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慕容世家

第7章 怎麼就不聽我的話?

  慕容雪兒,年齡二十八,身高一米六八,單身,警校出身,精通自由搏擊、跆拳道、帝國武術,現任華龍中學高三級體育老師,兼華龍中學教導處主任。

  她是華龍中學所有混混的噩夢,一是因為她身手了得,只要被她盯上,沒人能逃得出她的手掌心,二是因為她是教導處主任,掌管着學生的各種生殺大權。

  當然,這都不是讓林天虎畏懼的原因,他林天虎貴為G市四大家族之一的林家的紈絝子弟,就連校長,也得給他幾分臉色,區區一個教導主任,有何懼之?

  可若是這個教導主任,還是他的小姨子,那他林天虎就算是龍,也得盤着,是虎,也得卧着。

  果然,林天虎見到慕容雪兒快步走來,臉色立即變得難看到了極點,瞬間覺得蛋疼不已。

  「卧槽…泥嘛…小姨子怎麼跑來這裡了?」

  慕容雪兒三步作兩步,很快就走到了林天虎面前。

  「林天虎!」

  「是不是又在欺負別人了?」

  林天虎呵呵苦笑,連忙否認,「小姨,我沒有…」

  「還說沒有,你手裡拿着的是什麼!」

  啪,慕容雪兒一巴掌就甩林天虎的腦袋上,打得林天虎踉踉蹌蹌倒退好幾步。

  「小姨,我真沒有…」林天虎扔了手裡的石頭,雙手抱頭,狼狽不堪。

  啪,慕容雪兒又是一巴掌蓋在他腦袋上。

  「還給老娘說謊是吧!」

  「小姨,饒了我吧!」林天虎滿臉委屈,之前的威風凜凜,轉眼間就成了慫狗。

  啪,慕容雪兒不依不饒,又是一巴掌砸過去。

  「看你這沒出息的,整天只會恃強凌弱!」

  林天虎帶來的十幾個馬仔,就這麼目瞪口呆地看着慕容雪兒一巴掌一巴掌糊在他們老大的腦袋上,愣是不敢動彈一下。

  就連鄭欣兒,也看得驚呆,她早就聽說過教導主任的強悍,可卻沒想到,這如花似玉的教導主任,會強悍到這種地步。

  **!

  也不知道糊了林天虎多少巴掌,慕容雪兒這才停手,雙手一叉腰,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惡狠狠盯着林天虎。

  「姐夫叫我在學校好好看着你,可沒想到你卻背着我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你欺負人可以!但是欺負比你弱小的人,算什麼男人!有種你就去欺負那些比你強大的人!」

  「回頭給我寫一份五千字的檢討書!認真懺悔!寫不好的話,回頭我將這事告訴姐夫!看他怎麼收拾你!」

  林天虎立即滿臉苦逼,欲哭無淚,「小姨,我知錯了,你千萬別將這事兒告訴我爸,我求你了!」

  「滾滾滾!」慕容雪兒怒氣洶洶道。

  林天虎帶着他的馬仔,狼狽離開。經過柳一凡身旁時,陰沉沉說:「小子,這次算你走運,下次你可就沒那麼好運了!」

  柳一凡淡淡一笑,「下一次沒那麼走運的,恐怕是你吧。」

  他天辰仙尊,可以放過一隻叮咬他的蚊子一次,可若是這蚊子還不知趣,再來叮咬他,那他自然會毫不客氣地一巴掌拍下去。

  天辰仙尊的尊嚴,可不是那麼好挑戰的。

  林天虎瞳孔一縮,惡狠狠咬牙,心中怒意狂卷,小子,你行,膽敢在我面前如此狂妄,就等着被我弄死吧!

  慕容雪兒見林天虎還在瞪着柳一凡,便一腳踹過去,大罵道:「還不快滾,是不是要等到我使出『奪命十二手』你才肯滾!」

  「小姨,我走,你別動手,我這就走!」林天虎立即抱頭鼠竄。

  教導處主任的「奪命十二手」,在華龍中學的名頭可是響噹噹的,每一個愛惹事的華龍中學學生,都曾深深地感受過被「奪命十二手」支配的恐懼。

  等林天虎走後,慕容雪兒對柳一凡報以微笑,「你就是那位新來的插班生柳一凡?」

  柳一凡點了點頭,「嗯,是的,謝謝老師。」

  「不客氣,我是華龍中學的教導主任,也是你們高三11班的體育老師,我叫慕容雪兒,你可以叫我慕容老師,也可以叫我雪兒姐,以後誰要是敢欺負你,你直接告訴我,我定會按照校規對他們嚴加處罰!」

  「恩恩,謝謝慕容老師關照。」柳一凡很有禮貌地說道。

  這時,遠處開來一輛寶馬A7,車窗搖下,一個戴着墨鏡的年輕男子伸出腦袋來,對慕容雪兒說:「姐,時間不早了,得回去了。」

  慕容雪兒對柳一凡說:「那我先走了。」又叮囑道,「以後要是又誰欺負你,一定要來告訴我。」這才道別說再見。

  寶馬A7的副駕駛座上,慕容雪兒神情變得凝重。

  「怎麼我看這柳一凡一點都不像是鄭滿堂派來保護他的寶貝孫女的私人保鏢?」

  「他身體單薄,手指潔白細長,細皮嫩肉,不像是受過高強度訓練的武道強者,鄭滿堂怎麼可能會派這樣一個人來保護他的女兒?」

  「這裏面恐怕有什麼蹊蹺。」

  慕容雪兒滿臉疑惑。

  自從鄭家將御景錢隆那塊地皮收入囊中之後,就有傳言鄭滿堂會派私人保鏢潛入華龍中學保護他的寶貝孫女。

  因為御景錢隆那塊地皮潛力實在是太大了,以至於G市只要有點勢力的家族,都對它虎視眈眈,大家都想從中分得一杯羹,可是鄭滿堂強硬的態度,卻不得不讓他們在商業手段上望而卻步。

  這也就導致了一些家族鋌而走險,想要使用非常規的手段來獲取那塊地皮,比如周家的周紹基,又比如慕容家,都將目標對準了鄭欣兒。

  慕容雪兒親自調查過,最近一段時間進入華龍中學的,包括學生、老師、保安,甚至是飯堂阿姨在內的所有人,也就只有柳一凡一人。

  而且柳一凡還被安排到和鄭欣兒同桌。

  種種跡象表明,這柳一凡,很有可能就是鄭滿堂派過來的私人保鏢。而且還是唯一的一個保鏢。

  可這保鏢,看上去一點都不像是練家子,剛才被林天虎欺負的時候,還不敢還手,這就讓她怎麼也想不明白了。

  身旁開車的墨鏡男子,嘴角突然一卷,露出個不以為意的微笑,「姐,管他呢,咱們的目標是鄭欣兒,而鄭滿堂最近只派了一個人進入華龍中學,也就是你說的那個柳一凡,若是柳一凡真的像你說的那樣,不會任何武術,那對我們而言,豈不是更有利?」

  這開車的男子和慕容雪兒長得很像,他是慕容雪兒的弟弟,慕容景天。

  他們慕容家,本是一個小家族,可自從慕容雪兒的姐姐慕容晴兒嫁給了林家老爺子林永安之後,慕容家便依靠着林家這個大靠山,扶搖直上,如今資產已經過百億。

  然而,當慕容家自己發展壯大到一定程度之後,他們卻發現,他們的大靠山,成為了他們最大的阻礙。

  G市的蛋糕就這麼大,林家不可能放任慕容家繼續壯大,那樣只會擠壓他們林家自己的生存空間,所以近些年來,他們處處限制慕容家的發展。

  而慕容家也嗅到了被桎梏的氣息,所以一直在企圖掙脫林家的枷鎖。

  眼下,便有一個大好機會。

  御景錢隆那塊地皮有政策上的傾斜,前景大好,若是他們慕容家能將那塊地皮搞到手,不出三五年,資產翻幾番,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到那時候,他們自然就能憑藉著自己的實力,擺脫林家的束縛。

  所以,現在慕容家把目光盯向了鄭欣兒。

  而貴為華龍中學教導處主任的慕容雪兒,便是執行這次任務的最佳人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