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P黑魔王他弟又鹹魚了第1章 想「篡位」在線免費閱讀

HP黑魔王他弟又鹹魚了第2章 小小的報復在線免費閱讀

1.不了解,不深入,不應該的都不會冒犯。

2.不越界,不曖昧,規則一律不允許觸犯。

3.心意平,無雜念,清心寡欲則更上一層。

4.不多問,不多答,會減少不必要的麻煩。

……

2023.棄過去,棄一切,則以上規則全部作廢。

——《萬界三三九規》

……

「啊?這都要背嗎?!」

男孩一臉震驚,不敢相信的聲音讓人忍不住想笑,

「這兩千零二十二條規矩讓我背下來?!」

男孩感覺天塌了,不對,他就在天上……

他看着王座之上的男人,他神情威嚴,渾身上下都是上位者的氣息,白金色的長袍又柔和了這份威嚴,看上去神聖又不可侵犯。

「嗯,當然,你也可以選擇抄寫abc萬遍。」

「……」

男孩原本期待的眼神暗淡下來,盯着男人,那表情似乎在說「你要不要聽聽你在說什麼啊!」

他離開了大殿,心裏盤算着怎麼才能躲過這一劫。

於是,他來到了輪迴閣。

「啊啊啊!三叔!你一定要幫幫我啊!」

白髮男人就那麼看着男孩撒潑打滾,意識到這招不管用後男孩坐了起來,白髮男人這才開口,

「說吧,又怎麼了?」

男孩感覺有戲,開始了賣慘,

「三叔啊,父皇他讓我背三三九規,那整整兩千多條!背不了要罰抄abc萬遍,這我就算寫幾百年也寫不完啊!」

「三叔~親愛的三叔~幫我想想辦法嘛!」

男孩拽着男人的袖子晃啊晃,睜着那雙卡姿蘭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白髮男人清冷的臉上毫無波動,

「不……」

「聽說暮**哥好像接了個任務,好像是去……」

「……不會不幫的,」

白髮男人原本面無表情的臉上浮現出一個笑容,顯得有些陰森森的。

「可以藉著輪迴歷練的名義出去避避,而且也會增加你的所見所聞,神力會增強,神皇不會不同意。」

男孩一聽搖了搖頭,他撇了撇嘴,

「不要!歷練很累的!還很麻煩!」

白髮男人冷淡的氣質絲毫沒有對男孩產生任何影響,

「給你開後門。」

「嘿嘿,謝謝三叔!」

他一高興就忘記了一些事情,就在他準備走時,男人提起他的領子,

「暮江去哪了。」

「……暮**哥去306號高等世界了。」

說完,白髮男人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男孩有些懊惱,

「真是奇怪,這兩人怎麼回事啊!不知道的還以為追妻呢!」

「暮**哥怎麼去那麼低階的世界呢?」

不過他很快悟了,

「難道比萬界還好玩嗎!我也要去低階世界看看!」

萬界,凌駕於abc世界之上至高而神秘的存在。

萬界的神皇有一個孩子,也是唯一一個。

是萬界最小的神仙,也是未來的繼承人。

耶爾倫塔·耶撒。

而輪迴閣掌管abc世界所有輪迴,分為三層,第一層是小世界,第二層是中等世界,第三層則是高等世界,不過對萬界來說,即使是高等世界也屬於低階,閣主名為浮abc,是神皇最信任的神官之一。

而另一位暮江,掌管世間七情六慾。

兩位是神皇的左膀右臂,同時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利。

傳音石亮起,白髮男人的投影出現,他一臉不耐煩,

「神子殿下,輪迴閣第三層。」

不等耶爾倫塔反應便切斷了聯繫。

不過他還是很樂觀,飛一樣的到達了第三層,到的那一刻他才想起來,

「三叔好像沒有說進入哪一扇門啊。」

可他聯繫不上三叔了。

因為三叔把他暫時拉黑了。

「……」

不管了,先去低級世界看看吧!暮哥和三叔都去了,那肯定很好玩!

於是,他挑了一個最順眼的門走了進去。

在他進入後那扇門消失了。

……

一個好的早晨,新的一年,1月1日。

對於耶爾倫塔來說卻是極其糟糕的。

他生無可戀的在搖籃里翻了個身,和對面的嬰兒「深情」對視。

這個嬰兒怎麼那麼奇怪!

他不哭不鬧,一雙黑色的眼睛,仔細看還可以發現不易察覺的紅光,真是好看。

好吧,他也奇怪。

他也不哭不鬧,一雙白金色的眼睛,同時睫毛是金色的,也很好看。

真是對照組!

對面的嬰兒一雙瘦瘦的手摸上了他的眼睛,他一驚,連忙往後退,

『你要幹嘛啊!凡人竟如此大膽!』

對面的嬰兒沒有惡意,只是覺得新奇。

哦,好吧,他現在也是凡人。

他一睜眼就在這個搖籃里,也不知道對面這個和他一個搖籃的嬰兒是誰。

幾天過去。

他可算知道現在的處境了。

他,身處孤兒院,他是個孤兒!

更糟糕的是,嬰兒都控制不住自己啊!

他再次生無可戀的轉頭,一股熱流,在流出後迅速變涼,他終於忍不住嚎了出來。

暴躁的護工罵罵咧咧的給他換了褲子。

這比殺了他還難受!他堂堂神子,竟然……!

這就是三叔說的開後門?!這還不如不開呢!

(帶着記憶歷練和一小部分神力*)

對面的黑髮嬰兒面無表情,不哭也不笑,怪得很,可他怎麼感覺這個怪小孩在笑呢?真是錯覺!

作為萬界最小的神仙,他可是很不服的,一直都想要個弟弟或者妹妹,記得那次對母后說完就被父皇打了一頓。

好吧,他的錯,母后身子並不好,他被打也是應該的。

這是他第一次歷練,而對面的嬰兒被他當做了弟弟。

直到學習說話的時候,那位院長打破了他當哥哥的幻想,

「小倫塔,這位是哥哥,」

晴天霹靂!那一刻,他再次心碎。

「跟我學小倫塔,哥哥。」

「NO!」

他發出抗議,口齒不清,院長並沒有聽清,

「哦,親愛的,跟我學,哥哥。」

「弟……弟…」

院長愣了一下,笑了起來,

「上帝啊,怎麼會有那麼可愛的孩子,小倫塔是想當哥哥嗎?」

他點頭,對面的黑髮嬰兒很不給面子,

「弟弟……」

發音比耶爾倫塔還要清晰,

院長夫人被兩個孩子逗笑了,

「看,小倫塔,湯姆不同意呢。」

不管院長怎麼「誘哄」,倫塔始終說的是弟弟,後來院長放棄了,這件事不了了之。

在得知湯姆只比他大一天後他更不願意承認這位哥哥了。

笑話,在萬界已經受夠了,來人界怎麼可能還受這氣!

翻身弟弟把歌唱!

反正嬰兒三歲之前都不記事,到時候他就「哄騙」這位小嬰兒叫他哥哥!哈哈!

可註定要讓他失望了。

三年過去,他會說話會走路了,再大一點就要幹活了,這個孤兒院雖然沒什麼好人,但不至於喪心病狂到讓三歲小孩自力更生。

所以他們還是很悠閑的。

「哦,湯姆,為什麼不叫我哥哥?」

他明明哄騙……啊不,哄他很久了,但他一直沒有叫過他哥哥!

坐在石凳上,他趴在桌子上皺着眉,很是鬱悶,而對面的人專註的看着手中的書,頭也不抬,

「耶爾倫塔,院長說了,我才是哥哥,該叫哥哥的人是你。」

「Oh!NO!」

孤兒院內,總是有人好奇他們到底是不是親兄弟,雖然是兩個截然不同的相反的長相,但確確實實是親兄弟。

因為那天他們兩個在同一個襁褓內,所以院長他們會這麼認為,當然,他們兩個也這麼認為。

耶爾倫塔無聊地擺動着樹枝,有些昏昏欲睡,湯姆收起書看着對面睡着的人皺起眉,他叫醒了這位心大的弟弟。

「困了就回去睡覺,不過我要提醒你,要吃飯了。」

他揉了揉眼睛,眼裡充滿水霧,金色的睫毛顫了顫,聲音還是獨屬於小孩的小奶音,

「嗯……嗯!走吧湯姆!我們去吃飯!」

聽到開飯他瞬間清醒了過來,拉起湯姆就向食堂跑去。

他第一次吃凡人的食物,即使是硬麵包和無味的牛奶他也覺得新奇。

不過牛奶他喝了一次後就再也沒有喝了,因為接受不了,所以他會把牛奶給湯姆,而麵包他也不會吃太多,因為他胃口真的很小。

湯姆被拉着,他的手是冰涼的,但耶爾倫塔的手卻很溫暖,他們都很漂亮,孤兒院內的孩子都很嫉妒討厭他們,因為這兩位更容易得到院長和護工的喜愛,也有很大的幾率被領養,所以他們討厭這兩個人,即使他們還是三歲的孩子。

被排擠孤立的兩人絲毫沒有在意。

和往常一樣,耶爾倫塔把牛奶推給了湯姆,麵包被分成了兩半,一半放入湯姆盤中。

他小口吃着手中的麵包,他們吃飯幾乎從不說話,與周圍的吵鬧格格不入。

在萬界也是如此,第1986條規矩就是飯不言,寢不語。

湯姆看着盤中多出來的麵包,抿了抿唇,

「你不餓嗎?」

耶爾倫塔啃麵包的動作一頓,吃掉最後一口才回答,

「我吃這些就飽了,牛奶我喝不慣。」

「還有,湯姆,會厭軟骨會防止食物入喉,吃飯說話就會容易嗆到,所以吃飯時不要說話。」

湯姆沉默着點了點頭。

在喝下最後一口牛奶,他才開口問道,

「我並沒有看到你讀過有關生物方面的書。」

耶爾倫塔撓了撓頭,笑的僵硬,

「嗯……湯姆看書的時候我偷偷看的!」

湯姆整天往圖書館跑,應該看過……吧?

他們離開了餐廳正在散步,湯姆還是面無表情,

「是嗎?」

「呃,當然!」

他可沒有讀過生物方面的書,不過他並不准備戳穿這個拙劣的謊言。

但是,他並不喜歡謊言,他也不喜歡這個弟弟對自己撒謊。

耶爾倫塔倒着走在最前面,看着湯姆的臉,真想捏一捏,

「湯姆,你為什麼不多笑笑呢?笑起來肯定很好看!」

湯姆沒有理他,耶爾倫塔早就習慣了,自顧自的說,

「明明我們是兄弟,可為什麼我們不一樣呢。」

「嗯……唯一相同的大概就是一樣的帥吧!」

他自戀的擺了下耍帥的姿勢。

「……」

眼不見為凈,湯姆熟練打開一本書看了起來,耶爾倫塔抽走他的書,惡作劇達成一樣笑着,

「湯姆,別天天都看書嘛!都成書獃子了!」

他向前跑去,湯姆不得不追上去。

不經意間,來到了一個陌生樹林。

耶爾倫塔停了下來,湯姆也追上了他,拿過了書。

「湯姆~」

湯姆嫌棄皺眉往後退了一步,

「別用這樣的聲音喊我的名字。」

「哦,好吧。」

「我和書你選誰?」

「……」

他收起了書,皺眉不解的看向耶爾倫塔,

「你今天怎麼了,心情那麼好?」

耶爾倫塔笑着看他,兩人對視,他們差不多高,

「因為我發現了一個很有趣的事情!」

他拉着湯姆來到了一個枯萎的花旁邊,耶爾倫塔抬起手,意念一動,這朵花竟奇蹟的盛開了!

湯姆也很不可思議,這讓耶爾倫塔有了自豪的感覺,他越來越像一位哥哥了!

「我們是兄弟,我會你肯定也會,畢竟湯姆那麼聰明!」

「湯姆你試試能不能讓這朵花枯萎。」

「意念集中。」

湯姆學着他的樣子,集中了意念,把精力都集中在手上,果然,那朵花枯萎了!

如同發現新大陸一般,他的眼裡滿是對未知的狂熱!也難得露出了一個笑容,不過倒不是因為開心。

耶爾倫塔專心的盯着他上揚的嘴角,好不容易看到他笑,打趣說道,

「冰山美人笑了呢~」

笑容瞬間消失。

「很可惜沒有記錄下來。」

他惋惜地攤開手。

湯姆心情很好,至少沒有嘲諷他。

「耶爾,我們是同類。」

耶爾倫塔單手撐着下巴,眯起眼睛笑的輕柔,

「嗯,我們是一類人,是特殊的。」

「生日快樂,湯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