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軍裝男神不好惹,穿越女快被撩瘋顧含秋季應烽 第6章_密子小說
◈ 第5章

第6章

現在不是農忙得時候,地里的活除了拔草就是拔草,任務輕鬆。

所以大家都三兩成群的聚在一起,一邊拔草一邊說話,聊些東家長西家短的雜事。

不過大家今天話題里的主要人物就是剛剛來村裡兩三天的知青們。

杏花大隊地處偏遠,常年不見生人,村裡看來看去都是那些老面孔。

這冷不丁的來了好幾個陌生面孔,大家可不好奇着嘛!

別看大家都在一本正經的拔草聊天,但是顧含秋打賭,十個隊伍,有八九個隊伍的人,都在說那些個才來的知青們。

就連顧含秋本人也不例外,一邊拔草一邊用餘光打量着不遠處的知青。

今年是一九六五年,按理說早該有知青下鄉到她們村的。

可是杏花大隊的隊長早就聽說那些知青都是嬌生慣養出來的,干點活跟要命一樣。

正好大隊長在公社有點關係,前幾年都找領導訴苦,說隊里窮,沒多餘的糧食負擔知青,推卻了。

要知道,知青下鄉國家可是有補貼的,這些補貼,**出錢,糧食可要隊里自己出。

這也是大部分農村人不太待見知青的原因,

糧食可是農民的命根子,有人搶他們命根子,大家能待見他才有鬼了。

也是今年下鄉的知青太多,他們大隊實在是推不過去了,大隊長才不高興的領回來六個。

顧含秋仔細觀察了下,發現寫這本書的作者可能多多少少是有點顏控在身上的。

這一批六個知青,四男兩女,出場的就有三位,分別是男配蘇格,女主周舒,炮灰女配董青青。

這三位的長相都很出眾。

女主就不說了,作者的親女兒,長相身材肯定不能差了。

什麼白皮膚、楊柳腰、含情目,都是基本操作。

而作為給女主製造各種困難的炮灰女配,長相雖然比不上女主精緻,但也是有點姿色在身上的,要不然怎麼做女配呢!

就連女主的渣竹馬也長得人模狗樣,俊眉星目,一身書生意氣,怪不得前世能迷得女主拋夫棄子跟他私奔。

君不見就算重生後,女主也時常為渣竹馬的外貌而失神。

男主是杏花大隊隔壁大隊的人,兩個大隊之間的來迴路程也就四十分鐘左右。

顧含秋在杏花大隊生活了十幾年,也是見過男主本人的。

要說長相這方面,相比於渣竹馬,男主就有點不夠看了。

要不是有上輩子的苦日子打底,顧含秋覺得,女主重生一次,說不定還得栽在渣竹馬身上。

用她前前世那個假千金姐姐對備胎的說法就是:雖然我的軀體現在屬於我老公的,但我的靈魂是愛你的。

嘔!!

不能想了!

只要一想起她那集白蓮花和綠茶婊於一身的無血緣假千金姐姐,顧含秋就想吐。

她這是有多少年沒想起那些糟心的人了?

有十多年了吧?

剛重生的時候,她還經常想起他們,可是隨着這輩子親人們的極限操作,她都把大部分時間用來「關照」家人了,反而很少想起以前那些人和事。

顧家人:求你了,你還是想想以前吧!

要不是看見女主,她也想不起以前。

怪只怪現在的日子太舒心了,沒有人時刻操縱着自己的身體做些奇怪的事,也不會有人莫名其妙的找自己麻煩。

當然調教顧家人除外,這些年下來,顧含秋覺得,調教極品是件多麼快樂的事。

看見極品如顧奶奶,在她面前都不敢放肆的模樣,她簡直全身舒暢,自帶好心情光環,看啥都順眼。

可能是她前兩世被憋屈很了,這輩子她就喜歡看那些各種極品在她面前想哭卻不能哭的模樣,特么的解氣了。

不過這一切都要感謝這個世界的天道爸爸,這才是她的好天道爸爸,前兩個那是什麼玩意兒!

肯定是在生出意識的時候,沾染些大病。

想到這兒,顧含秋抬頭望天,在心裏第n+1次感謝天道爸爸。

天知道,遇到一個腦子正常的天道,是多麼的不容易。

天道爸爸,秋秋愛你!

比心!!

年代天道:(〜 ̄▽ ̄)〜

開心,天道爸爸也喜歡她!

雖然天道爸爸沒有回應她一個字,但她理解,天道嘛,肯定是要有點格調的,哪能這麼輕易開口說話。

她自己心裏知道天道爸爸是愛她的就行了!

真假千金世界天道、現代玄幻世界天道:自戀是種病,得治!

雖然女主讓她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事,但看在天道爸爸的面子上,她就不計較了。

不過女主要是真撞她手裡,她也是不會輕易就放過的。

顧含秋雖然心裏想着事,但手上的動作卻不含糊,刷刷幾下,剛剛還在地里搖曳生姿的雜草就被她擼得乾乾淨淨。

笑話,她前世作為玄幻世界裏,能和天道扳手腕的頂尖高手,這世就算不能動用太多實力,但也夠她吊打這個世界的所有人。

區區農活,自然不在話下。

自她上工以來,天天都是滿工分,這也是她成為顧家食物鏈頂端存在的原因之一。

杏花大隊所有人可以說她顧含秋人品不好,但沒有人說她能力不行。

這女主也看過了,再待在地里磨洋工也沒什麼意思,所以顧含秋準備快速把地里的活幹了就回家。

有這功夫,她還不如去山裡散散步,或者回家睡會兒覺。

哪一個選擇不比在地里幹活,看女主自以為是的嘴臉好。

女主是下鄉的途中就已經重生回來的,可能上輩子過得太苦,都好幾天了,她的表情還是沒怎麼管理好。

所以到現在,她的臉上還帶着些對命運的不甘,和對渣竹馬的怨恨。

也可能是顧含秋對女主這類人天生的看不慣,所以她看女主是怎麼看怎麼煩。

不過顧含秋對周舒的表情變化是看在眼裡,樂在心裏。

要知道,這個天道是個成熟的天道,代表着這個世界是個已經成熟的世界。

也就是說,只要不是世界毀滅的大事,天道是不會管的,世界裏的人物發展成什麼樣子,都看他們自己的選擇。

不會發生像她之前經歷過那兩個世界的事,比如對外人十分精明的男主,硬是看不見女主眼裡的算計和貪婪。

顧含秋雙眼清清楚楚的瞧見,周舒對蘇格的怨恨眼神,可是被蘇格看在眼裡的。

要說蘇格對此有沒有情緒?

那是肯定有的,畢竟誰也不是聖人。

左臉被人打了,總不可能還把右臉主動伸出去,讓人再打一巴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