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極品仙尊歸來 第2章 塵埃_密子小說
◈ 第1章 歸來

第2章 塵埃

  十億年前,天辰仙尊柳一凡大手一揮,在浩瀚無邊的宇宙深空處,創造出一顆小小星辰,作為自己的休閑後花園。

  十億年間,柳一凡在後花園裡頭,布下聚靈泉,種下花草,引來蜂蝶,放養靈獸,還在水塘里養了幾條小魚兒,並安排僕人看管打理……

  十億年後,柳一凡故地重遊,發現他曾經種下的花草成了純清可愛的校花,蜂蝶成了美麗嫵媚的都市麗人,靈獸成了巾幗不讓鬚眉的警花,小魚兒成了一線極品女明星……

  而他的後花園,早已被曾經的僕人的後代們改了名字,如今名叫「地球」。

  ……

  2017年夏天,天空之上出現萬年難得一見的十星連珠,十星連珠串在一起,形成一道光柱,降落到東太平洋的海面上。

  沒過多久,颱風「天鴿」在海面上形成,從東太平洋席捲而來,把坐落在南方沿海的G市吹得七零八亂。

  颱風過後,科學家們發現,東太平洋深處,竟然多出了一個島嶼來。

  茫茫大海上,因為潮起潮落,礁石裸-露,出現一個小小的島嶼,本沒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然而,讓科學家們驚訝的是,這小島上,生長着的植物動物,竟然全都是人類歷史上,從未發現過的物種。

  會尖叫的花朵,帶着翅膀的山鹿,閃着紫光的蜜蜂,有手有腳的飛鳥……

  這裡的一切物種,宛如《山海經》裡頭的神話一般,帶着無與倫比的神秘感,以及新鮮感。

  科學家們都激動不已,就好像發現了新大陸一般。

  然而,當科學家們帶着興奮進入這個小島考察的時候,這小島竟然在一夜之間,消失在了茫茫大海之中,再也尋找不到任何蹤跡,若不是前往考察的二十多位科學家也一同消失無蹤,人們可能還會以為,這小島只不過是海市蜃樓罷了。

  這次考察,本來就是秘密進行的,再加上國家在輿論方面的控制非常緊,所以,基本上沒有人知道,東太平洋上曾經出現過一座神秘的島嶼。

  神秘島嶼消失的第二天凌晨三點半,G市的銀色沙灘岸邊公路,一輛全球限量版的法拉第總裁,停靠在沙灘公路上。

  一位西裝革履,滿頭白髮,身形枯瘦的老人,在一個身材修長,面容精緻,皮膚白皙,穿着青花瓷旗袍的少女的攙扶下,來到了海岸邊。

  「爺爺,您要迎接的那人到底是誰?為什麼他會三更半夜來這海岸邊?」少女的聲音,就像海風吹動風鈴一般,帶着悅耳。

  老人面色嚴肅,表情沉穩,單薄而乾瘦的他,面朝大海,就如一棵經歷過世間滄桑的老槐樹,任由海風刮過他那布滿皺紋的臉龐。

  「欣兒,你也不小了,也是時候該讓你知道真相了,我要接的那人,是我們鄭家的主人,我一直都沒告訴你們,其實我們鄭家的所有人,都只不過是那人的奴僕罷了。」

  鄭欣兒滿臉訝異:「我們鄭家不是G市四大家族之一嗎?怎麼會是別人家的奴僕?」

  鄭老苦澀一笑,「呵呵,豈止我們鄭家是那人的奴僕,嚴格來說,這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那人的奴僕。」

  鄭欣兒不相信這話,心裏嘀咕,哎,看來爺爺老糊塗了。

  這時,煜煜星光之下,潮起潮落的海面上,一個白衣少年,如同雲煙一般飄來。

  鄭老見到那少年,兩眼立即放光,激動得身形顫抖。

  「來了!」

  而鄭欣兒見到那白衣少年,則是滿臉的震驚,因為她親眼見到,這個少年,竟然是雙腳乘着浪花飄過來的。

  世界上,怎麼會有這樣能耐的人!

  少年眉清目秀,眼神淡漠,似深邃,似空洞,似滄桑。

  少年一身白衣,就像是古裝劇裏面的主角一般,趙欣兒第一眼見到他,腦海里就浮現了一句詩: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鄭老微微弓着腰,低着頭,不敢對少年直視。

  「主人,您終於回來了!」

  此時他心中唏噓,一百年了,他從一個小孩,變成了一個半身入土的老頭,而他的主人,竟然一點都沒有變,還是一副少年模樣。

  不過慶幸的是,他總算在入土之前,見到了他的主人。

  一想到這裡,鄭老就不由地心中湧起一股激動,眼睛早已通紅濕潤。

  「嗯。我回來了。」

  少年淡漠地點了點頭。

  「小鄭,你老了。」

  「我記得用虛空傳送之法把你送到地球上的時候,你還沒你孫女大。」

  鄭老抹了抹眼角,「沒想到主人還記得這麼清楚,我老了,都不記得那時候的事情了。」

  「經歷生老病死,世間輪迴,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少年語氣平淡,說出了這麼一句話,似乎他經歷過世間無數一般。

  說完這話,他背負雙手,面朝大海,輕輕閉上了眼睛。

  似在感受海風,又似在感嘆什麼。

  鄭老見少年不說話,不敢多說什麼,因為他知道,他的主人,最討厭別人在他思考的時候打亂他的思緒。

  沉默。

  唯有冰冷的海風在呼嘯。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可能一分鐘,也可能半個鐘,甚至更久。

  「爺爺…」鄭欣兒扶着鄭老的右手,終究忍不住開口了。

  鄭老卻出手示意她別說話,鄭欣兒只好閉上嘴巴,幽幽地看着那白衣少年的背影。

  這白衣少年,雖然是少年模樣,可是卻給鄭欣兒一種說不出的滄桑感覺,就彷彿是一塊經歷過滄海桑田洗禮的美玉一般。

  莫非,他真的是我們鄭家的主人?

  莫非,真如爺爺所說,這人一百多年,容貌都沒變化過?

  「小鄭,我們走吧。」

  少年突然轉身,淡淡開口,也沒說要去哪裡。

  因為他知道,眼前他這僕人,雖然一百年沒見,但是他一定會把他帶到他想去的地方。

  鄭老心領神會,「是!」

  「主人,請上我的法拉利,讓我載您到G市鄭家酒樓。」

  少年點了點頭。

  海風在呼嘯,椰子樹在搖擺,三人從沙灘上往公路走去。

  這時,黑暗之中,突然亮起無數讓人眼花繚亂的車燈。

  十幾輛高檔跑車,從遠處飛馳而來,停靠在海灘的出口,把少年和鄭老等三人的去路堵住。

  車裡的人還沒下來,就聽到一聲叫囂:

  「鄭老賊,三更半夜帶着孫女來海灘散步,真有雅興啊,不過這次你可就要栽在我手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