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2章(2)

進門,後腳就把他們家人給送走了。

這可不是誇張話!

這些年顧家人過得是什麼日子,他們再清楚不過。

顧家十幾口人,就沒有一個人沒遭過殃的。

被罵都是小事,問題是都特么在家躺過幾次,無一人例外。

在杏花大隊的所有人眼裡,顧含秋是個比母老虎還母老虎的人,狗從她身邊路過都要被罵上兩句,踹上一腳的人。

更不用說她還力氣大,脾氣潑辣,一言不合都動手打人。

這樣的人娶回家,他們還有好日子過嗎?

所以就算顧含秋長得再漂亮,身材發育得再怎麼好,十里八村都沒人敢上顧家提親。

把想嫁禍的顧家人愁得不得了,他們做夢都想把顧含秋嫁出去。

如果他們有罪,請讓公安來審判,不要讓顧含秋來禍害他們。

因為她一個人,他們顧家十幾口人,這麼多年,愣是一天清凈日子沒過過。

對顧家人的怨念,含秋是一點兒也不在乎。

在和親奶奶每日一罵後,她很是好心情的從鍋里撈起煮好的雞蛋,再舀了一碗紅薯稀飯,端到桌子上坐着慢慢吃。

看着顧家人想罵卻又不敢罵的樣子,她心裏高興及了。

她顧含秋,今年芳齡十九,是六十年代裏一個長得有點好看,但又普普通通的姑娘。

王大妹和顧家人,以及杏花大隊的所有人:呸!你普通?那這世上就再也沒有普通人了!

普通人出生時不哭反笑?

普通人在八個月大時把自家奶奶的腿給干斷了?

普通人能天天和自家人干架?

其實大家猜得不錯,顧含秋她確實不普通,因為她是胎穿人士,從在娘胎里的時候就有記憶了。

所以她才能在八個月大的時候推倒親哥,搶親哥的雞蛋吃,更是敢在走路都走不穩的年紀,和以王大妹為首的顧家人干仗。

其實她也不想在吃奶的年紀就和家裡人幹起來,可誰讓她這輩子的親人不做人呢!

親奶是重男輕女的代表人物,她從出生開始,就在她嘴裏沒聽過一句自己的好話。

親爹是個媽寶男,娘說什麼是什麼,親媽也沒好到哪裡去,自私鬼一枚。

其他的家人更不用說,大伯夫妻奸滑,三叔夫妻無賴,親爺爺偽善,沒一個是靠得住的。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本來她也不想和家裡這麼早翻臉的,可誰顧家人太不做人,她實在沒忍住。

再說了,她顧含秋,吃什麼都不虧。

哪怕是個行動力受阻的嬰兒,也不能讓她吃虧。

從出生起,她親媽一天喂她一頓奶,就再也沒管過她。

她能活到八個月大和親奶奶干仗,都是托她前面兩個姐姐的功勞。

是她們每天喂她一碗米湯,然後再靠自己偶爾做點弊,她才能活下來,不然她早就去找閻王爺報道了。

所以等她稍微有點自保之力,她就和家裡人幹起來了。

之前她肢體軟弱無力的時候,受苦也就受了。

等她有能力反抗的時候,還要受苦,那她可不幹。

至於別人說她是妖怪或則說她不孝的那些話?

呵呵!

她是死過一次的人,不怕再死一次,現在多活一天都是賺的,就算立馬就死,她也無所謂。

但是有一點,只要她活着一天,她就不想受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