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極品仙尊歸來 第9章 廢話連篇?_密子小說
◈ 第8章 蠍子強

第9章 廢話連篇?

  「你們要帶我去哪兒?」

  麵包車裏面,面對五個身上滿是紋身的社會仔,柳一凡依舊靜若止水。

  身旁一個黃毛仔對柳一凡怒目而視,恐嚇道:「讓你說話了嗎?信不信老子抽你嘴巴!」

  副駕駛座的黑壯男子叼着煙說:「金毛你媽比的,別嚇壞了小朋友,你看他細皮嫩肉的,要是嚇到他尿了一車子,你來洗啊!」

  金毛嘿嘿笑,「大黑,他要敢尿車上,我就讓他用舌頭舔乾淨,這不就得了?」

  柳一凡淡淡一笑,從來還沒有人敢對他天辰仙尊如此無禮,這金毛膽子倒是挺肥的,真是無知者無畏,他恐怕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他正在面對着的,是一個怎樣的存在。

  柳一凡並沒有因為金毛的幾句侮辱的話而生氣,弱者易怒,而強者,從來無需生氣,若是不爽,一巴掌過去拍成蚊子血就好。

  很快,麵包車開到了一個廢棄工廠。

  車上五個社會仔帶着柳一凡進入廠房。

  只見廠房裡頭,一張破舊沙發上,赫然坐着一個光頭,他的頭上紋着一個蠍子,嘴裏叼着雪茄,翹着二郎腿,一舉一動中,顯示出狂妄和傲慢來。

  而在光頭的旁邊,站着的赫然是林天虎,王小威等五六個華龍中學的學生混混。

  廠房周圍,還圍着一大圈的人,全是社會上的混混,這個光頭的馬仔。

  「蠍哥,人帶到了!」

  大黑和金毛等人,一進廠房,就推搡着柳一凡來到蠍哥面前。

  蠍哥摸了摸自己光頭腦袋上的蠍子紋身,輕飄飄地瞥了柳一凡一眼,然後看向林天虎,「天虎,這就是你要教訓的人?」

  滿眼戲謔地看了一眼柳一凡,林天虎對蠍哥點頭道:「是的蠍哥,就是這傢伙。」

  蠍哥站了起來,拍了拍林天虎肩膀,說道:「天虎,以後這樣雞碎的事情,就別來勞煩我了,你是林家的人,我不幫你不好意思,可是幫你會讓我身份掉價。我堂堂東林區蠍子強,十二歲出來混,十四歲混熟整個東林區,十六歲開始劈友,十八歲干翻東林區暴狼,坐上東林區頭把椅,如今穩坐東林區頭把椅已有十年之久,試問這一路走來,我蠍子強做的哪一件事不是轟轟烈的大事?」

  「如今你林天虎卻叫我來欺負一個戴着眼鏡、斯斯文文、細皮嫩肉的學生仔,這要是傳出去,我蠍子強還不成為道上的笑話?以後還怎麼在東林區混下去?」

  「說句不好聽的,要不是看在你爸是林永安的份上,我要是鳥你我切下腦袋給你當凳子坐!」

  「再說了,你說你一米八的大個頭,要揍眼前這個學生,幾拳掄下去不就得了,還用浪費錢找我幫忙?」

  林天虎聽着蠍子強這些話,心中很不爽,但是卻不得不嬉皮笑臉奉承,畢竟,蠍子強人如其名,就如蠍子般狠。他林天虎雖然是林家的少爺,可是林家做的都是正當生意,而且他家裡人很不贊同他和道上的人混,也不怎麼看重他這個不學無術的紈絝子弟,說得好聽一點,他是林家的三少爺,說得難聽一點,他就是林家的棄子,林永安把他扔華龍中學之後,就不怎麼管他,他在林家沒有話語權,也沒有足夠金錢,所以若想在道上混開,他日後還得多多仰仗蠍子強。

  「蠍哥說得對,蠍哥說得在理,不過我也是有我的苦衷的,你也知道,華龍中學教導處主任是我小姨子,她對我盯得緊,在學校我根本動不了手,所以只能請蠍哥您幫我把這小子擄到這廢棄工廠來。」

  「人已經帶到,不用我替你動手了吧?」蠍子強問道。

  林天虎忙說:「不用不用,天虎自己動手就好。」

  蠍子強冷笑一下,「以後屁大點事就別勞煩我了,」隨即一招手,「兄弟們,我們走!」

  至始至終,蠍子強連看柳一凡一眼都沒看,就好像柳一凡不存在一般。

  伴隨着稀稀拉拉的腳步聲,蠍子強帶着他的幾十個手下,紛紛往廢棄工廠大門外走去。

  這時候,林天虎滿眼冷笑看向柳一凡,「柳一凡,上次在學校後山僥倖讓你逃脫,這一次你可沒那麼好運了。」

  柳一凡搖頭好笑,「林天虎,你還不知道你在和什麼樣的存在說話。」

  「卧槽泥嘛!還裝逼是吧!」身旁的王小威,右手拳頭上裹着石膏,綁着繃帶,那是上次在學校後山上他打了柳一凡一拳的結果,也正是因為這一拳,讓他對柳一凡的恨意達到了極點,「上次你特么的身上裝了鐵板,害得老子拳頭骨折,這次我特么就專門打你的臉,你特么就算是身上帶鐵板也沒用!」

  伴隨着急促的腳步聲,王小威快步走到柳一凡身前,左手一舉,就對着柳一凡的臉扇了過去。

  啪!

  一聲響亮的聲音,回蕩在廢棄廠房寬敞的空間裡頭,久久不能落下。

  王小威一愣,因為他並沒有打到柳一凡的臉,他的左手手腕,被柳一凡的一隻手抓住,停滯在了空中。

  「丟!草泥嘛,還敢反抗是吧!」王小威大怒。

  然而,這時…

  「跪下!」

  一聲巨吼,從柳一凡的嘴裏爆發出來,震得廢棄廠房內的所有人耳際嗡鳴,心神俱顫,就連已經走到廠房外面,正準備上車走人的蠍子強,也聽到了這如雷貫耳的一聲巨吼,只覺得整片天空,都在嗡嗡作響。

  眉頭微微一皺,蠍子強對身旁一個馬仔一揮手,「你進去看看。」

  林天虎是林永安的兒子,就算再不怎麼得林永安的喜愛,但他依舊是林永安的骨肉,要是林天虎在他眼皮底下出了什麼事兒,他蠍子強擔責不起,所以雖然他不相信柳一凡能幹得過林天虎等六七個人,但是保險起見,還是派人進去看看為好。

  而此時,廢棄廠房內。

  站在柳一凡身前,被柳一凡抓住手腕,距離柳一凡不過半米遠的王小威,只覺得兩隻耳朵都快要炸了,痛得要死,一道細小血流,甚至從他的左耳緩緩流了下來。

  他就這麼瞪大了眼睛,怔怔然看着柳一凡。

  林天虎回過神來,怒氣更甚,大喊道:「草泥嘛,你特么以為喉嚨大就能嚇得到我嗎!」

  就見到,林天虎從地上撿起一個磚頭,五步作三步,迅速往柳一凡衝過去。

  然而,還沒等他衝到柳一凡面前,柳一凡的袖手輕輕一揮,就見到,王小威的人猛然飛了出去,轟隆一聲,砸在了林天虎身上,兩人連帶在一起,就好像是被踢出去的皮球那樣,飛出十米遠砸落地面,再彈起,再砸落,再彈起,再砸落,一直滾到二十米遠開外的牆壁上,轟隆一聲,砸在牆壁上,這才停了下來。

  王小威的人,直接昏死了過去。

  林天虎在地上痛苦掙扎,他再看向柳一凡的眼神,就好像是看到鬼一般,驚恐到要死。

  其餘五個林天虎的馬仔,見到這情形,直接目瞪口呆,僵在了原地。

  他們心中狂叫,泥嘛…這特么是在拍武俠電影嗎?

  柳一凡緩緩走到林天虎面前,眼神淡漠,就好像是看一粒塵埃那樣看着林天虎,「我曾給過你機會,讓你成為我的馬仔,可是你卻不珍惜。」

  「跪在我面前自斷雙腿吧,看在你我同學一場的份上,我或許能饒你一命。」

  林天虎滿臉愕然,心中狂叫,開什麼玩笑,他堂堂G市四大家族之一的林家的嫡系子孫,背後擁有林家這座大靠山支撐,竟然要他向籍籍無名的柳一凡下跪?還要他自斷雙腿?

  「啊哈哈哈!」林天虎突然狂笑起來,面目猙獰,「柳一凡,你有種就殺了我!」

  「你可知你惹的是什麼存在?我爸是林永安!整個G市,沒幾個人敢動我一根寒毛!」

  柳一凡覺得好笑,小小林永安他會放在眼裡?

  別說是林永安了,就算是整個地球的人,他都不放在眼裡。

  這些無知的人類,只不過是他幾億年前放養下來的奴僕的後代罷了,他若是願意,將整個地球毀滅都可以。

  然而,此時柳一凡並不想殺林天虎,他剛進入華龍中學,人類學生的生活都還沒完全體驗到,他不想因為一粒塵埃而改變自己的原計劃。

  但是,得罪天辰仙尊,總需要付出點什麼代價,這是作為天辰仙尊的尊嚴所在,他要讓世人知道,天辰仙尊,不是那麼好招惹的。

  柳一凡緩緩走了過去,一抬腳,對着林天虎的膝蓋踩下,啪啦,伴隨着一聲骨頭破碎聲,林天虎「啊」的慘叫出來。

  而就在這時,蠍子強派來看情況的手下走了進來,剛好見到柳一凡一腳踩碎林天虎的膝蓋骨的情形。

  他慌忙跑出去,告訴蠍子強,「強哥,不好了,林天虎的腿被那學生仔廢了!」

  「什麼?!」蠍子強猛然一震,猛地將嘴裏叼着的煙扔掉,「兄弟們跟我來,進去劈死那不懂事的學生仔!」

  「連老子都不敢動林天虎,這小兔崽子竟然敢廢了林天虎的腿,簡直找死!」

  蠍子強直接從車裡抄出一把西瓜刀,就帶着他那幾十個馬仔氣勢沖沖跑回廢棄廠房。

  而等他進入廠房的時候,卻發現,林天虎兩條腿都已經被廢,林天虎的所有馬仔,包括王小威在內,全部被打趴。

  只有一個個少年,背負雙手,靜靜地站在林天虎身前,那人玉面如霜,一股藐視蒼生的氣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

  一隻腳,輕輕抬起來,踩在林天虎的臉上,淡淡問道:「你服不服?」

  「我不服!柳一凡,你有種就殺了我!」林天虎殺豬般狂叫,「你不殺我,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千倍萬倍奉還!」

  蠍子強見狀,滿臉愕然,他實在想像不出,柳一凡這樣一個身材偏瘦,甚至可以用高挑纖細柔弱這樣的字眼來形容的斯文男子,竟然能將一米八渾身是肌肉的林天虎撂倒,而且還把林天虎帶來的七八個手下全部打趴。

  他,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然而,此時不是他想這個問題的時候,他現在要做的,是彌補自己的過錯,劈死柳一凡,然後再去向林永安請罪。

  「泥嘛的,林三少你也敢動,活得不耐煩了是吧!」

  「兄弟們給我上,亂刀劈死這傻比!」

  蠍子強也是賊精,他見到柳一凡一個人打趴了林天虎及其七八個手下,知道柳一凡絕非表面上看上去那麼弱雞,所以就沒自己一個人上。

  然而就在這時……

  哇嗚哇嗚…外面響起了警笛聲。

  蠍子強一愣,泥嘛的,警察怎麼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