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賀靳言林蔓 第1章_密子小說
◈ 

第1章

我沒有告訴他,有人找過我,很隱晦的表達了希望我不要和他報一個學校的想法。
骨子裡其實我的個性很要強,不會隨便對別人的話言聽計從。
那人的話要不要聽,全在我一念之間。
而我所做的決定,也不會和那個人的要求有一絲一毫的關係。
我就是我,現在的我為自己和爸媽而活。
晚上吃飯的時候,賀靳言又來了,他端着兩盤熱氣騰騰的水餃說,「阿姨,韭菜雞蛋餡的餃子,剛出鍋,香着呢。
我媽惦記林蔓喜歡,快趁熱吃吧。」
那時,我已經咽下大半碗的米飯和兩塊紅燒排骨,肚子里沒什麼地方,只在他殷切的目光之下象徵性的嘗了一個便放下筷子。
他走後,我媽提起報考的事情,說她考慮了,還是和賀靳言報一所學校比較好,不管怎麼樣,從小一起長大,互相之間熟悉。
他又是男孩子,能護我一二,不然他們真的不放心。
我沒答腔兒,心裏早就有自己的想法。
第8章物歸原主學校隔壁班有個叫花蕊的女孩,是外地轉學過來的。
小巧的個頭,圓圓的臉蛋兒,齊耳短髮,一笑唇邊會出現對稱的兩個小坑兒,長得很可愛。
我好幾次看到賀靳言和她一起走,那兩隻牽在一起的手讓我的心疼了一次又一次。
高考完回學校對答案的那天,我親眼看見賀靳言拉着花蕊躲在角落裡說要和她報同一所大學,因為他想做她的騎士,永遠守護着她。
當時的我,心痛得就快要死掉了。
一個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他已經選擇了做騎士,又怎麼可能做一個成功的護花使者,不過是用來救贖自己,讓自己不再那麼自責而已。
我的心是肉長的,我不想一次又一次的被傷,更不願長久的讓自己疼。
天天看着他們一起膩歪,那是我對自己的屠戮,我不要。
十八年前的情懷,我都給了賀靳言。
以後,我想要做我自己。
所以,我不會和他們讀同一所大學。
我和他是同一天報的志願。
他弄完自己的,兔子似的竄到我房間,興奮的問我選好了沒有。
那時,我看到他眼底布滿星光。
不是為我,我知道。
「選好了。」
「是不是京大?
今年京大擴招,你一定能進去。」
「賀靳言,花蕊也會去京大嗎?」
其實不想問,因為明知道答案。
可我還是開口問了,只為那幾乎不存在的一點點可能。
我多傻,還對他抱着希望。
可有什麼辦法,就是喜歡啊!
賀靳言頓了頓,隨即咧嘴笑開,「是的。
她啊,膽子奇小,沒有我在她身邊,我真怕她會天天哭。」
我斂住眼睛,也掩蓋住心口的酸痛。
賀靳言你這個傻瓜,想你的時候,我也是一個人天天哭。
只是,你永遠沒有機會知道了。
他真的從沒有一天屬於過我,呵呵。
「做騎士可沒那麼簡單,以後有你忙的,你可要打起精神才行。」
我調侃他。
賀靳言的笑容漸漸的收起,他定定的看着我臉上的假笑,眸底深黑一片。
「林蔓,謝謝你。
還有,對不起。」
他說過太多次對不起,可輕飄飄的幾個字,彌補不了我心頭的傷痕。
我淡淡的笑了,移開目光落在桌面上的某個地方。
那裡擺着四隻形態各異的小老虎擺件兒,各個嬌憨可愛。
那是我十六歲生日時他拿給我的,我記得當時他說,「小月,這是我為女朋友準備的。
先放在你這保管,等我找到女朋友了,你再還給我。」
那時的我美美的以為他說的女朋友會是長大以後的我,如今我終於明白,他當年真的只是想要我做個保管人而已。
三年過去,他找到喜歡的女孩,我的管家生涯也到了結束之時。
我拿起那四隻小老虎放在他手上,他不解的問我,「幹嗎?」
幹嗎?
賀靳言,話是你說的,事是你做的,要不要在這種時候裝無辜?
「那年你委託我為你保管,說是送給你以後的女朋友。
現在你找到女朋友了,我總不好再霸佔着,物歸原主。」
*在點擊確認的最後一分鐘,我將學校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