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讀心:瘋批女帝扶持嬌夫上位 第3章_密子小說
◈ 第2章

第3章

天魔教。

天色灰暗,大殿內燭火飄飄,兩伙人分別站於兩邊,神色各異,一邊人怒火中燒,臉龐漲得通紅,眼中滿是惱羞成怒之色,而一邊人則是露出了幸災樂禍的戲謔之色。

「大長老啊,女帝大人怎麼還沒出來?」

這時。

人群中。

一個穿着**着,臉上有着一條蜈蚣狀傷疤的光頭男子率先發難,他戲謔的看着對面人群中一個白髮老者,笑問道。

「該不會,女帝大人和那小子做那啥上了癮吧?哈哈哈!」

「對一個廢物都上癮成性,那要不待會再試試老子的?總要比那廢物強上一點。」

「哈哈哈哈哈!」

此話一出。

他這一邊的人群頓時爆發出了一陣鬨笑。

以至於另一邊天魔教的眾人臉色更加的難堪,一個個緊咬牙關,眼中滿是憤怒之色。

「蜈蚣門主,老夫勸你對女帝大人還是尊重一點!」天魔教眾人之中,一襲玄衣,白髮蒼蒼的天魔教大長老一步踏出,身上威壓浮現,冷眼看着那光頭男子。

「是么?」

光頭男子冷笑一聲,同樣是一步踏出,氣勢爆發而出,壓根不懼。

與此同時。

他身後還有四人,同樣是面色不善的站了出來,將大長老的氣息盡數壓制下來。

這皆是逼宮的魔道勢力強者。

此刻。

大長老心中怒火中燒。

沒想到,女帝大人修鍊一出現差錯,就被這些傢伙找到了逼宮的機會。

天魔教可謂是成也女帝,敗也女帝。

天魔教百年前還只是天穹域的二流勢力,正因為女帝大人這絕世天驕的橫空出世,不過百年成就帝位,才讓天魔教在極短的時間內,成為魔道的魁首!

但因為時間短,所以底蘊上並無法與其他魔道勢力相比。

他們有女帝,但也只有女帝。

因此,女帝大人修鍊出現差錯,天魔教就無法抵擋眾魔道勢力的逼宮。

「哼!」

大長老冷哼一聲,又是退了回去。

女帝大人忍辱負重,為了天魔教的存活而捨身與魔劍宗的廢物弟子成婚,他自然也不能亂來,讓女帝大人屈辱白受。

「蜈蚣門主,你似乎,很急?」

就在這時。

伴隨一道清冷的女聲響起。

大殿最上方,咻的一道火焰浮現,接着出現一道一襲紅裙,容顏絕美的倩影,她的身旁還有一個面容英俊的少年。

聞聲。

眾人目光看了過去。

當看到女帝大人那絕世容顏時,眼中皆是閃過一抹驚艷,天魔教女帝可不僅僅是天穹域第一天驕,更是第一美人兒,其容顏哪怕是自稱仙子的那些仙宗女子都自慚形穢!

與此同時。

他們的目光也是落在寧天身上,眼中閃過一抹羨慕和冷色。

此少年容貌倒是帥氣,站在女帝身旁倒是有幾分郎才女貌的味道,只可惜是個廢體。

但卻因為是廢物緣故,能與女帝同寢,這着實是讓人羨慕。

「哦?」

「女帝大人,您終於忙完出來了啊?」

蜈蚣門主眯起眸子,朝着大殿之上看去,眼中露出一抹**:「看您面色紅潤,氣色不錯的樣子,想必應該是與那廢物小子行了夫妻之實了吧?」

「什麼?」

「女帝大人居然與他…」

聞言。

大殿內。

眾人一驚,看向寧天的目光中瞬間變得羨慕無比,嫉妒之色幾乎要轉化為實質性的殺意了。

誰都沒想到女帝大人會與他真做夫妻之事!

「女帝大人…」

就連大長老等一眾天魔教人都是心頭複雜,沒想到女帝大人竟為了天魔教的存活而做到了這個份上,心頭複雜感動的同時,一個個也是緊咬牙關,冷冷的看着寧天,似乎恨不得將其千刀萬剮。

「都看着我作甚…」

「又不是我主動的。」

感受到大殿內眾人的目光,寧天低聲吐槽。

誰知道那清心丹解了實力消退的毒後,還會激活體內的另一種無恥之毒,這研製這毒的人也太特么不正經了。

為了給女帝大人解毒,他這老腰都快斷了。

就沒人關心他一下嗎?

似是聽到寧天的低喃。

身旁女帝大人嬌軀似是顫了一下,耳後悄悄爬上一抹稍縱即逝的紅暈,接着眯了眯眸子,看向逼宮眾人,冷聲道。

「沒錯。」

「寧天現在是本帝的夫君了。」

「哦?」

蜈蚣門主冷笑了笑。

「口說無憑,我們自有辦法憑證。」

說完。

他看向身旁四人中的一人,那是一個背着一柄巨劍的中年男子,隔着老遠便能聞到巨劍上的濃郁的血腥味,但巨劍卻乾淨無比。

顯然是殺了不知多少人才會有血腥味的殘留,令人生畏!

而他正是魔劍宗宗主。

只見魔劍宗主踏前一步,目光陰森的看向大殿上女帝大人身旁的寧天,幾乎是用命令的語氣開口:「寧天,將女帝大人的清白布拿出來給大家看看。」

「!!!」

「嘶…」

此話一出。

整個大殿一片嘩然,接着紛紛用抱着吃瓜的態度,瞪大眼睛。

「什麼!」

「魔劍宗主,你不要欺人太甚!清白布可是…可是女帝大人的**,你要公之於眾?你…你這是將女帝大人置於何處!?!」

「草!」

「老夫也不文明了,魔劍小子,你別逼老夫罵你!老夫草你十八代老祖宗!」

大長老氣得臉色鐵青,怒聲不止,直接把第二人格給抬出來了。

在這大殿之下,在這眾目睽睽之下,將女帝大人的清白布公之於眾這對女帝大人,對他們整個天魔教而言都是一種**裸的羞辱!

「……」

大殿上,一襲紅裙的絕美倩影沒有多言,只是將目光落在身旁的少年身上。

然而。

身旁少年似是沒有動作。

「寧天你還磨磨唧唧做什麼!?莫不成,你真以為你與女帝成親了,你便是高高在上的女帝大人夫君?真是可笑!」

「你就是個廢物!」

「趕緊把清白布拿出來!」

看到寧天一動不動,魔劍宗主眼中閃過一抹冷色,毫不客氣的呵斥道!

終於。

在他的呵斥聲下,萬眾矚目之下,少年終於是有所動作,從懷中掏出一個揉搓成球的白布,接着朝着下方的魔劍宗主扔去。

而他的動作,也是被女帝大人盡受眼底,沒有阻止,只是心頭見隱約有些失望。

「哼!」

「廢物,不呵斥你倆句不得勁是吧?」

魔劍宗主滿意的哼了一聲。

接着,接住寧天扔過來的布團,大笑一聲。

「哈哈!」

「諸位來看看,女帝大人的清白布!讓我們看看,可有真假!」

聞言,周圍眾勢力目光一下子就亮了起來,紛紛看了過去。

而天魔教眾人臉色皆是被氣得通紅,偏過頭去,不願再看。

大殿上。

一襲紅裙的倩影也在此時測過頭去。

「很好。」

「來,讓我們看看,女帝大人的清白布,會呈現何等姿態呢…桀桀,真是令人期待呢。」

魔劍宗主怪笑一聲,接着在眾人目光中,攤開了那團白布。

「嗯…?」

「這是!?」

「等等!?這是什麼!?」

下一刻,一群想要欣賞的魔道修士卻似是沒有看到自己想看到的東西,臉色皆是一變,眯着眼睛,朝着白布上看去。

「那是…」

「幾個字?」

「嗯…?」

大殿上。

聽到周圍動靜的女帝大人,原本側過去的俏臉此刻也是看了過來。

只見。

那清白布上卻沒有任何的顏色。

而是只有整整齊齊的四個大字。

「一群煞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