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信子香第1章 只有右臉的梅在線免費閱讀

風信子香第1章 麥爾山田地在線免費閱讀

「那一天,我同時失去了我的雙親和我的左臉。」

名為梅的女孩苦笑着,看着眼前認真聆聽的巴迪。外面雨聲滴滴答答,月光散落到地上,肌膚間感到一股冷意。

正如她所說,梅的左臉上毫無生氣。皮膚猶如融化的乳膠一般,扭曲猙獰。在本該裝有湛藍眼睛的眼眶裡,只有積年累月的灰塵。掛在她身上的是一些單薄的衣裳,撕裂的傷口布滿她全身。在這破敗不堪的軀幹里,承載的卻是一個純潔無瑕的靈魂。

「你之前說過我眼睛很好看是嗎,巴迪。」梅低頭輕輕說道,「那是我父親賜予我的眼睛,媽常這麼說。」巴迪點點頭。他是位身材高大的男人。梅為他取名巴迪,因為他從未開過口告訴她他的名字,因此,關於他的身世也是一個謎。

是巴迪將梅從廢墟中救起,也是巴迪為她提供了住所與生活的來源(雖說並不穩定)。從那日之後,他倆便結伴而行,成為了令鎮里閑人津津樂道的鬼故事素材。巴迪那比常人扁平許多的鼻子和他半瘸的右腿,使他成為橋下眾多乞丐中怪異的存在。現在又加了一個年輕的毀容女孩,更是讓人越覺奇怪。

同為無家可歸之人,他們都是時代的廢棄物,都是被戰爭無情拋下的流浪兒。大國紛爭,哪兒還有他們平民苟延殘喘的空間?人們全都擠到像福來鎮這樣偏僻的地方來了。因為平時也沒人管控,所以鎮上的環境一直很差。犯罪搶劫是常有的事,居民們也因此養成了冷淡待人的習慣。

梅恨這世上的所有人,但她不恨巴迪,也不恨她的父親,更不恨她的母親。

她以前可不是這樣的啊……她以前是什麼樣的呢?梅自己也記不清了。關於家庭的記憶似乎在慢慢淡出她的腦海。

「從什麼時候講起呢,巴迪?」女孩眨着獨眼注視着男人。

「那就講好久之前,搬家的那個故事吧……」

雨下的愈發得大了,強有力的雨點似乎要透過他們頭上簡陋的屋頂,穿進人的身體來。

雨下的愈發的大了,強有力的雨點似乎要透過他們頭上生鏽的鐵皮,傳進人的身體來。

鐵皮火車內人聲鼎沸。幸運的人坐在位子上,沒那麼幸運的人擠在僅剩的空間里。車廂里混雜的是汗臭味、鐵皮的金屬味和不知從哪兒傳來的深邃的腐臭味。

幼小的梅和父母擠在人群中,手裡緊緊攥着行李。

「我記得,我們從很遠的地方來。後來**和別國打了仗,蔓延到村莊附近了,就只能搬去遠些的地方了。」梅低沉地對巴迪說。

「小時候的家已經不太記得了,但是從老相片里還看得到以前的房子。之前的房子是父親一磚一瓦建起來的,鄰居們也有幫忙。

「我記得,我們家的花田特別美,是媽親自打理的。父親說,她很擅長這方面的工作。

「花田種了許多許多的風信子,是父親種的。父親很愛風信子這種花,說它淡雅可愛。」

每當初春時候,風信子便團團地開花了。藍的、紫的、粉的……梅記得特別清楚。花海在暖陽下綻放,媽立在田中笑着,跳躍的髮絲在陽光下被映成了棕色,看上去就如風信子的花瓣一樣柔軟。

那樣可愛愛笑的媽,又是什麼時候變的呢?記憶實在模糊了。

鐵皮火車向前驅動着,在鐵軌上發出尖銳刺耳的摩擦聲。孩童哭鬧聲不斷,梅立在人群中,緊緊攥着父親的衣角。她膽小地看向他。

他向下低頭,朝她溫柔一笑,水晶般的眼眸中閃爍着光芒。

「花田,再見了。」梅在心中默默道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