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塵埃

第3章 塵埃(二)

  灰濛濛的天,冰冷的海風卷着沙灘上的細沙,吹到臉上,讓人很不舒服。

  此時的鄭老,一股多年來從未有過的危機感由心而生,他的背脊,早已冷汗森森。

  這種危機感,倒不是來自於這突然出現將他們團團包圍的二三十個人,而是源於眼前這個一直不動聲色的白衣長發少年,也就是他們鄭家的主人——柳一凡。

  「主人,我該死,是我安排不當,讓這些垃圾打擾了您的清幽!」

  鄭老對着柳一凡深深一鞠躬,一直穩如泰山的他,此時雙腿竟然顫抖了起來。那是發自內心最深處的恐懼。

  這裡恐怕也就只有他清楚,惹怒了眼前這少年,後果將會有多嚴重。

  只要他願意,只需要一眨眼時間,就能把整個鄭家從這世界上抹去!

  柳一凡臉上無悲無喜,淡淡道:「沒事。」

  鄭老聽了這話,依舊深深鞠着躬,不敢抬頭。

  「小鄭,我說了沒事,就是沒事。」

  鄭老這才微微抬頭,臉上的驚懼,卻一絲一毫都沒有減少。因為他知道,剛才他鄭滿堂剛從鬼門關裡頭走了一遭。他的生死,只在柳一凡的一念之間。

  柳一凡兩眼淡漠地看向眼前的一群人。

  這二三十人中,為首的一人,是個二十六七歲的青年,他穿着紅色西裝,染着黃色頭髮,嘴裏叼着牙籤,使得他在一群黑色西裝黑色墨鏡的人群之中,顯得非常的亮眼。

  見到這些人,柳一凡心中感慨,沒想到這世俗世界的人,和遙遠星空深處的武修世界的人一個德性,為了自己的利益,不擇手段。

  黃髮青年抬着高傲的頭顱,眼神里滿是輕蔑,他只輕飄飄瞥了一眼柳一凡,然後便看向鄭老。

  雖然不知道鄭滿堂為什麼要對眼前這十七八歲的小毛孩如此恭敬,但他卻也不把這小毛孩放在眼裡。

  在G市這地頭上,還沒有他周紹基惹不起的人。憑藉著周家在G市的實力和地位,就連鄭滿堂,他也敢不放在眼裡。

  「鄭老賊,你這孫女,還真漂亮!」周紹基臉上露出淫邪的笑容,眼光最後落在了鄭欣兒的一雙高聳玉峰上。

  鄭欣兒一臉厭惡地瞪了周紹基一眼。

  「周三少,這三更半夜的跑來找我,有什麼事嗎?」鄭老不動聲色,面容沉穩,比起面對柳一凡,面對周家的三少爺,他才像是那個泰山崩於前而不亂的鄭家頂樑柱。

  此時的鄭老,心中微微皺眉。

  這次他和孫女來海灘迎接柳一凡,是秘密出行,就連鄭家,也沒多少人知道他們此次出行。

  這麼機密的事情,這周家的三少爺,怎麼會知道的呢?

  看來,恐怕是鄭家出現了敗類。

  周紹基咬了咬嘴裏的牙籤,嘴角捲起一個輕蔑的笑容,

  「鄭老賊,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嗎?」

  「御景錢隆那塊地皮,可不能讓你們鄭家給獨吞了。」

  隨即周紹基一伸手,背後一個穿着黑色西裝的手下,便拿出一疊文件來。

  「你把這合同簽了吧,這合同也沒什麼,也就是讓你們鄭氏集團,把御景錢隆那塊地皮轉讓給我們周家,轉讓費一個億,這價格,也算是公道。」

  「周紹基,你這是明搶!」鄭欣兒冷冷喊道,「現在御景錢隆的市值,少說也有五十個億,再加上G市政策上的偏向,不出三年,御景錢隆的市值定會超過百億,甚至上千億!你一個億就想從我鄭家搶走御景錢隆?簡直痴人說夢!」

  周紹基聽了這話,也不惱怒,反而嘴角一翹,

  「周小姐,我是不是痴人說夢,不用你一個頭髮長見識短的女人來提醒我,你爺爺他比你我都更加清楚,鄭滿堂,你說是吧?為了你這寶貝孫女的人身安全,我勸你還是趕緊在合同上簽字吧。」

  鄭滿堂聽了這話,眉頭緊皺,他知道周紹基的為人,這人就一個流-氓,痞-子,什麼事情都能做得出來,他所犯下的事兒,若非有周家這個大後台護着,恐怕已經不知道被槍斃了多少回。

  現在,他若是不在合同上面簽字,周紹基恐怕還就真敢對鄭欣兒動手!

  他真後悔,來的時候,為什麼不帶多幾個保鏢過來。是他一時疏忽大意了,以為深更半夜秘密出行,不會有任何人知道,也就不會有什麼危險。

  「好吧,我簽字,但是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你不能動我孫女一根寒毛!」

  周紹基將手上的合同扔了過去,「成交!」

  可合同還沒到鄭滿堂手裡,一隻如無瑕美玉一般白皙的手,就突然伸了出來,接住了那本合同書。

  「沒有人,能夠在我眼皮底下威脅我的僕人。」

  柳一凡手裡拿着那合同書,手指微微一動,就見到,整一本合同書化作齏粉,隨着海風飄散在空氣之中。

  周紹基見狀,先是一愣,隨即「呸」的一聲,狠狠地將嘴裏的牙籤吐出,手指指着柳一凡便大罵:

  「我丟!小子,會變魔術了不起是吧?少給老子裝逼,趕緊交出合同書來,否則我身後這二三十個馬仔,打到你連你媽都認不出你來!」

  柳一凡微微閉眼,不動聲色。

  他回來這個他曾經一手創造出來的後花園,目的是來逍遙放鬆的,可沒想到,剛一到來,就遇到了一條在他眼前亂叫亂吠的狗。

  十億年了。

  好久沒有人敢在他面前如此叫囂。

  這倒是讓他有點想念,曾經從絕脈修鍊到無上聖脈的那段時光。

  那時候,很多人像眼前這個黃髮男子一樣,在他面前叫囂,結果全都被他一掌拍死。

  「主人…」

  鄭滿堂此時早已冷汗淋漓,縱使海風很大,依舊吹不干他額頭上的冷汗。

  因為他知道,若是周紹基惹怒了他的主人,恐怕連他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沒事。」柳一凡淡淡道。

  隨即他淡漠地看了一眼周紹基,

  「你們走吧,我第一天來這到這世界,不想殺人。」

  周紹基聽了這話,卻是冷笑,「草泥馬,還給老子裝逼是吧?你不殺人,老子卻要殺人了!」

  「不怕告訴你,老子有親戚在G市的公安局,就算是殺你全家,老子也能找個替死鬼了事!」

  柳一凡微微閉眼,淡淡搖頭,為什麼這個世界的人,也是這個德行?

  噗咚!

  這時,鄭老突然跪伏在地,渾身戰戰兢兢,臉上早已冷汗淋漓,因為他知道,他的主人搖頭,那將會代表着什麼。

  沒有人能承受得了,創造出這個世界的主人的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