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軍裝男神不好惹,穿越女快被撩瘋顧含秋季應烽 第3章_密子小說
◈ 第2章

第3章

「死丫頭,都幾點了還不起來?飯飯不做,水水不挑,就等着老婆子伺候你是吧?」

「啊!我的雞蛋?死丫頭,我的雞蛋是不是又被你吃了?」

「你上輩子餓死鬼投胎啊?老娘這輩子遇到你,真是倒大霉了?下輩子投豬胎都不想遇到你。」

「死老太婆,是我吃的又怎麼樣?」

「打我啊?」

「哦!我怎麼忘了,你老了,打不動了!」

「看我這記性,你沒老的時候也打不過我。」

一大早,顧家院子里就傳來陣陣國罵聲。

顧家人甚至是相鄰的兩家人,對此是習以為常,半點不帶眼風的開始做自己的事。

只因這一幕他們都看了十多年了。

大清早就在院子里開嗓子的兩人,就是顧含秋和王大妹。

這活動沒有意外的話,也算是她們倆人每天必備的節目,沒有一天是不吵的。

除非那天,她們有一個人不在家。

自從顧含秋八個月把她奶推斷腿後,兩人就在家開始了十多年的明爭暗鬥。

包括但不限於嘲諷、辱罵、打架。

剛開始的時候,顧含秋年紀小,說不了話,言語上吃虧的時候多,但她有武力啊!

只要王大妹找她麻煩,她就找機會讓王大妹躺幾天,罵得越狠,躺得越久。

王大妹也不是沒想過在武力上壓制她,可是想像是美好的。

鬼知道顧含秋是吃什麼長大的,才多大點的奶糰子,那腦子,比猴還精,那力氣,比牛還大,簡直是小妖怪一個。

剛開始,王大妹本想親自動手教訓她的,第一次那是她沒防備,才吃個大虧,在床上躺了一個月。

她就不信,有了準備的她,還會讓個奶娃子收拾了。

可事實是,有準備的王大妹,還是被她那好孫女給打傷了。

她是可以靠身高壓制住小妖怪,可小妖怪四肢太靈活了,一個不注意她的手又被小妖怪給踢斷了。

這次,她沒在床上躺一個月,但是又一個月幹不了活。

這一個月下地,她能種多少糧食啊?

想想都心痛。

多和小妖怪幹了幾次架,她就學聰明了,只動口不動手,反正小丫頭片子現在連話都說不清楚。

不然損失的還是她自己。

後來,等到顧含秋年紀漸長,吐字清晰後,她和王大妹每天每時每刻都要你來我往一番。

剛開始的時候,兩人都罵得很臟,含爹含媽量及高。

可能覺得這些低級的詞彙已經對對方造不成傷害了,兩人的用詞也開始變得文明了許多,但裏面的火藥味卻一絲不少。

她們兩個人罵起來的時候,可不管什麼時間地點,只要對方起頭,另一方絕對接戰。

所以顧含秋和王大妹兩人間的爭吵也是杏花大隊的一景,給杏花大隊的所有人提供了不少樂趣。

剛開始的時候,還有人說顧含秋不孝,和自己親奶奶干仗,還把親奶奶打傷。

也有人說王大妹不慈,度量小,和個奶娃還計較這麼多。

隨着時間的推移,兩人干架的次數增多後,她們也開始對此習以為常。

誰也別說誰,都不是省油的燈。

不過有一點比較肯定的是,顧含秋本人的名聲在隊上可說不上好,就是打光棍三十年的漢子,都不會把顧含秋放在取親名單上。

因為他們怕顧含秋前腳進門,後腳就把他們家人給送走了。

這可不是誇張話!

這些年顧家人過得是什麼日子,他們再清楚不過。

顧家十幾口人,就沒有一個人沒遭過殃的。

被罵都是小事,問題是都特么在家躺過幾次,無一人例外。

在杏花大隊的所有人眼裡,顧含秋是個比母老虎還母老虎的人,狗從她身邊路過都要被罵上兩句,踹上一腳的人。

更不用說她還力氣大,脾氣潑辣,一言不合都動手打人。

這樣的人娶回家,他們還有好日子過嗎?

所以就算顧含秋長得再漂亮,身材發育得再怎麼好,十里八村都沒人敢上顧家提親。

把想嫁禍的顧家人愁得不得了,他們做夢都想把顧含秋嫁出去。

如果他們有罪,請讓公安來審判,不要讓顧含秋來禍害他們。

因為她一個人,他們顧家十幾口人,這麼多年,愣是一天清凈日子沒過過。

對顧家人的怨念,含秋是一點兒也不在乎。

在和親奶奶每日一罵後,她很是好心情的從鍋里撈起煮好的雞蛋,再舀了一碗紅薯稀飯,端到桌子上坐着慢慢吃。

看着顧家人想罵卻又不敢罵的樣子,她心裏高興及了。

她顧含秋,今年芳齡十九,是六十年代裏一個長得有點好看,但又普普通通的姑娘。

王大妹和顧家人,以及杏花大隊的所有人:呸!你普通?那這世上就再也沒有普通人了!

普通人出生時不哭反笑?

普通人在八個月大時把自家奶奶的腿給干斷了?

普通人能天天和自家人干架?

其實大家猜得不錯,顧含秋她確實不普通,因為她是胎穿人士,從在娘胎里的時候就有記憶了。

所以她才能在八個月大的時候推倒親哥,搶親哥的雞蛋吃,更是敢在走路都走不穩的年紀,和以王大妹為首的顧家人干仗。

其實她也不想在吃奶的年紀就和家裡人幹起來,可誰讓她這輩子的親人不做人呢!

親奶是重男輕女的代表人物,她從出生開始,就在她嘴裏沒聽過一句自己的好話。

親爹是個媽寶男,娘說什麼是什麼,親媽也沒好到哪裡去,自私鬼一枚。

其他的家人更不用說,大伯夫妻奸滑,三叔夫妻無賴,親爺爺偽善,沒一個是靠得住的。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本來她也不想和家裡這麼早翻臉的,可誰顧家人太不做人,她實在沒忍住。

再說了,她顧含秋,吃什麼都不虧。

哪怕是個行動力受阻的嬰兒,也不能讓她吃虧。

從出生起,她親媽一天喂她一頓奶,就再也沒管過她。

她能活到八個月大和親奶奶干仗,都是托她前面兩個姐姐的功勞。

是她們每天喂她一碗米湯,然後再靠自己偶爾做點弊,她才能活下來,不然她早就去找閻王爺報道了。

所以等她稍微有點自保之力,她就和家裡人幹起來了。

之前她肢體軟弱無力的時候,受苦也就受了。

等她有能力反抗的時候,還要受苦,那她可不幹。

至於別人說她是妖怪或則說她不孝的那些話?

呵呵!

她是死過一次的人,不怕再死一次,現在多活一天都是賺的,就算立馬就死,她也無所謂。

但是有一點,只要她活着一天,她就不想受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