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娘娘明艷動人,宮鬥上位太后 第10章 慧妃的算計_密子小說
◈ 第9章 曹常在的拜訪

第10章 慧妃的算計

弄雨閣里,陳貴人用力的撕扯着手裡的絹帕,嘴裏不停的咒罵楚凝芷。

原本聽說陛下往後宮裡來,她滿心歡喜。以為有太后的關係在,今夜必然是她侍寢。哪知陛下竟然直接留在了廣和宮。

陳貴人自詡美貌,又有太后的支持,本以為入宮之後便能寵冠後宮,一舉生下皇子,成為下一個太后。

誰知道半路殺出一個楚凝芷來,竟然截了她的恩寵。

陳貴人的眼中溢出幾分恨意來。

第二天楚凝芷醒來時已經日晒三竿了,嗓子乾澀的叫素楠端了一盞茶來喝了才緩過來些。

「什麼時辰了?」

「已經巳時初了,陛下走前特意囑咐過了,讓您安心睡着,不必叫您起來。」素楠看着楚凝芷身上遮不住的痕迹臉色羞紅。

聽見這話楚凝芷就放心了,重新躺下又歇了半個時辰才起來。

素馨從殿外走進來小聲說道:「小主,昨天夜裡春雨悄悄的跑了出去,奴婢一直跟在她後面,看見她進了景寧宮的側門,待了一刻鐘之後才出來。」

延慶殿中的六個宮人除了素馨和素楠她從宮外帶進來的之外,剩下的都是宮裡的人。

秀芸通過桂嬤嬤主動申請調過來的,其他三個都是內務府撥過來的。

兩個太監叫德坤和薛齊,而另一個宮女就是春雨。

德坤從前是伺候劉太妃的,劉太妃故去之後就安排到延慶殿了。薛齊以前是花房伺候花草的,春雨則是御花園的洒掃宮女。

三人明面上的關係秀芸早就打探過了,都是乾乾淨淨的。

但宮裡關係錯綜複雜,暗地裡到底是誰的人就不一定了。

楚凝芷對這三人從來就沒有相信過,吩咐素馨一直盯了這些天,終於有人露出馬腳了。

景寧宮如今只住了慧妃和一位劉寶林。

這春雨,來頭不小啊。

劉寶林是慧妃的附庸,唯慧妃馬首是瞻,春雨無論是過去見誰的,都一定是慧妃的人。

「春雨沒發現有人跟着吧?」楚凝芷問道。

「奴婢跟的很小心,只是遠遠墜在後面,春雨不會發現的。」

「那就好,你繼續盯着她,別被她發覺了,這顆棋子以後或許有大用處呢。」

「另外兩個人呢,有什麼動靜嗎?」楚凝芷繼續問道。

「沒有,德坤昨夜值夜,一直在殿外守着。薛齊回了房間後就沒再出來過。」

「好,我知道了,盯了半宿你也累了,快去休息吧,今日你不必當值了。左右也沒什麼事,有素楠和秀芸就足夠了。」

「是,奴婢知道了。」

今日天氣極好,太陽曬在人身上暖洋洋的。

楚凝芷便命人將窗邊的貴妃榻擺到外頭,抱着被子歪在貴妃榻里曬太陽。

正在楚凝芷被太陽曬出了幾分睡意的時候,素楠走了進來。

「小主,臨照宮的曹常在來了,說是前來拜訪您。」

楚凝芷一愣,無緣無故的她過來做什麼?

懶洋洋的坐起身說道:「讓她進來吧。」

不一會兒,便見一個身形苗條、五官清秀的女子步履輕快地走了進來。

「參見楚寶林。」曹常在笑着向楚凝芷行了個禮。

但楚凝芷卻看到了她眼底飛快閃過的一絲嫉恨。

她跟着笑笑:「曹常在快起來吧,請坐。」

「素楠,上茶。」

素楠很快便奉上了一杯熱茶。

曹常在順手接過喝了一口誇讚道:「楚姐姐這裡的茶就是不一樣,比我宮中的好了不知道多少。」

「曹妹妹若是喜歡我命人包些給你帶着。」楚凝芷捧着茶杯說道。

「那就多謝楚姐姐了。」

「聽說昨日陛下宿在姐姐宮裡了?」

得了,來者不善。

楚凝芷有些不耐煩應付她,昨夜被軒景帝折騰了半宿,到現在還沒緩過來。

她要是有正經事或者真心過來閑聊也就算了,這明顯是沒事找事,另有算計。

楚凝芷實在是不願意陪着她折騰。

「曹妹妹倒是消息靈通。」楚凝芷放下手裡的茶盞。

「不是妹妹消息靈通,如今宮裡誰不知道陛下對姐姐的寵愛呢?為著姐姐還發落了御膳房的奴才。」

「妹妹嘗嘗御膳房新送來的水晶糕。」楚凝芷把桌上的糕點往她那邊推去。

曹常在捏起一塊咬了下去, 「這水晶糕味道可真不錯,果然御膳房如今對姐姐十分上心呢。」

吃都堵不住你的嘴。

楚凝芷懶得和她虛以委蛇,乾脆加了把火。

「是嘛?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昨天陛下賞的吧。」

「我其實不大喜歡這種甜膩的糕點,妹妹若是喜歡,走的時候都帶回去就是了」

曹常在的臉有一瞬間扭曲,本就不大真實的笑意險些維持不住,雙手狠狠攥住了衣角。

半晌才終於整理好情緒,重新擰起笑臉,又找話題打探:「姐姐頭上戴的步搖可真是精緻,可是從前陛下賞賜的?」

楚凝芷臉上滿是漫不經心:「或許吧,我也不大記得清了。隨便從庫房裡找出來的,應該不是陛下賞的吧。」

曹常在張了張嘴,卻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只能低頭猛地喝了口茶。

楚凝芷看了她一眼也不說話,只自顧自的喝着茶。

寂靜的氣氛維持了半晌,曹常在終於忍不住開口告辭了。

走出延慶殿的大門還忍不住回頭瞪了一眼,眼裡是藏不住的嫉恨,心中暗罵了一句狐媚子,顯擺什麼,等我等了聖寵,你這些算什麼?

曹常在終於走了,楚凝芷放鬆下來,又重新躺回貴妃塌。

這樣的應付可真累人,字字句句全是對她的窺探,沒一個字帶着好意。

想要皇帝的恩寵就衝著皇帝使勁啊,朝她這使什麼勁。

素楠有些疑惑的問道:「小主,曹常在在這說了半天的話是想做什麼呢?」

楚凝芷笑笑,「還能因為什麼,不就是想常來我這,好能碰見陛下嗎。可惜她的演技太差了,頭一次過來就急着打探消息。」

心中感嘆又覺得諷刺,困在後宅里的女人每天想的都是爭奪一個男人的恩寵。她一共才侍寢過兩次,就有人巴巴的湊了過來,多麼可笑的世道。

晚上軒景帝沒再過來,而是去了昭慶宮的婉嬪那裡。

楚凝芷也不在意,本來也沒覺得他還會過來。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