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8章(2)

煉製的那顆毒丹之上。」

中年男子目光微沉,落在了一道光幕人影之上,彷彿他似是這個聊天群的管理員,能無視那一層光幕一般。

「胡說!」

伴隨中年男子話音落下。

一道光幕人影頓時就炸了,蒼老憤怒的聲音響起。

「老夫煉製的丹無人能解!就憑老夫是天穹域煉丹第一人,老夫可以放心的告訴你們,此丹吃了,哪怕是大帝,一個不慎也會中招!沒有一年半載,根本無法恢復,無葯可解!」

他蒼老的聲音中滿是自傲。

聽聞此話,周圍光幕人影眯了眯眸子,默默的離他遠了一些。

玩毒的必須離遠點。

鬼知道什麼時候就給你下毒了。

「哦?」

「是么?」

中年男子譏笑道:「那丹盟主又如何解釋,女帝服用了你的毒丹,卻安然無事?實力不僅沒有受損,實力甚至還有所精進?」

「這…」

蒼老人影頓時被懟的啞口無言,惱羞成怒:「哼!肯定是老小子騙了老夫,他壓根沒喂毒丹!老夫現在就去質問他!」

說完。

那光幕人影嗖的一下消失不見,顯然是下線了。

「諸位不必理會。」

看着憤憤離線的丹盟主,中年男子面帶微笑,衝著眾人微微一笑。

「殿主倒是不慌。」

第二個說話的光幕人影看了那中年男子一眼,語氣似乎有些發酸。

清瑤仙子道:「殿主作為天穹域最強者自然是不慌的,那洛無情再怎麼修鍊,也對殿主構不成太大威脅,殿主飛升,指日可待。」

周圍,頓時投來羨慕目光。

「此言差矣,我輩修士,總得努力上前不是么?沒有什麼是註定的。」

中年男子擺了擺手,輕笑道。

「不過,我知曉諸位的慌張,若飛升之時到來,那天魔教女帝必定會搶走諸位一個席位,你我都是同一個時代的強者,自然是不願被一個後來者奪之。」

「我倒是有一計,就是不知諸位願不願聽?」

「殿主請說。」

「殿主,請。」

周圍眾光幕人影目光立馬看了過來。

感受到眾人目光,中年男子不急不緩的說道:

「現在除掉天魔教女帝並不是一個好時機,這大帝之位她是勢在必得的,若此時出手,就會落得魔劍等人一般的下場。」

「魚死網破,反而得不償失。」

「眾所周知,大帝劫一共有九劫,一劫更比一劫強,前幾劫太弱,會讓女帝有魚死網破的機會,而後幾劫雖強,但女帝實力經過大帝劫洗禮也會變得很強,那時出手也不穩定。」

「所以。」

「咱們可折中,選第六道大帝劫,那時大帝劫相對很強,女帝也相對較弱,群起攻之,必能使其隕落。」

「……」

眾光幕人影一愣,沉默了片刻,眼睛方才是漸漸亮起。

這倒是一個最穩妥的辦法了。

現在讓他們上,他們又不敢拼盡全力,生怕自己是被換掉的那個。

「那殿主留給我們還有多少時間做準備?」

「女帝天賦妖孽,就連我也不如,依我推算,最多不過兩年時間,她便能達到六劫境。」中年男子沉吟片刻後回道。

「才兩年?」

眾光幕人影瞳孔微縮,紛紛感嘆女帝天賦如妖孽。

不過。

兩年么?

兩年時間也好,免得夜長夢多,有了變數!

——

【點點催更,激發小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