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誘他溺寵,夫人嬌軟嫵媚,權臣日日掐腰吻》 第5章

第2章 系統獎勵

她起身收拾三件衣服,背着包裹跑出小院子,離開她生活十幾年的家。一路狂奔到街道,接下來她要去哪裡呢。她感到迷茫,無措又害怕。一記撕.裂的馬叫越來越近,「快閃開!快閃開!」…《誘他溺寵,夫人嬌軟嫵媚,權臣日日掐腰吻》第5章免費試讀雲盈夏擔心孩子受到傷害,連忙往後退,卻不料摔倒在地,一時起不來。「住手!」大門被人大力推開,幾個人氣勢洶洶跨步進來,為首的便是賀武。雲盈夏眼神下意識往賀武身後去,沒有看到熟悉的身影。雲母不明白這些人幹什麼,手裡緊拿棍子:「你們是誰?貿然闖入民宅,是犯法的!」賀武看一眼雲母,低頭把雲盈夏扶起來,又很快拉出距離。雲盈夏心裏疑惑,難道是大人派他們過來接自己走的?但是這樣會不會不好,要是傳出去,自己以後如何自處,名聲肯定臭了的。「哦,實在抱歉,這位雲姑娘不久前救了我家主子,便讓我們送些禮來答謝雲姑娘。」賀武拿過一些衣服首飾,送到雲盈夏面前。同時雲盈夏也鬆了一口氣。雲母看到後,驚了:「這,這怎麼好意思,我們盈夏從小心善,使不得收這麼貴重的禮物。」賀武笑道:「姑娘可一定要收下,不然我們回去不好交代。」雲盈夏看向雲母一直覬覦衣服的眼神,她正要拒絕。「那我就代女兒收下了,幾位公子回去也好交代。」雲母抱過禮盒,雙眼肉眼可見的興奮。等賀武等人離開後,雲盈夏關上門,紅着眼回頭:「娘,你為何要收下陌生人的謝禮?」「說是你的謝禮,我還不能收?」雲母不悅地看向她,皺起眉:「你在責怪為娘自作主張,不應該替你收這個禮?」雲母再次拿起小粗棍,步步靠近她:「長大了,翅膀硬了,我的事你也敢指手畫腳?」「我沒有指手畫腳,我…..」雲盈夏眼眶一紅,想要解釋,卻發現無從解釋。她往旁邊躲,但這裡位置太窄,她沒法繼續閃躲。「娘。」雲母身後不遠處的房門打開,是雲景被吵到,不耐煩開了門,此時站在門口,正遠遠看向這邊。雲母見到一家棟樑出來,臉色大變,笑嘻嘻帶着關懷的問:「景兒,是不是餓了,為娘給你準備了些包子,我這給你拿過去。」「不用了,我拿了,還有別總在家吵吵鬧鬧。」雲景看一眼雲盈夏,轉身關上房門。「好好,你別生氣。」雲母看他關上房門,轉眼怒瞪雲盈夏,指着她的腦袋小聲道:「快給我去磨黃豆去砍柴,沒有做完不許睡覺。」「可是娘,我今天送完貨又救了人,我有點累,使不上氣來。」雲盈夏見雲母對待大哥和自己的轉變,鼻子酸了酸,躲開雲母的手指。「使不上力?我看你就是太懶,什麼都不想做,我供你吃喝拉撒,哪一樣不需要銀兩,不就讓你干點粗活,推三阻四,你連你妹妹都不如,她還會替我收拾屋子,你呢,會做什麼?你大哥歲科兩試在即,你就吃飽沒事幹找事是吧?」雲盈夏被她指着鼻子破口大罵,從小到大皆是如此森*晚*整*理,只要惹娘不順快,便被逮住打罵,等她罵累了打累了,就停下了。可如今卻不一樣,她原本可以忍着,把氣吞下,可她實在心裏難受,雲母的話像萬千個刀子,狠狠扎進心裏,比她的粗棍打在身上還要疼。雲盈夏顫抖着唇:「對,我就是太懶了,娘,我懶到每天起早貪黑,洗衣做飯,粗活累活都是我來干,店裡忙不過來還要我去送貨,妹妹不就是替你收拾一下屋子,就得你如此誇獎?那我呢,你可記得當初是你不讓我進你屋的!」「你敢頂嘴!」雲母一巴掌扇過去,氣得臉色發紅。雲盈夏捂住火辣辣的臉,咬住唇忍住沒哭:「我怎麼就頂嘴了,娘,你摸着良心想想,大哥要科舉,我們一家子等着他出息,那妹妹呢?她做了什麼?從小到大,她就像你和爹手中的寶貝,做不得粗活,幹不了累活,全都推給我來做,我是懶,那雲冬兒就是廢物。」「住口,瞧瞧你這幅刻薄的嘴臉,像是做姐姐會說出的話嗎?」雲母氣得再次舉起手。「這大晚上的,打什麼孩子?」雲父聽到動靜走出來,看一眼憋屈倔強的雲盈夏,拉過雲母:「有什麼事明天再說,要是吵到雲景了,怎麼辦?」雲盈夏以為爹會安慰自己,誰知爹勸完雲母,臉轉了過來,眼神不悅:「還有你,明知道你大哥需要安靜,你就因為一件小事惹你娘生氣,像什麼話!」「不是我的錯,憑什麼說我。」雲盈夏繼續反駁,手指緊緊握着。從小到大,雲冬兒最得爹娘寵愛,哪怕坐在那裡不動,都會被誇聽話乖巧,而她忙裡忙外只得一個正眼,得到一句今天還算勤快。她以為爹娘喜歡雲冬兒那樣的孩子,也學着乖巧的坐着,結果換來的是一頓打,甚至她幹活干晚的時候,飯菜不給她留,只有爹看不下去,會給她兩個饅頭吃。而現在呢,她乖巧懂事這麼多年,臟活累活都干,也換不來爹娘一個關懷。「雲盈夏,聽話,快跟你娘道歉,道完歉回去睡覺,」雲父也困了,語氣不太耐煩:「以後別說雲冬兒,她從小身體不好,心思單純,你這麼說她,她會傷心難過的。」雲盈夏直直看着雲父,沒說話,而雲父伸手過來拉她,被雲盈夏一把推開,再也強忍不住哭出來。「我沒錯,我憑什麼道歉,難道只有雲冬兒是你們的女兒,我不是嗎!」「雲盈夏!」雲父臉色一變,呵斥她。雲盈夏哭着跑回屋子,用力把門關上反鎖,她蹲下身來,緊緊抱住自己。「我看這死丫頭就是故意的,跟我們吵架就不能幹活了!我們辛苦供她吃供她喝,到頭來還怪我們不是,」雲母怕吵到雲景,走到她門前低聲怒罵:「不出來幹活就死在裏面。」雲父小聲拉住她:「行了,別吵了,等會雲景生氣,看不下書可怎辦?還有冬兒還在睡覺。」雲父的話,是最傷人的,雲盈夏渾身顫抖,其實她早已習慣不是嗎?再說爹也沒有那麼不堪,雲母再過分頂多打罵她,爹至少會留飯給自己。他們只是沒有像對待大哥和冬兒那樣,傷心難過了會過去哄着,會偷偷買他們愛吃愛玩的回來。她哭着拿出懷裡的銀兩,這些銀兩是為自己謀個後路,哪怕可能被娘吊起來打,也不能交出去。她起身收拾三件衣服,背着包裹跑出小院子,離開她生活十幾年的家。一路狂奔到街道,接下來她要去哪裡呢。她感到迷茫,無措又害怕。一記撕.裂的馬叫越來越近,「快閃開!快閃開!」雲盈夏來不及閃躲,受驚高馬被人用力拽起,那高空的馬蹄猛踩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