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娘娘明艷動人,宮鬥上位太后 第9章 曹常在的拜訪_密子小說
◈ 第8章 留宿廣和宮

第9章 曹常在的拜訪

楚凝芷正準備用晚膳,就聽見了太監的喊聲:「陛下駕到。」

她趕緊放下筷子起身行禮,「臣妾參見陛下。」

「起來吧。」

軒景帝伸手將她扶起,視線不由得落在那張美到極致的臉上。

分明是端莊明艷的臉龐,偏偏生了一雙桃花眼,一動起來眼波流轉間反倒是嫵媚更多幾分。

或許是不知道她要過來的緣故,並沒有梳妝。

素麵朝天,髮髻鬆鬆垮垮,兩鬢還散了幾縷碎發。

但看了不但不覺得凌亂,反倒更顯隨性。

軒景帝心下放鬆,看着看着手就撫到了楚凝芷臉上。

其實這都是楚凝芷提前做好的準備,軒景帝還沒走到廣和宮,系統就已經通報過了。

楚凝芷不過是特意做出這副毫不知情的樣子。

「在做什麼呢?」

被這樣深邃的目光看着,楚凝芷臉色微紅,羞澀一笑道:「臣妾正在用晚膳。」

軒景帝眉頭微微皺起,「怎麼用的這麼晚?」

「有些耽擱了。」楚凝芷的笑容多了幾分不自然。

軒景帝一轉頭便看見了桌子上還沒動過的吃食。

非常簡陋的四菜一湯,顯然是放了有一段時間了,菜里的油都有些凝固了。看着就沒胃口。

按照寶林的份例無論如何也不該是這樣的。

想到方才楚凝芷不自然的神情軒景帝明顯生氣了。

「福全,去換一份新的呈上來,查查是哪個膽子這麼大竟敢私扣宮中份例,腦袋都不要了嗎?」

「是,奴才這就去。」福全躬身退下,轉頭吩咐宮人把桌子上的菜全都撤了下去。

楚凝芷對此毫不意外。

軒景帝前朝事忙,連着好些天沒進過後宮。

宮裡的人向來拜高踩低,像她這樣家世不高還只侍寢過一次的嬪妃,他們根本不放在眼裡。新人侍寢早就過去了,誰知道皇帝還能不能想起她來。

近幾天送過來的三餐基本都是這樣的。

所以楚凝芷才特意晚用了一會,趕在軒景帝過來的時候讓他看見。

御前的人手腳十分麻利,沒一會兒一桌子極為豐盛的晚膳便已經擺好了。

畢竟陛下還在這呢,寶林的份例必然是不行的,肯定要按照陛下平時用膳的規格準備。

軒景帝拉着楚凝芷在桌子前坐下。

「罷了,朕陪你再用些吧。」

「多謝陛下。」楚凝芷抬起頭,水汪汪的眸子波光瀲灧。

軒景帝呼吸微頓,有些移不開眼。

看着軒景帝臉色轉好,楚凝芷也微微笑着開始用膳。

美人一笑,顧盼生輝,軒景帝不由覺得心情都好了不少。

用完了晚膳,福全也查明了情況前來回稟。

「啟稟陛下,奴才已經查實是御膳房的小寧子私自扣下了楚寶林的份例。」

「你仔細查,若還有這樣中飽私囊不中用的奴才全都打發了吧。」

「是,奴才遵旨。」

福全退出去後,楚凝芷坐到軒景帝身邊伸手拉他的手。

「陛下。」語氣百轉千回,十分勾人。

軒景帝聽得心頭髮癢,捏了捏她的手問道:「怎麼今日膽子這麼大,不怕了?」

楚凝芷在他的手心輕輕地撓了兩下,「臣妾知道陛下憐惜臣妾,自然就不怕了。」

經過上次侍寢時的試探,楚凝芷就明白了軒景帝並不討厭嬪妃的嫵媚,相反還有幾分喜歡。

軒景帝久不入後宮,如今第一個就來她這也正是因為這個。

既然如此,那她能做的可就多了。

宮中嬪妃大多出身貴族,個個十分矜持,就算是一貫囂張的慧妃侍寢時也是規規矩矩不敢有半分逾越。

可楚凝芷卻不在乎這些,她連房中術都學過了,這算什麼。

只要能得寵,矜持這種東西完全可以捨棄。

軒景帝看着眼前女子嬌媚的模樣,也不再忍耐,直接將她打橫抱起扔在床上,三兩下就扯開了礙事的衣裳,撫上了白皙細膩的肌膚。

不一會兒,屋外當值的宮人就彷彿聽見了什麼聲音似的,一個個頭都埋在了懷裡。

雲消雨歇已經是一個時辰之後了。

聽見屋裡叫水,宮女們端着水進去,放下了就立刻出來,不敢抬頭多看一眼。

楚凝芷忍着疲憊走過去擦拭身體。

軒景帝剛想調笑她兩句,眼睛就落在她雪白的脖頸上,白皙的皮膚上布滿曖昧的紅痕。想到那細滑的觸感、曼妙的身姿,他身體又覆了過去。

嗚嗚咽咽的哭泣聲再次響起,過了好一會兒,屋裡才又傳來叫水的聲音。

陛下留宿廣和宮的消息飛快的傳遍了各宮。

陛下小半個月沒進後宮,一來就去了廣和宮,這消息足以讓其他人恨的牙痒痒了。

承暉殿中,皇后手指死死捏住茶盞。

「好個賤人,本宮就知道她不是什麼好東西。偏偏太后偏袒她,非要讓她入宮。」

站在一旁的翠心趕忙開口安慰:「娘娘別傷心,宮裡進了新人,陛下一時新鮮也是有的。只要有大皇子在,無論如何她們都越不過您去。」

「今夜陛下留在了楚寶林宮裡,不知有多少人在心中恨她呢。不說別人就是景寧宮的慧妃,難道能忍得了有人在這個時候得寵嗎?娘娘不必管她,自然會有人忍不住出手對付她的,娘娘只管看戲就是了。」

皇后想了一會,深吸一口氣壓下了心中的酸意:「你說的對,她那樣的人還不必本宮出手,自有人會看不慣的,本宮倒看她能笑到幾時。」

景寧宮裡,慧妃聽到春雨報上來的消息氣的直接將手中的杯子砸了出去。

「那個狐媚子竟然敢趁本宮不能侍寢勾引陛下。」

芙蓉趕緊跪下勸道:「陛下不過是一時貪新鮮罷了,心裏最在意的還是您呀。這些年無論是從前在王府還是如今在宮裡,來來回回那麼多新人,哪有一個能與您相比的呢?」

「若不是您如今不能侍寢,哪裡有她們什麼事呢?您可不能着急呀,若叫太后知道了,更不知什麼時候才能侍寢了。」

慧妃氣的又摔了幾個瓷瓶,恨恨罵道:「都怪太后,她看不得本宮受寵,竟想出這種借口,不許本宮侍寢,導致陛下現在竟然去了那個賤人宮裡。」

芙蓉其身扶着慧妃坐下張口安慰:「娘娘,別傷心,只要陛下心裏有您,太后是管不了您多久的。」

「您安心養着,再過一段時間去勤政殿找陛下說說軟話。有這麼多年的情分在,陛下怎麼捨得這麼長時間見不到您呢?只要陛下開口,太后是攔不住的。」

慧妃臉上多了幾分傷心,「如今宮中人人都在看本宮的笑話,本宮被太后責罰,她們怕是高興壞了。」

「娘娘是宮中位分最高的嬪妃,又深得聖寵,便是皇后也不能把您怎麼樣,誰敢看您的笑話呢?」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