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廢話連篇?

第10章 胎記少女

  原來,鄭欣兒見柳一凡被擄走之後,就立馬報了警,然後叫福伯開車跟蹤到了廢棄工廠。

  G市東林區派出所接到報警電話之後,不敢有絲毫怠慢,畢竟這個報警的人不是一般人,而是鄭家老爺子的寶貝孫女。

  派出所所長立即派出八輛警車,載着四十名警員前往廢棄工廠緝拿匪徒。而且這四十個警員,每個人都配備了荷槍實彈。

  至於這次行動的指揮官,則是東林區派出所赫赫有名的霹靂警花孫芳芳。

  別看孫芳芳一雙大長腿,外加細小身腰,九頭身材,外表長得如嬌花一般柔弱,看起來惹人憐惜,但其實她是帝國特戰部隊退役下來的女特戰員,在特戰部的那幾年,還立過一個特等功,兩個一等功,四個二等功,十幾個三等功,曾經參與緬西邊境掃毒行動,獨闖深山老林,活抓毒梟首腦突拿。

  從特戰部退役之後,她便被分配到G市的東林區做警察。做警察的這段時間,她破案無數,期間多次被提拔,兩年時間就從一名普通警員,晉陞到了現在的東林區特別行動組的總指揮。

  東林區裡頭,沒有人不知道孫芳芳的大名。

  特別是像蠍子強一類的混混,聽到孫芳芳的大名,更是如老鼠見了貓,唯有抱頭鼠竄。

  而此時,穿着一身幹練警服的孫芳芳,邁出一條大長腿,從警車裏面迅速下來,手裡拿着個大聲公。

  「裏面的人給我聽着!你們已經被包圍了,全都給我放下武器,乖乖投降,別再做無謂的反抗!」

  廢棄廠房裡頭的蠍子強聽到這如同火辣椒一般的聲音,立即滿臉苦逼,「泥嘛的…這喪門星孫芳芳怎麼來了!」

  「老大,怎麼辦?」金毛跑過來問道。

  蠍子強劈頭蓋臉大罵:「還能怎麼辦,你打得過孫芳芳嗎?趕緊跑啊!」

  大黑問:「那林三少怎麼辦?」

  蠍子強呵呵苦笑,「讓警察送他去醫院唄!他爸是林永安,而且他也沒犯什麼大事,警察不會為難他的。」

  隨即惡狠狠瞪了柳一凡一眼,放出狠話,「小子,算你走運,不過今兒你在老子眼皮底下傷了林三少,讓老子顏面盡丟,老子總有一天會讓你付出慘重代價!」

  說完這話,蠍子強就帶着他的幾十個手下,倉促逃跑。

  柳一凡看着眼前這些倉促逃竄的螻蟻,只一笑而過,並沒有趕盡殺絕。

  孫芳芳見蠍子強等人衝出廢棄工廠,往工廠後面的山林跑去,便立即派出三十個警察去追,自己則帶着一小隊人進入了廢棄工廠。

  當鄭欣兒跟着孫芳芳進入廢棄工廠,見到眼前的一幕,不禁愕然,因為她發現,柳一凡竟然毫髮無損,倒是林天虎等人,個個都身受重傷,倒地不起。

  東林區派出所。

  剛錄完口供的柳一凡,跟着鄭欣兒走了出來。

  柳一凡很疑惑:「他們為什麼不相信我說的話?特別是那個孫芳芳,我說我一拳打得林天虎飛出二十幾米的時候,為什麼她一直在笑?」

  柳一凡就想,一拳二十幾米,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而且這還是因為柳一凡留了力,他只不過使出了千分之一不到的力量罷了,要是他使出一成的力量,不用一拳,只需要輕輕一揮手,林天虎就會化作血霧。

  可是,為什麼那些被稱為「警察」的人不相信他的話?

  鄭欣兒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呵呵笑,「柳一凡,你吹牛能不能吹個靠譜點的?」

  「你看你這身材,高高瘦瘦,你看你這皮膚,細皮嫩肉的,說句不好聽的,你要是留長頭髮肯定會成為華龍中學的第五位校花,誰要是相信你能一拳打飛那渾身肌肉疙瘩的林天虎二十多米,那他就是傻子!」

  柳一凡無奈地笑着,皮膚好也有錯嗎?他這一身冰肌玉骨,可是經過了真元精火淬鍊的,自然是完美無瑕。

  鄭欣兒這時沉着臉說,「話說,我怎麼感覺你在我面前,老是喜歡吹牛皮!你要是想讓我對你增加那麼一點好感的話,那就請你以後老老實實做人,安安分分學習,別再狂妄自大!我鄭欣兒最看不起的有兩種人,一種是像林天虎那樣的不學無術的紈絝子弟,另一種則是死要面子,愛慕虛榮,整天吹牛皮的人!」

  鄭欣兒以為柳一凡看上她了,所以才在她面前表現得死要面子,各種謊言說出口,死鴨子嘴硬。

  以至於現在鄭欣兒甚至覺得眼前這個長得很好看的同桌有點虛假,甚至產生的厭惡的感覺。

  她報警救他,只不過是出於善良的本性,其實她對他只有同學友誼,並沒有多餘的關心。畢竟,兩人的家世擺在那裡,身份背景的鴻溝大到無法跨越,既然註定沒有結果,那就算柳一凡長得再帥,再怎麼優秀,她鄭欣兒也不會讓自己對他產生哪怕是一絲的情意。

  豪門子女的感情,從來都不是想愛就能愛的。

  更何況,眼前這個柳一凡,除了帥一點之外,貌似還沒發現他有什麼優點,缺點倒是一大堆,自以為是,愛說謊,死要面子,狂妄自大,難以溝通…

  柳一凡見鄭欣兒氣惱的模樣,不禁搖頭好笑。

  相信你的人,一個眼神,一個表情,就能解釋清楚,而不相信你的人,就算你說破喉嚨,她也不會相信你。

  所以,柳一凡並不打算解釋太多。

  鄭欣兒這時又說:「柳一凡,你是我的新同桌,我希望你以後能對我說實話,好嗎?我真的、真的很不喜歡說假話的人做我同桌。」

  柳一凡淡淡笑着,「好。」

  鄭欣兒說:「現在林天虎還在醫院裏做膝蓋修復手術,等他手術完成,芳芳姐便會帶人過去調查,到那時候,真相自然會大白於天下,廢了他的雙腿的人也將會受到法律的懲罰,至於你,我希望你管好你的嘴巴,別再老是說些狂妄自大的假話了,那樣容易招人恨。」

  她看了看錶,說:「時間不早了,我要回家了,你也回家吧,明天見。」

  說完這話,鄭欣兒坐上了福伯的專車,消失在了茫茫大街上。

  柳一凡笑了笑,沒說什麼。

  他沒有立即回家,而是到學校附近去找租屋。

  御景錢隆山頂別墅那棟房子,好是好,只是距離學校太遠了,所以他打算在學校附近找個租屋住下來,方便以後上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