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娘娘明艷動人,宮鬥上位太后 第7章 請安風波_密子小說
◈ 第6章 侍寢

第7章 請安風波

楚凝芷跪下行禮,聲音清脆:「臣妾參見陛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軒景帝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走上去拉住她的手。

「地上涼,起來吧。」

楚凝芷緩緩起身,隨着軒景帝一起坐下。

感受着手中細膩柔軟的觸感,軒景帝張口詢問:「等久了?」

軒景帝長相英俊,劍眉星目、身姿挺拔,便不是皇帝想來也有許多女子喜歡。

楚凝芷臉上泛起紅暈,更添了幾分嫵媚。

「陛下勤於朝政,乃是明君,臣妾等着是應該的。」

軒景帝看着燭光下愈發嫵媚動人的女子,眸色愈發深沉,有些迫不及待。

「寬衣。」

龍袍的穿脫是秀女入宮時就教過的,楚凝芷自然也很熟練,但她還是裝作一副緊張羞澀到手足無措的模樣。

有時候表現的生澀一些,才更吸引人。

軒景帝看着眼前女子勾人的模樣,又感受着身上摸來摸去的手,直接被撩撥出了火氣。

猛的一把抱住楚凝芷壓在床上,嚇得她一聲驚呼。

「害怕?」

「有一點。」

「別怕,朕會疼你。」

「陛下,求您憐惜臣妾……」

話還未說完便已語不成調,只剩下嗚嗚咽咽的哭泣聲。

明明是求饒的話,卻又帶着十足的勾引。

殿外伺候的宮女聽着裏面的聲音羞紅了臉,連天上的月亮也被羞的躲進了雲里。

直到夜半時分,聲音才漸漸小了。

楚凝芷擦洗之後便已到了該離開的時辰了。

嬪妃在勤政殿侍寢,沒有皇帝的旨意是不能過夜的,必須在子時前離開。

門外有宮女輕聲呼喚:「小主,時辰到了,該起身了。」

楚凝芷看了一眼已經躺在床上的軒景帝,輕手輕腳地走出門。

素楠已經在殿外等候了,扶着她便要往廣和宮走。

剛走了幾步便被福全攔住了,「小主且慢,陛下憐惜小主,特賜了轎攆送您回去。」

「多謝公公,也勞煩公公替我向陛下轉達謝意。」楚凝芷客氣的對着福全頷首。

「小主的謝意哪裡需要奴才轉達,您自己告訴陛下不是更好?」福全恭敬的笑着。

「那就借公公吉言了。」

「小主慢走。」

楚凝芷坐上轎子回廣和宮去了。

聰明人之間的交談總是點到為止的。看福全的態度,想必昨夜陛下還算滿意。第一次侍寢能給皇帝留下好印象,那她暫時就能放心了。

楚凝芷一動,腰上猛然傳來一陣酸痛。心裏不由得暗罵,狗皇帝,不是才召幸過兩個新人嗎?怎麼還這麼凶?跟沒吃過肉似的。

回到廣和宮,楚凝芷已經累的不行,什麼都顧不得了,躺到床上就開始睡覺。

直到素馨進來叫她才醒過來。

「小主,已經卯時末了,今日要給皇后娘娘請安,千萬不能晚了。」

「好,扶我起來吧。」楚凝芷渾身酸痛,真是半點都不想動。

素馨服侍楚凝芷起身,素楠已經準備好了她今日要穿戴的衣飾。

等她徹底清醒過來時,一切都已經打理好了,帶着秀芸急匆匆的往承暉殿去了。

今天是她侍寢後第一次請安,一定不能遲了。否則被有心人扣上一頂不敬皇后的帽子,那之後的日子可就不好過了。

就算皇帝再不喜歡皇后,那也是皇后,她一個小小常在絕對不能和皇后正面對上。

雖然如今看着是風平浪靜,但是平靜的表面下藏着不知道多少雙眼睛,一個不小心被抓到破綻,下場可能就是死無葬身之地。

強忍着身上的酸痛走到承暉殿,楚凝芷身上已經多了一層薄汗。

昨天夜裡還有軟轎可以做,今天早上就只能走着了。

楚凝芷嘆了口氣,還是要往上爬呀!

要把位份和聖寵牢牢抓在掌心,不但要活下去,而且要活得好。

好在沒有遲了,楚凝芷正了正神色,走了進去。

此時承暉殿中已經有不少嬪妃坐着等候了,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說話。

楚凝芷看着殿內的各個女子,腦海里將秀芸早就打聽清楚的消息和這些人一一對應上。

庄妃為人和善、與世無爭,一心撫養孩子,平時在宮中存在感不高。

許昭儀是個高傲的人,一向不屑於與其他人打交道,一向獨來獨往。

徐婕妤性子有些霸道,宮裡除了慧妃就是她最張揚。

婉嬪就像她的封號一樣溫婉大方,從前慧妃截寵最多的就是她,也從來沒聽過她有什麼怨言。

慧妃的位置上空着,這幾日她都告假說身子不舒服,不曾過來。

許昭儀昂着頭不看殿里的人,庄妃安安靜靜的坐在椅子上喝茶,而與她同住在淑景宮的趙婉儀卻捧着儀秋宮的徐婕妤說話。

昭慶宮的婉嬪和同住的李才人在一起。

新人中就只有陳貴人、沈貴人和秦婉儀分坐在兩邊,其他人都還未曾侍寢,不必過來給皇后請安。

這三人便是從前的陳才人、沈才人和秦寶林,新人侍寢後升位份也算是慣例了,通常都是升一級。

待楚凝芷請安之後回到廣和宮想必就能接到晉封的聖旨了。

眾人見楚凝芷走進來,面色都不是很好,只有庄妃對她溫和的笑了一下。

想也知道,有幾個女人會喜歡入宮和自己爭寵的女人呢?

楚凝芷也不在意,一一行禮後便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靜靜喝茶等皇后出來。

可惜楚凝芷不想惹事,有些人卻不想放過她。

坐在側前方的趙婉儀陰陽怪氣的說道:「楚妹妹可真是生的花容月貌,叫人看着就喜歡,想必這次侍寢之後,便能與姐姐同級了吧。」

楚凝芷現在的位份是常在,從六品。按照慣例侍寢後升一級應該是正六品寶林,而婉儀位份是從五品。

除非極得聖寵,否則是不會越級晉封的。

趙婉儀這話純粹就是在給她拉仇恨,讓在場的人都注意到她。

果然,此話一出,殿內的氣氛有些變了,眾人的眼神都落在楚凝芷臉上。

陳貴人和沈貴人二人的眼神更是多了幾分嫉恨,同批入宮同樣是侍寢後晉封,出身更是比她高上不少。

如果楚凝芷連晉兩級,而她們只有一級,那豈不是在打她們的臉,說她們不如楚凝芷?

楚凝芷心中冷笑一聲,這才剛開始,便有人按耐不住了。不過她可不打算做軟柿子,既然要爭寵,那遲早都要對上的。

此時低頭豈不是以後人人都能捏她一把?

高位嬪妃也就罷了,暫時不好正面對抗,但一個位分比她高不了多少且不受寵的婉儀,她還不放在眼裡。

楚凝芷心中各種念頭轉過,面上卻是一派淡然,「陛下還未派人傳旨,趙姐姐如何提前知曉?難道是收到了什麼小道消息嗎?」

趙婉儀臉上的笑意凝住了,這話可不能認,認了不是說明她在陛下的寢宮安插人手往外傳遞消息嗎?

窺探帝蹤可是大罪,這種事情誰敢承認。

趙婉儀皮笑肉不笑的說道:「楚妹妹這話從何說起?姐姐不過是猜測一二罷了。妹妹美貌動人,得陛下寵愛也不稀奇。」

楚凝芷也跟着笑:「姐姐這話可說錯了,宮中姐妹誰不美貌動人?」

趙婉儀喉嚨一噎,恨恨的看了楚凝芷一眼,正要說什麼,便聽見太監的聲音:「皇后娘娘駕到。」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