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P黑魔王他弟又鹹魚了第6章 第一次分開在線免費閱讀

HP黑魔王他弟又鹹魚了第7章 不確定因素在線免費閱讀

(從此往後第一人稱)

直到從店裡走出來我還在思考着這隻魔杖的初始者。

直到我的領子被鄧布利多拽住我才回過神,

「耶爾倫塔,走路不要跑神,」

他蒼老的聲音很溫柔,我這才看到我差點撞到人,

「抱歉,差點撞到你們……」

對面是兩個人,是父子,都有一頭帕金色頭髮眼睛是淺藍色的很澄澈。

男人微微點頭,算做是回應,和鄧布利多聊了一會便領着他的兒子走了。

「走神時就拉着我的手。」湯姆走到我身邊,要是換做以前他必定會嘲諷我,今天他心情很好?

「好的。」我拉上他的手,繼續開始思考,等回去了就把這件事告訴三叔,現在應該思考未來霍格沃茨的生活了。

臨走的時候鄧布利多教授給了我們兩張火車票,一個星期後就來到站台,會有前往霍格沃茨的車,並提醒我們不要睡過了頭。

「這真是不可思議!一切都太夢幻了!」

回到孤兒院我還是難掩激動,魔法是什麼?和神力有區別嗎?霍格沃茨的生活是怎麼樣的?他會遇到什麼?……

換上純白色的睡衣,我躺在床上,湯姆在我身邊,穿着一身純黑睡衣,很倒霉,我的房間天花板掉了,下雨了是睡不了人的。

這麼大了,還是有羞恥感的啊!

在去霍格沃茨之前恐怕我都要和湯姆睡在一塊了。

「耶爾,別亂動。」

我剛翻身,恐怕不能不亂動了,我認床。

在我第十次翻身的時候,一隻手禁錮住我的腰身,

「別亂動。」

「……哦。」

想亂動也動不了啊!直到後半夜我才睡着。

一大早起來,湯姆就看着我的腰出神,

「湯姆?想什麼呢?」

我打了個哈欠,伸了個腰,露出一小截白皙纖細的腰。

「沒什麼。」

他收回目光,一個男人的腰怎麼這麼細。

「還有一個星期時間,我們可以提前預習。」

魔法史我已經看完了,現在我感興趣的是魔咒。

「如何,把樹枝變成一根針……」

我看着上面的目錄,翻到了這一頁,

「首先,準備一根樹枝,和拿出你的魔杖,念出咒語,即可……好簡單。」

我把樹枝變成了個迷你小裙子套在了旁邊看戲的小蛇身上。

我坐在一旁看着湯姆練習,差點睡着,好沒意思啊,這些東西好簡單,等有錢了就去對角巷買更高級的魔咒書。

「湯姆,這些東西明明都會了為什麼還要反覆看啊?」

「閑。」

「……six。」

一個星期過去後,我被湯姆從床上拉起來洗漱,整理好了行李便被院長送到了火車站,院長好像有急事,也很相信我們自己能找到,就急匆匆離開了。

此時的我們站在第九和第十站台之間沉默着。

「九又四分之三……」

是要我們在這之間撞過去嗎?別太荒謬。

正在我們思考怎麼辦時,一個和我們一樣提着行李的人走來,年齡和我們相仿。

紅色的捲髮,他的眼睛很特別,一隻是藍色的,一隻是深褐色的。

「嗨!你們也是霍格沃茨新生嗎?」

我點頭,他或許知道怎麼到達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我也是!你們是在找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吧,這樣衝過去就好了。」

他推着行李直衝沖的穿過了第九站台和第十站台之間的柱子,無事發生,真的是撞過去啊?

我眼神古怪的和湯姆對視一眼,推着行李也穿了過去。

「真是……每個都出乎意料。」

人真的好多!火紅色的火車時不時冒着煙,提醒着他們要抓緊時間了。

「別愣着了,快發車了!」

那個熱情的男孩提醒道,我們三個人以最快的速度來到了車上,

「還有兩分鐘。」

「你們好,我叫納牧·格林。」

我們三個邊走邊聊,找着包廂,

「我是耶爾倫塔·里德爾,這是湯姆,呃……我的哥哥。」

納牧突然停下,一臉驚訝,看向我們,尤其是看向湯姆的眼神,心情都寫在了臉上,

他突然看向我,眼神說不出的複雜,

「……?」

「納牧,怎麼了?」

他調整了一下表情,還是那個陽光開朗男孩。

「沒什麼,你們是兄弟?看起來並不像。」

「但確實是。」

在路過一個包廂的時候一個男孩的聲音響起,

「哥哥。這邊。」

三人目光投向那個男孩,納牧摸了摸鼻子,歉意的說道,

「恐怕不能一塊了,我弟弟在喊我。」

我擺了擺手,「沒事。」

現在開始找包廂,謝天謝地,他們運氣不錯,找到了剩下的唯一一個空包廂。

「嗯……好睏……」

我揉了揉酸澀的眼睛,昨晚沒睡好,我的精神狀態也不怎麼樣。

「湯姆,到站了請叫我。」

「嗯。」

我靠在窗邊睡著了,金色的睫毛在陽光下形成一片陰影,淺紅色的唇瓣微張,露出潔白的貝齒,白金色的及肩長發隨意披散,幾縷髮絲搭在額前,早晨我並沒有整理頭髮,所以頭頂的頭髮有翹起來的形成了呆毛。

湯姆放下書,看了我一路,快到站的時候把我喊了起來,我們換上了袍子,走出火車,

「一年級新生跟我來!」

粗獷沙啞的聲音聽起來並不悅耳,跟着他有序走過一段小路。

路的盡頭便是一片漆黑的湖,而在遠處有個燈火通明的城堡屹立其中,看起來宏偉壯觀極了。

「所有新生,有序坐上船!一隻船上最多坐四個人!」

我拉着湯姆坐上了船,

「請問我們能坐一起嗎?」

我看過去,是納牧,旁邊的是他的弟弟。

「當然,這並不只是我們的船,你們可以坐。」

「真好。」

「這位是我的弟弟,奈瑟。」

奈瑟和湯姆的性格一樣,都是很安靜的,我和納牧就比較熱情活躍,聊了起來。

四個人齊了,新生也都坐上了船,那位看起來很兇的老人便帶領我們前進。

湖面盪起波紋,一個龐大的黑影從湖底游過,嚇到了不少膽子小的人。

船很快抵達,這個城堡看起來非常漂亮,新奇的左看看右看看。

旁邊的小巫師看起來既興奮又忐忑,她和她的同伴也是如此,

「哥哥說入學要打敗巨怪,我們可能要回家了!」

離他們近的小男孩反駁道,

「不,我爸爸說入學要打敗惡龍!」

而後方看起來獃獃的小男孩更害怕了,

「啊?我爺爺說要同時打敗巨怪和惡龍!」

這讓很多個小巫師更害怕了,唯一淡定的也就幾個。

「太荒謬了。」

這是我們四個人的評價。

怎麼可能會讓新入學的巫師打敗這些。

「保持安靜。」

我們被一位教授帶進了城堡。

突然出現的幽靈嚇了不少人,天花板上飄着的燈引起了我的興趣,

「以後我的房子也要這麼氣派。」

我們坐在板凳上,觀察着周圍,我們看到了熟悉的鄧布利多教授,他在台上拿着一個髒兮兮的帽子,把它放在了一個板凳上,在所有人的注視下唱起了歌,嗯,一個幽默風趣奇怪的帽子。

赫奇帕奇忠誠,格蘭芬多勇敢,拉文克勞智慧,斯萊特林野心勃勃。

「湯姆,我打賭你會去斯萊特林。」

「耶爾,我們會一起。」

我摩挲着他的手,故意打趣說道,「可是鄧布利多教授說可能會進入格蘭芬多或者拉文克勞。」

「我們是一體的,不會分開。」

他依舊肯定,我感到無趣,分院只是戴上分院帽就好了,這讓那些新生鬆了口氣,是按照名字首字母順序來的。

「漢娜·艾博。」

「赫奇帕奇!」

……

「納牧·格林。」

「格蘭芬多!」

這位和我很合得來的男孩進入了格蘭芬多,後面就是他的弟弟了

「奈瑟·格林。」

「斯萊特林!」

對於和哥哥分開,奈瑟很失望,看着奈瑟看向納牧的眼神,要多不對勁有多不對勁。

嘶,可怕。

「湯姆·馬沃羅·里德爾!」

幾乎是剛碰到湯姆的頭,分院帽就喊出了斯萊特林。

看來他們是混血,因為麻瓜是不可能進入斯萊特林的。

我的名字就在湯姆後面,

「耶爾倫塔·耶撒·里德爾。」

坐在板凳上,分院帽在我耳邊絮絮叨叨,

「格蘭芬多?不不不,除非我壞了,你只是沒心沒肺看上去才勇敢熱情。」

「赫奇帕奇?嗯……不,不是不忠誠,而是你內心深處想的是別人忠誠於自己,一種唯我獨尊的心理,這一點很斯萊特林。」

「拉文克勞?你很聰明,但對待知識並不那般狂熱,讓我看看你的內心深處是怎麼想的…呃…鹹魚?」

「好吧好吧,奇怪的小巫師,斯萊特林!」

放下分院帽,我來到斯萊特林長桌,坐在了湯姆身邊,

「哦,湯姆,沒想到我進了斯萊特林。」

「那個分院帽說了一些有的沒的……」

我跟湯姆吐槽着分院帽。

對面的奈瑟看了眼笑容燦爛的我又看了眼湯姆,他最終低頭髮呆。

哥哥第一次和他分開。

(寫着寫着就變成第一人稱了

(ー`´ー),還是第一人稱寫順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