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拜訪姚寶林

第5章 留宿承暉殿

壽康宮。

軒景帝剛下朝還沒走到勤政殿,就被壽康宮的人請了過來。

太后與軒景帝面對面的坐着,「皇帝事忙,哀家不耽擱你批摺子,就直說了,今早哀家叫人把慧妃的綠頭牌吊起來了,等她身子調養好了再伺候皇帝吧。」

「母后,慧妃的性子確實驕縱了些,但也沒有壞心,母后吊幾日便放她出來吧。」軒景帝也知道慧妃有些過分了,所以也不生氣,笑着說道。

慧妃此舉確實有違宮規,太后出面責罰本也不是大事。

太后看着軒景帝嘆了口氣:「皇帝,哀家知道你心中對慧妃有愧,你心疼她,所以從前的事哀家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曾重罰過。」

「但如今她越發放肆了,新人才剛入宮,她做了這樣一出,置宮規於何地,置皇后於何地?」

「若人人都學了這副做派,後宮還有安寧嗎?前朝後宮千絲萬縷的牽連着,後宮不寧,前朝難道能風平浪靜嗎?」

「你不是普通人,慧妃也不是普通女子,身處皇室便要為人表率。哀家雖不喜皇后小家子氣,但她畢竟是你的妻子,是中宮皇后、後宮之主,你不喜歡她,但該給的體面總是要有的。」

「你就是再憐惜慧妃,也不能一味的縱容她。仔細想想,你從前在王府時有多少子嗣,登基這三年,後宮竟只有一個公主出生,別的不是流產就是懷不上,還不值得你重視嗎?那也是你的孩子呀。」

軒景帝眾多孩子里,只有最小的五公主是登基後出生的,相比從前在王府時確實天差地別。

太后喝了口茶接著說道:「哀家也不會為難她,等到新人穩定下來哀家自然就不會管她了,如此也能磨磨她的性子,對大家都好。皇帝覺得呢?」

軒景帝看着太后頭上的縷縷白髮嘆了口氣,笑着說道:「都是兒子不好,要母后還為兒子操心,兒子往後一定好好約束後宮,不惹母后煩心,此事全由母后安排,甚為妥當。」

太后聽見軒景帝的話,面色終於柔和起來,「皇帝忙着早朝,還沒用早膳吧,用過早膳再回去批摺子吧。」

軒景帝在壽康宮用過早膳又陪着太后說了半晌的話才回了勤政殿。

前腳回到勤政殿,後腳收到消息的慧妃就趕來求情。

軒景帝想着太后說的話,也覺得這幾年對慧妃確實過於縱容,也該責罰一二以正後宮風氣,乾脆就不見慧妃,只叫她回宮去好好休息。

慧妃在外求見半晌也沒能見到陛下,只得面色蒼白的回了景寧宮。

楚凝芷對慧妃一事有了大概猜測,但到底缺少其中細節。繼續猜下去,也不會有什麼進展,索性先丟在一邊,等以後再說。

突然想起還未去拜訪過同住在廣和宮的姚寶林,轉頭問站在一邊的素楠:「姚寶林可在宮中?」

素楠回道:「在的,姚寶林自請安回來便沒再出門。」

楚凝芷又繼續問秀芸:「你對這位姚寶林可有幾分了解?」

秀芸回答:「姚寶林是陛下王府里的老人了,一直不是很受寵愛,去年曾懷過一個孩子,四個月的時候摔了一跤,孩子就沒了。自此,便再沒見過陛下了。據說平日里性情溫和、待下人也寬厚,沒聽人說起過與誰結怨。」

楚凝芷也不驚訝,宮裡若是每個孩子都能平安長大才叫人震驚。

「小產一事是意外還是有人故意陷害?」

「皇后娘娘查了一圈,沒查出是誰做的,便只算是意外了。」

「沒查出來?」楚凝芷這次有些驚訝了。

「是的,宮道上不知從哪冒出來一堆鵝卵石,姚寶林一時沒注意踩了上去當場就摔了。皇后娘娘派人查了幾日,查不出鵝卵石是哪冒出來的,最後只能責罰了負責洒掃的宮人。」

姚寶林是宮中的老人了,位分也比她高,理應她先去拜訪。同時也探探這位姚寶林的底,畢竟同住在廣和宮中,以後少不得打交道。

這樣想着,楚凝芷走出延慶殿,朝着姚寶林住的觀雲殿去了。

觀雲殿中,姚寶林正坐在窗邊繡花,便聽宮女采荷進來稟報:「小主,延慶殿的楚常在過來拜訪您了。」

「楚常在?」姚寶林放下手中的綉樣,眼睛一轉,面上多了幾分笑意。

「請她進來吧。」

楚凝芷走進殿中,抬眼一看,便見一個穿着淺藍色抹胸宮裝的女子坐在椅子上,眉眼彎彎帶着盈盈笑意的看着她。

楚凝芷低頭行禮:「見過姚寶林。」

姚寶林走過來將她扶起,笑着說道:「你我姐妹,何必行此大禮,快過來坐吧。」

「既然姐姐這麼說,那妹妹可就不客氣了。」楚凝芷也笑着回應。

兩人坐下閑談幾句後,便提到了慧妃被罰一事。

「今日請安可把我嚇壞了,太后娘娘真是威嚴。」楚凝芷話里夾雜着一絲驚慌。

姚寶林看着楚凝芷緊皺的眉頭笑了笑,語氣中帶着幾分安撫。

「妹妹放寬心,太后娘娘一向寬和,今日不過是氣急了罷了。」

「也是,這樣的事太后娘娘是該生氣的。」楚凝芷鬆了口氣。

「按我說,妹妹運氣真是好極了,從前有慧妃娘娘在,陛下大半時間都在景寧宮。如今慧妃娘娘調養身體不能侍寢,這不正是妹妹的好時候,妹妹生的如此美貌,還怕不得聖寵嗎?」姚寶林眼睛眨了眨說道。

「如此等到惠妃娘娘再能侍寢的時候,妹妹已經站穩腳跟了,別的也不必擔心了。若能趁此再懷一位皇嗣,那就更加高枕無憂了。」

楚凝芷臉上滿是羞澀:「宮中姐妹容貌佼佼者眾多,我又算得了什麼呢?姐姐快別說了,羞死人了。」

姚寶林笑容更深了幾分:「妹妹害羞什麼,後宮女子想這些都是人之常情。」

「姐姐凈會打趣人,我不理你了。」

楚凝芷羞的滿臉通紅,匆匆跑出了觀雲殿。

姚寶林見狀也不做阻攔,笑着看她跑了出去。

楚凝芷回到延慶殿中,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這姚寶林也並不是如傳言那般溫厚嘛。

表面上字字句句全是好言相勸,實際上,卻挖了一個又一個的坑,引着她去跳。

不僅挑撥她去爭寵,還把仇恨都拉到慧妃身上,想讓她去對付慧妃。

若換成一般的新人,沒準被她挑唆幾句,還就真如了她的意,從此把慧妃當成敵人。

太后才剛剛敲打過後宮嬪妃立了威,這個時候上竄下跳的爭寵,不是找打嗎?別說慧妃了,就是太后也饒不了他。

可惜呀,想拿她當刀,那可是算錯了主意。

不過姚寶林為什麼這麼恨慧妃呢?連新入宮的新人都要利用起來對付慧妃。

難道姚寶林小產和她有關?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