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9章(2)

/p>

他家女帝娘子外表冰冷,內在腹黑啊!

她大帝我玩不過她。

既然玩不過,那就躺平享受。

於是他乾脆也不動了,直接往那凌亂的床上一躺,閉着眼睛的模樣,就好像是在對女帝大人說,你想要,你自己來。

然而。

等了半天,卻不見香風襲來。

再次睜眼時,發現女帝大人已是走到梳妝台前,將粉黛卸下,褪去了一襲火紅霸氣的長裙,換上了一套更加適宜睡覺的紅色睡裙。

睡裙不長,正好齊膝,露出那一截光滑白嫩的小腿。

看到這,寧天抽了抽嘴角,從床上起了身。

完蛋…

被自家女帝娘子拿捏了。

「哎。」

「都是沒實力惹的禍啊。」

寧天嘆了口氣,若有實力的話,最起碼就能想幹什麼都幹什麼了,比如抱着女帝大人狠狠的…閱覽詩經絕學了。

「還我。」

這時。

一陣香風襲來。

寧天抬起頭,便看到一隻纖細玉手攤在自己面前,絕美的女帝大人正盯着自己看。

「?」

寧天投去不解的目光。

「本帝的…」女帝大人咬了咬銀牙,話音頓了頓,方才是聲音清冷的說道:「本帝的清白布…」

聽到女帝大人清冷的聲音,寧天眨了眨眼睛,盯着她那絕美的臉:「娘子,不得不說,你素顏好像比你略施粉黛下還要好看。」

「不要轉移話題,本帝的清白布。」

「呼…呼呼…」

寧天翻身,被子一蓋。

「寧天!」

「呼…呼呼呼…」

「呼嚕…呼嚕呼嚕呼嚕。」

「呼呼呼…」

接下來,不管女帝大人說什麼,回應她的,永遠只是某個傢伙的呼嚕聲。

看着被窩裡某個裝呼呼大睡的傢伙,女帝大人撅了撅嘴:「小偷…」

翌日。

寧天睡到了日上三竿,等到懷中香軟嬌軀掙脫了懷抱後,他才揉着睡眼惺忪的眼,漸漸醒了過來。

「醒了?」

女帝大人已是換上了那一襲火紅霸氣的長裙,雙手抱住傲然的胸懷,看着被窩中的寧天。

「……」

寧天沒有回應,朝被子里縮了縮。

看到這一幕,女帝大人又氣又感到好笑,接着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方才清冷地道:「本帝的清白布就放你這了,妥善保管,若是丟了…」

「哼!」

「拿你試問!」

「遵命,娘子!」

聞言。

寧天這才從被窩中探出頭來,看着女帝大人,沖其嘿嘿笑道:「嘿嘿,娘子啊,我覺得我睡了一覺,我又行了,要不…昨晚的洞房花燭,現在補上?」

「晚了。」

女帝大人面無表情。

「哦?」

「那你就不期待?」

寧天湊了過來,嘴角掀起一抹壞笑。

「呵,齷齪之事,有什麼好期待的?」

「是嘛?那你發誓?」

「哼!」

女帝大人冷哼一聲,俏臉下意識往旁邊一別:「本帝從不騙…」

不過話還沒說完,她似是意識到了什麼,立馬將俏臉擺了回來,冷聲道:「本帝為什麼要聽你的…嗚嗚嗚。」

話音未落。

眼前。

少年帥氣帶着壞笑的臉龐放大。

下一刻,唇齒相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