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足足過了半個時辰後,天魔教大殿中就連空氣中都飄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所有逼宮的魔道勢力強者已是被盡數斬殺!

這也不得不讓寧天感嘆自家娘子的殺伐果斷。

不過殺伐果斷是好事。

對於這些逼宮勢力強者他可一定都不同情。

若不是今日自己穿越而來,成為了變數的話,遭受苦難的就是女帝大人和天魔教眾人了,所以這些人自然該殺。

「女帝大人,所有逼宮勢力強者已被誅殺!」

很快。

文明禮貌的大長老便是前來稟報。

看着一襲玄衣,鶴髮童顏,有着仙風道骨的大長老,寧天不由感嘆,這大長老簡直符合他對前世所看過的小說中那些名門正派大長老的模樣。

看來…

就算是魔道,也不能一概而論嘛。

他心頭微微呢喃。

下一刻。

一道蒼老的罵罵咧咧的聲音在他腦海中響起。

【草草草草!爽啊!都給老夫殺完了!這些敢逼宮的狗雜種,居然敢趁着女帝大人不備敢對我天魔教動手!真是弄不死你的,還有什麼狗屁玄帝,再出來一個老夫罵一個,老夫丟的可能是命,但你被罵的可能會沒馬!】

寧天:「……」

「嗯…?」

「寧公子這是何故盯着老夫看?」

大長老不解的看着寧天。

他心中對這位寧公子也是極為複雜。

明明是魔劍宗之人,卻幫助他們天魔教渡過危機。

明明是魔劍宗外門打雜弟子只是一個戰力不過五的武者渣渣,卻是將一尊帝境強者鎮殺,這簡直不可思議。

明明他奪取了女帝大人的第一次,可女帝大人卻似乎並沒有要殺了他的跡象。

要知道,女帝大人可不是那種隨便的女人,清冷高傲,對待哪怕在優秀的男子也是如此,從不僭越。

「沒什麼,大長老挺…挺有禮貌的,哈哈…」寧天道。

「多謝寧公子誇獎。」

大長老拱手道謝,又轉頭看向一襲紅裙的倩影,詢問道。

「女帝大人,魔劍宗等殘留勢力作何處理?」

洛無情沉吟片刻,眯了眯眸子:「有罪者一律抹殺,無罪者…用魔劍宗的底蘊發點錢財,各自遣散回家吧。」

「是。」

「女帝大人。」

大長老點了點頭。

而等天魔教眾人清理完戰鬥後的殘骸,女帝大人將他們召集了起來,簡單說了一些事情後,又隆重介紹了一下寧天。

這讓天魔教眾人有些驚愕。

沒想到女帝大人真將這帥氣少年當成了夫君了。

不過眾人也沒意見,對寧天更是充滿了好奇,畢竟以武者實力鎮殺帝境強者實在是匪夷所思,就算是放在整個玄天大陸恐怕也是第一例也是僅此一例!

在女帝大人召集天魔教眾人時,寧天的目光也在四處打量,似是無聊的亂看。

可當他的目光落在一個老者身上時。

眉頭卻是不由皺了起來。

但也沒有多說什麼,很快目光略過,看向了別處。

等女帝大人開完會。

她立馬朝着寧天走來,與此同時,一眾長老也是跟了過來,向他道謝,畢竟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今日雖然發力的是女帝大人,但真正的轉機卻是眼前這個少年。

「諸位長老不必客氣,以後都是一家人。」

寧天輕笑着擺了擺手。

目光掃視眾人,剛剛他所看到的老者似乎並沒有過來。

「哈哈。」

「也是,畢竟寧公子可是女帝大人的夫君,也相當於是我天魔教的一份子了,自然是一家人。」大長老哈哈一笑,周圍眾長老也是笑着附和。

眾人都有些感慨。

魔劍宗等勢力逼宮不成,反而還讓天魔教更加坐穩了魔道魁首之位。

女帝大人也因此喜得一個夫君。

真是人生無常,大腸包小腸。

「寧公子,方便透露一下你的具體實力么?」

這時。

大長老忍不住問道,天魔教其他長老也不由看了過來。

雖說之前都傳聞寧天只是魔劍宗外門打雜弟子,但從剛剛的表現來看,他們很難不懷疑,寧公子其實也是一尊帝境強者,只不過是蟄伏在魔劍宗當個老六。

畢竟…

武者鎮殺帝境強者,小說都不敢這樣寫。

若真這樣寫,他們很難不懷疑當時作者的精神狀態。

亂拳打死老師傅那一套說法在他們修鍊界壓根行不通。

「這個么。」

聽到他們這麼問,寧天頓時嚴肅起來:「既然你們都這麼問了,那我就不得不告訴你們了。」

「公子請說。」

看到他這幅嚴肅模樣,大長老等人正襟危坐,像個等待受教的學生。

「正如你們所見,我表面是武者,但實則不然,我內在也是一個武者。」寧天滿目嚴肅,一本正經的說道。

大長老:「……」

天魔教眾長老:「……」

武者?

老夫信你個鬼?

眾長老投去懷疑的目光。

「天地可鑒,眾所周知,我寧天從不騙…呃,我向來誠實。」

看着眾人懷疑的目光,寧天下意識的就要說出自家女帝娘子的口頭禪,可立馬便感受到一道冰冷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於是他立馬改口。

「不用看了,他沒說謊,他的確是武者境界,還是武者四星。」

一旁的女帝大人清冷的聲音響起。

武者四星?

寧天眉頭一挑。

好傢夥,一星等於一戰力唄?

難怪自己戰力不過五。

「這…」

聽到女帝大人都這麼說了,天魔教眾長老面面相覷,這武者境鎮殺帝境簡直匪夷所思,再說了,若真有這本事,怎麼可能才武者境?

「他天賦不差,應該是體質導致的無法修鍊。」

女帝大人抓起寧天的手,微微感知了一番後說道。

「體質問題?」

「那怎麼辦?那我以後豈不是無法修鍊,只能吃一輩子娘子的軟飯?」寧天語氣無比的沮喪,但掀起嘴角卻比AK還難壓。

「聽起來,你好像並不難過?」

女帝大人眯起的眸子看了看他那掀起的嘴角。

「咳,難過。」

寧天乾咳一聲。

「放心,你既然是本帝夫君,本帝便會治好你的體質問題,無法修鍊註定壽元有限,難不成你想讓本帝守寡?」

「娘子…」

清冷的聲音讓寧天心頭流過些許暖意。

「哼!」女帝大人絕美無瑕的容顏上依舊冰冷,只是輕聲哼了一聲。

與此同時。

一道清冷聲音在寧天腦海中響起。

【若是夫君無法修鍊的話,那豈不是能任由本帝擺布了?雖然他能鎮殺魔劍宗主的確有些詭異,但本帝實力可要比魔劍宗主強,那本帝的小皮鞭…】

寧天:「???」

不對勁!

我家女帝娘子,她不對勁!

她果然想拿小皮鞭抽我!

提取詞條!

快!

提取關鍵詞條,我要修鍊!

【正在提取關鍵詞條,小皮鞭!已為宿主提取到了一百零八種小皮鞭抽打方式,此為夫妻和諧生活必備知識,是否傳輸給宿主的娘子?】

「???」

「不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