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娘娘明艷動人,宮鬥上位太后 第4章 拜訪姚寶林_密子小說
◈ 第3章 慧妃被罰

第4章 拜訪姚寶林

第二天一大清早,後宮嬪妃就已經齊聚在承暉殿等着給皇后請安。

連慧妃都準時到了,想來也是不敢過於囂張,誤了給太后請安的時辰的。

簡單訓話幾句後,時間就差不多了,皇后帶領眾人前往壽康宮聆聽太后教誨。

「臣妾參見太后娘娘,太后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平身,上茶。」

聽見這話眾人才紛紛起身,依着位份座次各自坐下。

「新人入宮,多了不少新面孔。百花齊放,這後宮就是這樣熱熱鬧鬧的才好,往後你們都要謹守本分,好好侍奉皇帝,為皇家開枝散葉、綿延後嗣。」

「哀家眼裡容不得沙子,那些腌臢手段不要使到皇帝的後宮裡來,否則哀家饒不了你們。」太后看着下座眾人恭敬的神情,眼中多了幾分厲色。

「是,臣妾謹遵太后娘娘教誨。」眾嬪妃行禮應答。

不過話雖如此,其中到底有幾分真心就不得而知了。

便是尋常人家都少不了妻妾鬥爭,更遑論是世上權力富貴最為集中的皇宮呢?

都是場面話罷了,幾分是真、幾分是假大家都心知肚明。

緊接着太后便提起了昨夜慧妃截胡呂才人恩寵之事。

「慧妃,聽說昨日你身子又不舒服了?」

「多謝太后娘娘關心,臣妾的身子是老毛病了,今日已經好多了。」慧妃面色恭敬的回答。

「哀家看你臉色還是不好,想來還沒好全,既是老毛病了更該重視起來,病情老是反覆身子怎麼受的了呢?」

「從今日起你就好好養着,太醫院的章太醫醫術甚好,哀家已吩咐了他給你醫治,你且好生調養身子,皇帝那邊不用擔心,待你身體好了再去伺候就是了。」太后慢條斯理的說著。

慧妃臉色一下子變了,趕忙起身行禮。

「臣妾的病不嚴重,已經大好了,不影響伺候陛下,就不勞煩章太醫了。」

調養身體,什麼時候才能調養好呢?

章太醫是太后吩咐的人,一切都聽太后的,自然太后什麼時候說她身子好了她才能好,若太后一直不鬆口,她豈不是一直不能侍寢了?

太后看着神色慌張的慧妃,不疾不徐的喝了口茶,「慧妃不必擔心,皇帝那邊哀家會派人說明的,你安心養着吧。」

說完不待慧妃說話又看向底下面色各異的其他人,「你們也要照顧好身子,好好伺候皇帝。行了,時候不早了,都回去吧。」

「臣妾告退。」眾人壓下臉上的情緒,恭敬的行禮退下。

慧妃還想再說什麼,太后卻已經面無表情的轉身離去了。

楚凝芷走在回宮的路上,心中疑惑,事情的走向怎麼會是這樣的?

按秀芸所說,太后對慧妃的處罰向來是不痛不癢的,怎麼這次突然如此嚴厲。

直接不許慧妃侍寢,甚至連時間都不定下來,還不知要罰多久。

這種宮裡上下全都知道的事,秀芸的消息是不會錯的,若是有意欺瞞那就更不可能了。

不說救命之恩,秀芸的父親如今還在楚家的醫館裏坐堂呢。秀芸從小就沒了親娘,和她父親兩個人相依為命這麼多年,感情深厚,絕對是舍不下的。為著她爹的命她也不敢背叛。

太后從前為何對這種有違宮規的事輕飄飄放過?

為何這次突然又嚴厲責罰呢?

陛下從前寵着慧妃,這次又會是什麼態度呢?

此事處處透着疑點。

楚凝芷想着想着便已回到了延慶殿,索性便叫了秀芸進來問話。

「今日慧妃的事你可知道了?」

「已經聽說了,慧妃被太后娘娘責令養病。」

楚凝芷也不奇怪,宮裡的消息在奴才之間傳的是最快的,前腳發生後腳就人盡皆知了,畢竟只有消息靈通才能更好的避開禍端,否則連死都不知道是得罪了誰。

「你是怎麼看的?」

「奴婢覺得或許是太后娘娘在立威,同時也警告新入宮的小主們謹守宮規,畢竟連慧妃娘娘都被如此責罰了。」

「立威不假,警告也不假,但絕不止如此。若只為這個,太后明明有更好的辦法,一定還有別的事在裏面。」

會是為了什麼呢?

陛下在其中又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呢?

楚凝芷手指在桌子上滑動,心裏不斷思索。

「你把你知道的有關慧妃的事再仔細說一遍。」

「是。慧妃是先帝還在時就以側妃之禮迎進王府的,一入府就十分得寵,多年無子也並未影響分毫,後來終於生下了三公主。」

「陛下登基時慧妃還懷過一個孩子,已經四個月了,只是那個孩子沒能保住,被當時住在昭仁宮的蘇貴人給害了。」

「三公主是在陛下登基前一年出生的,陛下登基時慧妃已有孕四個月,也就是說慧妃出了月子才幾個月就又懷上了?」楚凝芷腦中彷彿有靈光閃過,一閃而逝。

「的確如此。通常情況下女子出了月子就有懷孕的能力了,只是懷孕生子損耗不小,得養一段時間才能懷上。」

「也就是說慧妃能懷上就說明她身體很好,並不是不好受孕的人,那為什麼之前幾年都沒有懷上呢?」

「小主的意思是慧妃她……」秀芸猛的抬頭看向楚凝芷,剩下的話驚駭的不敢說出來。

如果當真如此,那有本事對出身高門又深受恩寵的側妃娘娘下手的,就只有那三位了。

「你昨天說過慧妃經常截胡別人恩寵,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奴婢聽桂嬤嬤提起過,剛開始是懷三公主的時候,慧妃時常說肚子不舒服請陛下過去。」秀芸低着頭,仔細回想着桂嬤嬤說過的話。

「小主是懷疑慧妃小產與太后有關?」素楠為楚凝芷端了一杯熱茶問道。

「如今尚不清楚,不過太后定然不會完全不知情就是了。慧妃在宮中如此放肆,陛下也縱着她。太后不是軟弱的人,對此卻只是輕飄飄的斥責幾句,本就不合常理,其中必有內情。」

楚凝芷心中駭然,皇家鬥爭果然不是小打小鬧,連有血緣關係親生血脈都可以捨棄,可以利用。

她不斷告誡自己,既已入宮,一定要步步謹慎、處處小心,絕不能相信任何人,包括她未來的枕邊人。

「如今太后下了重罰,想必也是忍夠了。只是陛下的態度就有意思了,陛下縱着慧妃這麼多年,慧妃這次被責罰必然會去找陛下求情,不知道陛下會是什麼態度呢?」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