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極品仙尊歸來 第8章 蠍子強_密子小說
◈ 第7章 怎麼就不聽我的話?

第8章 蠍子強

  從學校後山到學校大門的路上。

  鄭欣兒眼神幽怨地看着柳一凡:「柳一凡,這一次要不是慕容老師的及時出現,現在你恐怕已經變成豬頭丙了!」

  柳一凡淡淡一笑,「哦?是嗎?」

  鄭欣兒見柳一凡竟然一點都不在意,心中生氣,「你以後別再去惹林天虎,他是你惹不起的存在,這次多虧慕容老師及時出現,下一次恐怕誰也幫不了你。」

  柳一凡笑了笑,「我不需要任何人幫忙。」

  「再說了,這個世界上,還沒有人是我柳一凡惹不起的。」

  鄭欣兒聽了這話,立即愕然,她突然覺得,眼前這傢伙,就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大傻逼,自己好心相勸,簡直是浪費口水。

  「算了,不理你了!」鄭欣兒沒好氣說道,「我從來沒有見過像你這樣狂妄自大的人!柳一凡,你會為你的盲目自大付出慘重的代價的!」

  說完這話,鄭欣兒氣呼呼地走出了校門,坐上了一輛加長版林肯,那是負責接送鄭欣兒上學的專車。

  開車的司機,是鄭家的老管家,老福。

  老福見鄭欣兒氣呼呼的,便忙問道:「小姐,這是怎麼了?在生誰的氣?」

  鄭欣兒一揮手,說:「福伯,我沒事,就是被一個狂妄自大的傻比氣到了!」

  老福憨厚地笑了笑,「生氣是拿別人的過錯懲罰自己,小姐完全不必生氣。」

  「呼…」鄭欣兒吐了一口氣,捋順氣息,「福伯說的沒錯,我完全沒必要生氣。」

  柳一凡獨自出了校門,然後打了一輛的士,回他的住處。

  他將一張紙條交給的士司機。「送我到我家,這個地址。」

  那司機看了紙條,立即一愣,回頭上下打量柳一凡,「御景錢隆的山頂別墅是你家?」

  柳一凡淡淡點頭,「是的。」

  這地方是小鄭安排給他的住處,就目前而言,他對這個地方還算滿意,唯一的缺點是,這地方距離學校太遠了,而他又不想御空飛行去學校,免得驚擾到別人,所以每天上學,他都需要坐從御景錢隆去往市區的早班車,然後再轉乘公交到學校,而放學回家,則需要自己打車回來。

  司機看柳一凡穿着普通,甚至有點寒酸,不禁搖頭好笑,這年頭的學生到底怎麼了?怎麼這麼虛榮,這麼愛說謊?

  御景錢隆被稱為G市的富豪聚集地,裏面住着的人,身家都至少上億。

  至於御景錢隆的山頂別墅,那可是整個G市最好的別墅,沒有之一。

  以現在的市場價格,少說也值個三五億,而且這還是保守估算的。一個穿着寒酸的人,能住得起這樣豪華的別墅?

  聽聞那邊一整大片地皮,連同那山頂別墅在內,都被G市的四大家族之一的鄭家收購了下來,準備用來開發水上樂園、別墅小區,以及文化景觀。

  山頂別墅因為地理位置極好,地勢上盤山卧龍,蝴蝶生花,風水極佳,還可俯瞰整個G市景觀,所以深得鄭家老爺子的喜愛。

  人人都知道這別墅是鄭老爺子的清幽居所,可眼前這個少年,竟然大言不慚張口就說這別墅是他的家,真是讓人哭笑不得。

  不過,司機大叔雖然心中鄙夷,卻沒多說什麼。

  反正,只要給他車費,無論去哪裡,他都是願意的。

  半個小時後,的士停在了御景錢隆的大門外,柳一凡付了車費,下了車,然後往山頂走去。

  司機大叔突然喊道:「小夥子,要不要我在這裡等你,你回去的時候我捎你一程。這裡回市區少有的士,你待會兒肯定坐不到回程的車。」

  這裡距離市區還有一段距離,司機大叔也不想空車回去,這才對柳一凡說出這樣的話。

  柳一凡回頭淡淡一笑,「多謝,不過不用了,我家就在這邊,不用再回市區。」

  司機大叔愕然,看着柳一凡遠去的背影,不禁鄙夷,搖頭自語,「現在的年輕人,真會裝!死鴨子嘴硬!」

  然後又開始同情起柳一凡來,為了面子,待會兒連回去的車都坐不上,只能在這山上風餐露宿,也是怪可憐的。

  也罷,年輕的時候誰沒有虛榮過?就等他一會兒吧。

  就這樣,半個小時過去了,柳一凡沒有出來,一個小時過去了,柳一凡還是沒有出來,兩個小時過去,司機大叔開始煩躁,那傢伙怎麼還不下來?再不下來我自己走人了!

  三個小時過去…

  司機大叔很無奈,只能自我安慰道:「那傢伙絕對不可能是山頂別墅的主人,我敢賭一千萬!絕對不可能!他應該是御景錢隆的一戶人家的窮親戚,哪個富人沒有幾個窮親戚?」

  「泥嘛的,被那小子騙了,搞得我在這裡白白等了三四個鍾!」

  司機大叔憤憤然開車離去。

  他這樣說,搞得好像他真的被柳一凡騙了那樣。

  卻不知,柳一凡早對他說過,讓他不用等。

  第二天,柳一凡上學的時候,錯過了開往市區的早班車,這讓他很是鬱悶,只能讓小鄭過來接他去上學。

  其實他不願意和小鄭多接觸,因為他知道,小鄭在G市的影響力太大,和他接觸多了,會影響到他柳一凡作為一個平凡普通人的生活。

  看來,得在學校附近租個房子。

  柳一凡摸着下巴,暗暗想着。

  來到學校,柳一凡和一個普通學生那樣,該上課的時候上課,該下課的時候下課,很安靜,很祥和地體驗着周圍的一切。

  課間操的時候,同桌鄭欣兒突然對柳一凡說:

  「放學的時候早點走,我收到了風聲,林天虎會派人在校門口外面攔堵你。」

  柳一凡淡淡一笑,「謝謝。」

  鄭欣兒聽到柳一凡道謝,心中鬆了一口氣,以為他會聽取建議,提前離開學校。

  可等到放學的時候,她卻發現她這個同桌,竟然在不緊不慢地收拾背包,一點都不着急着離開。

  鄭欣兒柳眉微皺,有些生氣,「你怎麼不聽我的,林天虎派人在校門口攔堵你,你怎麼不早點走?等着被打嗎?」

  柳一凡淡淡道:「知道了。」

  鄭欣兒見柳一凡毫不在意的模樣,氣得差點沒吐血,「哼,我不管你了!」

  然後背起書包,就氣沖沖地離開教室,可走到教學樓下,她卻猶豫了,就這麼不管柳一凡,真的好嗎?

  畢竟柳一凡被林天虎盯上,完全是因為她鄭欣兒的緣故,她怎麼能就這樣不管?

  就在這時,柳一凡從教學樓上走了下來,背着書包,往學校大門走去。

  鄭欣兒慌忙追了上去,剛出校門,她就發現為時已晚,幾個社會青年將柳一凡圍住,然後把柳一凡「請」上了一輛麵包車,麵包車「呼」的一聲,便離開了校門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