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讀心:瘋批女帝扶持嬌夫上位 第7章_密子小說
◈ 第6章

第7章

「……」

蜈蚣門主三人心頭一顫。

恐怕誰也沒想到,本來就算是最壞打算也能拚死女帝的局面,竟會被一個之前魔劍宗的廢物打雜弟子給輕鬆化解!

先是以武者境詭異的鎮殺帝境強者魔劍宗主。

現在又詐死了一個魔音谷主!

那現在的他們幾乎是不可能再和女帝大人有絲毫戰鬥可能!

「好小子!」

「我們真是看走了眼!恐怕魔劍那老傢伙怕是到死都想不到,他們宗門的打雜弟子,竟還有如此本事吧?!」

蜈蚣門主冷笑一聲,眯着眸子,咬着牙。

而心中已是有了跑路的想法。

五對一都能被換三。

現在三對一,更是連一點勝算的可能都沒有了!

更何況還有一個詭異又愛使詐的小子在一旁虎視眈眈!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這天穹域是待不了了,蜈蚣門也不能要了。

蜈蚣門主心中很是清楚,只要自己在天穹域待上一天,就會面臨洛無情永無止境的追殺,逃,必須逃!

這玄天大陸何其之大?

豈會沒有他的容身之所?

「兩位,看來我們得拚命了。」蜈蚣門主深吸一口氣,那赤着的上半身忽然浮現出一道黑氣,平靜的看向剩下的兩個逼宮勢力之主。

「燃燒神魂?」

兩個玄帝強者看了一眼蜈蚣門主身上散發的黑氣,心頭一跳,有些猶豫,但此刻也明白,若還不拚命,虧損的就不是神魂了。

而是丟掉小命了!

「呼…」

「既然如此,那蜈蚣門主,咱們也拚命吧。」

兩人深吸一口氣,身上也各自浮現氣息,開始燃燒神魂。

「嗯…」

蜈蚣門主微微點頭。

下一刻。

三人運轉全力,沖向天穹那燃燒着烈焰的紅裙倩影。

「都拚命了么?」

下方眾人心頭一驚,眯起眸子,不敢錯過任何一個畫面。

可下一瞬,三人衝去的動作卻是默契一停,接着各自轉身,心頭微驚暗罵對方一聲老六後,直接是消失在原地。

燃燒神魂,的確是要拚命。

不過是拚命的逃罷了。

下方眾人:「……」

蜈蚣門以及其他逼宮勢力的強者:「???」

宗主都跑了。

那他們是不是也該跑?

「娘子,蜈蚣門主往東逃了,其餘兩人一個在北,一個在南!」就在這時,下方板凳上,寧天的聲音隨之響起。

事先聲明他真沒有竊聽心聲的喜好。

他真不是變態。

主要是,這三人心中各自謀劃逃跑路線的聲音實在是太大了,他不聾。

「嗯…」

天穹上,一襲紅裙的倩影微微點頭。

接着。

火焰覆蓋整個嬌軀,一分為三,朝着寧天所說的方向追殺而去。

嗯!?

還能這麼玩?

寧天瞪大眼睛,彷彿開啟了新世界的大門。

不多時。

東邊傳來一道慘叫聲。

「女帝大人,你…你別殺我,我願意效忠天魔教…啊啊啊!!!」

叫聲凄慘。

顯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而很快,北邊和南邊也是傳來了一道凄厲的慘叫。

天穹上。

火焰凝聚,一道紅裙倩影出現在了眾人眼前。

魔劍宗和蜈蚣門等逼宮勢力剩餘的強者臉色微變,感受着紅裙倩影那冷漠的目光,頓時臉色大變,連忙是開口。

「女帝大人,我等…我等也是被魔劍宗主裹挾,逼宮一事,實在是和我們無關。」

「只要您願意放過我們,我們願意以女帝大人馬首是瞻。」

說完。

這些逼宮強者冷汗直流,頭都不敢抬一下。

「哦。」

天穹上。

女帝大人哦了一聲。

「好。」

聽到這話,眾逼宮強者大喜,就要跪下感恩時,卻又是聽到那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

「他們脖子露出來了,都砍了。」

「是,女帝大人!」

聞言。

一群早就按捺不住的天魔教眾人瞬間抽出了大砍刀。

「你…!」

「洛無情,你騙人!!!」

「虧你還是個大帝強者!」

一瞬間。

眾逼宮強者臉色猛地大變!

天穹上,一襲紅裙的倩影側過臉去,輕哼一聲,可口頭禪還沒說出口,便隱約聽見下方某個少年幫自己說出了口。

「我家娘子從不騙人!」

聞聲。

她一步踏出,紅裙上烈焰消散,轉瞬在天穹消失不見。

等再度出現時,已是站在了寧天身旁。

「呃…」

寧天口中的話頓時一顫,看着眼前絕美倩影正面色不善的盯着自己的脖子,他頓時退後一步,警惕的問:「你…你不會也要砍我的脖子吧?」

看着他那警惕又害怕的模樣,洛無情心間忽地浮現一抹波動,接着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當然。」

「?」

「你不能提上褲子…哦不,裙子不認人!」

「俗話說的好,一日夫妻百日恩!要是一日不夠,咱們就多來幾日!」

寧天反手一個問號,直接就是一頓輸出。

「噗!」

看着他那緊張兮兮說著大道理的模樣,女帝大人心裏忍不住一笑,不過卻沒有展露出來,依舊是一副面無表情的樣子。

「你弄髒了本帝的身體。」

「???」

「胡說!」

「明明是你先主動嗚嗚嗚…」寧天當即不樂意了,連忙是說道,不過話還沒說完,就被某個惱羞的女帝給一把捂住了嘴巴。

甚至還被眼神威脅。

兇巴巴的瞪着他。

彷彿再說,夫妻之實的事,你要再敢說,本帝就和你拼了!

「你不砍我脖子我就不說。」

等女帝大人鬆開,寧天才是這般說道。

「不砍。」

女帝大人冷聲道。

看着她沒有側臉過去,寧天這才鬆了口氣。

而這時,女帝大人又問到了:「魔劍宗主已死,這些逼宮勢力本帝一個都不會留,魔劍宗也沒了,你接下來要去哪?」

「哎。」

聞言,寧天嘆了口氣,一副落寞的神態,彷彿那麼大一個魔劍宗主不是他殺的一樣。

「沒有打算,可能要去流浪吧,我也挺茫然的,畢竟怎麼說魔劍宗也是我的家,好好的一個家說沒就沒了,就挺禿然的。」

「落葉飄零無處歸,流浪天涯心苦處。」

「若是可以的話,真是想讓一個實力強大,宗門和諧,氣氛融洽,宗主強大且漂亮的宗門包養…收養我啊。」

他盯着女帝大人的眸子,直勾勾的說道。

宗門強盛。

宗主強大且漂亮。

這不是暗示,這已經是**裸的明示了。

簡而言之。

八字真言便可總結。

富婆,餓餓,飯飯,養我!

「哦?」

聽到他這話,女帝大人眯了眯眸子,點頭道:「宗門強盛,宗主強大而且漂亮么?那本帝還真知道一個。」

「哪?」

「天音聖地。」

寧天:「……」

「噗…」

看着某人失望的模樣,女帝大人心頭又是一笑,但還是沒表現出來,依舊是面無表情,似是壓根不知道這傢伙的想法一般。

「你打算什麼時候出發?」

這麼快就迫不及待的趕我走了么?女人真是冷血無情的生物…寧天嘴角抽了抽,但還是倔強的沒好氣道:「現在!」

「哦。」

「本帝送送你?」

「不用!長腳了!」

看着某人充滿怨氣,一襲紅裙的倩影不由展顏一笑,在這一剎那間,哪怕是盛開的百花也黯淡無光,不過如此。

接着。

她看向寧天的身影,終於是不再逗他:「要不,加入我天魔教如何?我想,我天魔教應該很符合你的要求吧?實力強盛,還是說…你覺得本帝不夠漂亮?」

「當然漂亮。」

不遠處,寧天停下身子,轉過身來,笑眯眯的看着那一襲紅裙的倩影。

「你是在邀請我加入天魔教嗎?」

看着這個奪了自己第一次和被自己奪了第一次的傢伙,女帝大人心頭複雜,沉思了片刻,方才是回道:「不,本帝的意思是,你吃軟飯嗎?」

「吃!」

寧天的聲音,堅定的像塊鋼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