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侍寢

第6章 侍寢(2)

昨天夜裡還有軟轎可以做,今天早上就只能走着了。

楚凝芷嘆了口氣,還是要往上爬呀!

要把位份和聖寵牢牢抓在掌心,不但要活下去,而且要活得好。

好在沒有遲了,楚凝芷正了正神色,走了進去。

此時承暉殿中已經有不少嬪妃坐着等候了,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說話。

楚凝芷看着殿內的各個女子,腦海里將秀芸早就打聽清楚的消息和這些人一一對應上。

庄妃為人和善、與世無爭,一心撫養孩子,平時在宮中存在感不高。

許昭儀是個高傲的人,一向不屑於與其他人打交道,一向獨來獨往。

徐婕妤性子有些霸道,宮裡除了慧妃就是她最張揚。

婉嬪就像她的封號一樣溫婉大方,從前慧妃截寵最多的就是她,也從來沒聽過她有什麼怨言。

慧妃的位置上空着,這幾日她都告假說身子不舒服,不曾過來。

許昭儀昂着頭不看殿里的人,庄妃安安靜靜的坐在椅子上喝茶,而與她同住在淑景宮的趙婉儀卻捧着儀秋宮的徐婕妤說話。

昭慶宮的婉嬪和同住的李才人在一起。

新人中就只有陳貴人、沈貴人和秦婉儀分坐在兩邊,其他人都還未曾侍寢,不必過來給皇后請安。

這三人便是從前的陳才人、沈才人和秦寶林,新人侍寢後升位份也算是慣例了,通常都是升一級。

待楚凝芷請安之後回到廣和宮想必就能接到晉封的聖旨了。

眾人見楚凝芷走進來,面色都不是很好,只有庄妃對她溫和的笑了一下。

想也知道,有幾個女人會喜歡入宮和自己爭寵的女人呢?

楚凝芷也不在意,一一行禮後便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靜靜喝茶等皇后出來。

可惜楚凝芷不想惹事,有些人卻不想放過她。

坐在側前方的趙婉儀陰陽怪氣的說道:「楚妹妹可真是生的花容月貌,叫人看着就喜歡,想必這次侍寢之後,便能與姐姐同級了吧。」

楚凝芷現在的位份是常在,從六品。按照慣例侍寢後升一級應該是正六品寶林,而婉儀位份是從五品。

除非極得聖寵,否則是不會越級晉封的。

趙婉儀這話純粹就是在給她拉仇恨,讓在場的人都注意到她。

果然,此話一出,殿內的氣氛有些變了,眾人的眼神都落在楚凝芷臉上。

陳貴人和沈貴人二人的眼神更是多了幾分嫉恨,同批入宮同樣是侍寢後晉封,出身更是比她高上不少。

如果楚凝芷連晉兩級,而她們只有一級,那豈不是在打她們的臉,說她們不如楚凝芷?

楚凝芷心中冷笑一聲,這才剛開始,便有人按耐不住了。不過她可不打算做軟柿子,既然要爭寵,那遲早都要對上的。

此時低頭豈不是以後人人都能捏她一把?

高位嬪妃也就罷了,暫時不好正面對抗,但一個位分比她高不了多少且不受寵的婉儀,她還不放在眼裡。

楚凝芷心中各種念頭轉過,面上卻是一派淡然,「陛下還未派人傳旨,趙姐姐如何提前知曉?難道是收到了什麼小道消息嗎?」

趙婉儀臉上的笑意凝住了,這話可不能認,認了不是說明她在陛下的寢宮安插人手往外傳遞消息嗎?

窺探帝蹤可是大罪,這種事情誰敢承認。

趙婉儀皮笑肉不笑的說道:「楚妹妹這話從何說起?姐姐不過是猜測一二罷了。妹妹美貌動人,得陛下寵愛也不稀奇。」

楚凝芷也跟着笑:「姐姐這話可說錯了,宮中姐妹誰不美貌動人?」

趙婉儀喉嚨一噎,恨恨的看了楚凝芷一眼,正要說什麼,便聽見太監的聲音:「皇后娘娘駕到。」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