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大家不要太較真,若有不合理的地方請忽略。)

(這裡是大腦寄存處……)

(有中途離開的寶子們,記得來這裡取腦子!)

顧含秋這個人,從小就顯得與眾不同。

在六七十年代這個部分人都重男輕女的社會裡,她硬是靠自身強硬(奇葩)的實力(性格),闖出了一片不一樣的天空。

在杏花大隊和水井公社,甚至在整個關山鎮,她都是一個不一樣的煙火。

就從她出生的那一刻說起,別家的奶娃,出生後發出的第一個音節是「哇哇」的大哭聲。

而她卻反其道而行之,不僅沒哭,反而還發出了嚇死人,又特別誇張的大笑聲。

把當時正躺在床上生娃的老母親,和替她接生的接生婆嚇得夠嗆。

接生婆一個哆嗦,差點沒把剛出生的她又直接送走。

在缺乏娛樂的農村大地,她出生不哭反笑得奇事也被杏花大隊的人,翻來覆去的拿來說了好久。

而在不久以後,替代它的新一輪事件也是由顧含秋本人提供。

據杏花大隊的碎嘴領銜人物大花嬸回憶:

那天,她跟往常一樣,挎着竹籃準備去山腳下挖點野菜時,正路過顧家門口。

一個晃眼,就看見顧家那剛剛八個月大小的奶娃子,也就是顧含秋,一把就把在跟她面前吃雞蛋,並且大她兩歲的親哥推倒在地了。

之後她又操縱着靈活的四肢,快速爬到親哥的身邊。

趁他沒反應過來時,把他攥在手裡還沒吃完的半個雞蛋,從他手裡摳出來,塞進了自己的嘴巴,吧唧吧唧幾下就吞下肚皮。

可能大家也沒想到八個月大的奶娃有這麼大的力氣,又干出了這麼出人意料的事。

所以等事情發生了好久大家都還沒愣過神來,還是倒在地上的顧含秋親哥——顧水的哭聲驚醒了大家,大家才回過神來。

大花嬸過了許久都依然還記得,那一天顧家人在場的表情,那叫一個五彩繽紛。

熱衷看熱鬧又比較嘴碎的大花嬸,當即一個快步,來到顧家大門邊,伸出腦袋朝里看。

以她對王大妹的了解,這件事肯定不會這麼算了,就算顧含秋現在還是個奶娃子,她肯定也不會這麼輕易放過的。

王大妹就是顧含秋的奶奶,她是杏花大隊重男輕女的代表人物。

事實也不出大花嬸所料,王大妹當場就發飆了,一聲賤人脫口而出,伴隨着的還有揮向顧含秋的巴掌。

王大妹作為經常下地的農村婦女,力氣不是一般的大,她這用盡全力的一巴掌揮下去,不說沒滿周歲的奶娃子,就算是再大幾歲的小孩,也非死即傷。

大門邊看熱鬧的大花嬸和在場的顧家人,也沒想到王大妹心這麼狠,親孫女都下手這麼重,這一巴掌簡直是衝著顧含秋的命去的。

特別是大花嬸,雖說她平時也知道王大妹重男輕女,把家裡的男娃捧在手心裏寵,女娃就使勁使喚。

但是沒想到,她還是低估了王大妹的狠心,不過是一個雞蛋的事,王大妹就下這麼重的手。

顧家其他幾個女娃子能活這麼大,也是運氣。

大花嬸平時雖然愛看熱鬧了一點,又喜歡嘴碎了一點外,心還是不壞的,見王大妹下手這麼重,當場就想攔下她。

正所謂,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當然,最重要的是,她這個人除了愛看熱鬧和嘴碎,還有一個不為人知的愛好,那就是虛榮心有點強,愛聽人誇她。

今天她要是從王大妹手裡救下顧含秋,明天…不,今天晚上開始,她就是隊里最靚的仔。

不僅能得美名,還能把王大妹這個老婆子壓在她身下,她想想就美。

想到這,大花嬸的動作都急了幾分。

可以大花嬸的動作還是沒有王大妹的動作快,還不等她走兩步,王大妹的巴掌就差幾公分要落到顧含秋的身上了。

見此,不管是顧家人還是大花嬸,都忍不住捂眼,以為顧含秋在劫難逃。

不出意外的話就要出意外了。

在大家都以為顧含秋要遭殃的時候,顧含秋本人,抬起她那奶乎乎的胳膊,擋住了!

是的!

顧含秋她以八個月大的奶軀,抵擋住了來自她那凶神惡煞奶奶的大比兜。

甚至還出其不意的用另一隻胳膊,推了王大妹一下。

要知道,顧含秋才八個月大,就算站起來也才成人小腿高。

王大妹是個成年人,身高差不多有一米六左右。

顧含秋這一推,剛好推在王大妹的小腿上。

看剛剛顧含秋推親哥的樣子,就知道她的力氣不小。

這不,這輕輕一推,不僅把她親奶奶王大妹推了一個趔趄,還不小心把她的小腿推裂了。

在場的所有人,都清晰的聽見了一聲骨裂聲,隨之而來的就是王大妹哭嚎聲。

好了!這下子,不管是誰都差點宕機。

誰能想法,八個月的嬰兒,竟然干倒了親奶奶,這想不讓人宕機都不行。

宕機過後,顧家其他人這時候也顧不得其他,連忙撲到王大妹身邊,想扶她起來。

也不知道是顧含秋太用力,還是王大妹太脆,反正他們稍微碰下,她就喊疼。

後面還是幾人花力氣把她抬進屋放在床上躺着,她才感覺好了一些。

在場的人,不是王大妹的男人,就是她兒子兒媳。

按理來說,看見親娘受傷,顧家幾個好大兒該找顧含秋算賬才是。

婆婆和兒媳的關係自古以來就是個難題,她們不作為也就算了,可顧家三個兒子也沒動作。

不過王大妹的幾個兒子也不算白養,他們幾個雖然沒動手,但是嘴裏可沒閑着,都在數落着顧含秋,也不管她一個八個月大的嬰兒聽不聽得懂。

其實他們心裏也很為難的好不?

他們倒是想給親娘出氣啊!

可情況不允許啊!

親娘不要臉,可以對着親孫女下狠手,他們不行。

誰讓他們平時在村裡裝得太好,都是一副憨厚老實人的模樣。

他們平時不管和誰鬧矛盾,和誰干仗都行,都不是啥大事,大家都會一笑而過。

現在要是真對一個八個月大奶娃動手了。

不到明天,他們的名聲就會跌到杏花大隊最底層。

大家都會覺得他們壞透了,連個奶娃都不放過。

雖然他們的本性確實沒好到哪裡去,但是不代表他們要把自己內心最深處的陰暗面露在大家面前。

這要是沒其他人,他們還可以背着人悄摸收拾下顧含秋。

可院里還立着一個活生生的外人,他們也不好真的給奶娃兩巴掌。

更不用說,顧家牆頭還趴着幾個看熱鬧的婦人們。

所以不是他們不想收拾顧含秋,給親娘報仇,是他們做不到啊!

也是因為這件事,奠定了顧含秋她和親奶奶『相親相愛』的日子,也開始了她斗天斗地斗空氣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