顧奶奶,也沒有把親生女兒活活餓死的想法,只不過是罵得多了一點,壓榨狠了一點而已。

更不用說顧大伯母和顧三嬸兩人,對親生的女兒,雖然不如兒子好,但也沒虐待她們。

只是顧奶奶太重男輕女,她們不敢明着反抗婆婆壓榨女兒,私底下還是會偷摸的幫着女兒。

那像王梅,簡直不把女兒當人,

人家動物都還懂舔犢之情,她?

嘖!

那狠心程度,叫人不寒而慄。

顧二全也被身邊人的狠心程度震驚了,不過上面有親娘壓着,他也不敢真的休了王梅。

不過從那以後,顧二全再也沒讓王梅生過孩子,他雖然為人懦弱了一點,但對自己的孩子,他也沒失去慈父之心。

下一胎要是還生個女兒,還不如不生呢!

生她出來被自己母親虐待嗎?

經過這事後,顧家人表面上對王梅沒什麼變化,但心底怎麼想的就不知道了。

就連顧奶奶也在私底下跟顧爺爺感嘆,王梅不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