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娘娘明艷動人,宮鬥上位太后 第6章 侍寢_密子小說
◈ 第5章 留宿承暉殿

第6章 侍寢

今日是新人入宮可以翻牌子的第一天,後宮眾人都在盯着誰能成為新人中第一個侍寢的。

是太后的親侄女陳才人,或正二品驃騎將軍之女沈才人,還是秀女中其他的黑馬呢?

勤政殿。

軒景帝批了一天摺子,直到晚上總管太監福全帶着敬事房的人過來詢問翻誰的牌子才停下來。

想着白日里太后的一番話,皇后雖有各種不好,但慧妃一事確實委屈了她,還是要彌補皇后一二才是。

這樣想着,軒景帝吩咐下去,「去承暉殿。」

福全愣了一瞬立刻反應過來。

「是,擺駕承暉殿。」

承暉殿。

皇后已經拆卸了簪環,準備休息。

太后今日重罰了慧妃,也算是全了她的臉面。這讓她一整天心情都十分不錯。

正要歇下,忽然聽見外面太監的聲音。

「陛下駕到。」

皇后一時有些恍惚,趕忙和翠心確認:「是陛下來了?本宮沒有聽錯吧!」

也不怪皇后如此激動。

軒景帝和皇后關係早已惡化,登基這三年除了每月初一十五按慣例宿在承暉殿,其他時候基本不會過來。

「娘娘沒聽錯,確實是陛下來了。」

翠心扶着皇后起身,臉上滿是笑容,激動之情溢於言表。

軒景帝走進承暉殿就看見在殿內福身行禮的皇后,將她扶起後便坐在一旁與她說起話來。

「選秀大典事務繁多,多虧皇后處處費心,皇后辛苦了。」

皇后見陛下好不容易來一次,還張口就是其他女子,心裏有些不高興。

「多謝陛下關心,都是臣妾分內之事,臣妾不辛苦。」

說完想着新入宮的一張張嬌嫩面孔,又有些壓不住醋意說道:「臣妾以為陛下今日會召幸新人。」

軒景帝心中厭煩皇后整日與嬪妃爭風吃醋,沒有中宮皇后的樣子。但想着今日過來是為了安撫皇后,不好在此時下她的臉面。

於是便扭過頭不看她,淡淡說道:「時候不早了,朕也累了,早些休息吧。」

延慶殿。

楚凝芷正倚在床上看書,便見秀芸走了過來。

「陛下翻了誰的牌子?」楚凝芷不甚在意的問道。

「小主,陛下宿在承暉殿了。」

「承暉殿?」楚凝芷有些驚訝,轉瞬又明白過來。

陛下這是在安撫皇后呢,畢竟慧妃目中無人,就差沒把皇后的臉扔在地上踩了。如今太后出面責罰慧妃,陛下自然也要行動起來。

「既然如此,你們也早點休息吧,明日請安肯定又很熱鬧。」

第二天一早,楚凝芷早早就趕到了承暉殿給皇后請安。

但即便楚凝芷已經來的夠早了,進去時仍舊有不少人已經到了。

楚凝芷行禮後坐下,眼神悄悄在殿內眾人的臉上掃過。

皇后臉上的容光煥發擋都擋不住,自然不必再提。

坐在楚凝芷上首的沈才人和陳才人臉色倒都不是很好,眼下的烏青便是用厚厚的粉遮着也能看出幾分來。

想來也是,這二人出身都不低,自詡為新人中的第一人,都以為自己能第一個侍寢。誰成想陛下一個都沒召幸,反而去了一向無寵的皇后那裡,如何睡得着呢?

「你們既然已經入宮,從此便不再是官家小姐而是宮裡的小主了。往後你們一定要和睦相處,恪守宮規、謹守本分,好好伺候陛下,為陛下綿延後嗣,不要有別的歪心思。」

皇后放下茶盞,滿臉嚴肅的說著,只是那眼中的得意卻是藏也藏不住。

「是,臣妾謹遵皇后娘娘教誨。」

其實這樣的話皇后昨日請安時就已經說過了,如今再說一遍不過是在炫耀昨日陛下留宿承暉殿罷了。

大家心知肚明,不過面上誰也不會表露出來,畢竟昨日才剛剛看過了出頭鳥的下場,誰都不想在這個時候觸了霉頭。

趙婉儀看着皇后的臉色出言恭維道:「昨日是新人入宮侍寢的第一夜,臣妾還在猜測是哪位姐妹能拔得頭籌。不想陛下竟一個也沒寵幸,徑直去了皇后娘娘宮中,可見陛下和娘娘感情深厚,真是讓臣妾羨慕呢。」

這樣的恭維十分直白,但看皇后臉上的笑意明顯加深了幾分,顯然是十分受用。

「你們也不必心急,今日想必陛下就會翻牌子了,新入宮總是能輪上侍寢的。」

正說著話,景寧宮慧妃的宮女芙蓉就進來稟報:「啟稟皇后娘娘,慧妃娘娘身子不適,派奴婢前來稟報一聲,今日不來請安了。」

皇后聽見這話笑意頓了頓說道:「既然身子不適,便按太后娘娘的懿旨好好養着吧。」

芙蓉退下後皇后的興緻明顯少了許多,不能在慧妃面前炫耀又有什麼意思呢?

皇后意興闌珊的說道:「時候不早了,都散了吧。」

「是,臣妾告退。」

之後的日子一切都開始按部就班起來。

第一夜皇帝果不其然的翻了陳才人的牌子。

第二夜也不出所料的是沈才人。

第三天是周寶林。

直到第四天終於翻了楚凝芷的牌子。

敬事房的太監早早的就過來通知,一同過來的還有一位專門負責教導新人侍寢的崔嬤嬤。

楚凝芷收到消息是還有幾分詫異。雖然同為常在,但還有一位謝常在家裡官位更高些,怎麼今日是她侍寢呢?

不過她也不在意,侍寢這樣的事自然是越早越好。

一番準備後,楚凝芷換上一襲淺粉色的細紗宮裝坐上了前往勤政殿的轎攆。

轎子停在勤政殿門口,楚凝芷走下來便有一個小太監領着她進了勤政殿後殿。

「小主,福公公讓奴才轉告您,陛下還還在前殿批摺子,請您稍等一會。」

楚凝芷客氣沖他笑笑:「我知道了,多謝公公。」

待太監都退下之後,諾大的宮殿里就只剩下她一個人,有些空蕩蕩的。

楚凝芷坐在椅子上,後知後覺有些緊張。

真的要侍寢了。

雖然她理論知識豐富,但是到底沒有實踐過,還做不到平常心。

不知過了多久,淺淺的腳步聲拉回了楚凝芷的注意力。但她只當作沒有聽見,依舊盯着眼前的燭台。

軒景帝走進來看見的便是這一幕,身着粉色紗裙的少女獃獃的看着蠟燭,搖曳的燭光照映在少女白皙無暇的臉上,彷彿藏身於暗夜之中的精靈,叫人不忍打擾。

軒景帝向前走去,似乎聽見了聲音,女子轉頭向他看來。

烏髮如墨,肌膚勝雪,一雙精緻的桃花眼不動時端莊明艷,彷彿山間精靈。一旦動起來卻平添了幾分嫵媚,更似勾人心魄的妖。

軒景帝腳步一滯,宮裡從來不缺美貌女子,能入宮伺候的無不相貌出眾,慧妃更是出了名的美人,但比起眼前之人卻仍是遜色幾分。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