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你醒了?」

寧天睜開眼,便聽到一道清冷女聲在耳邊響起,他轉頭看去,便看到一張堪稱絕世的俏臉,略施粉黛,肌如皓月,眸盈秋水,眉眼如畫。

「你是…?」

看着紅裙女子絕美的俏臉,再看了看周圍古香古色的房間,以及蓋着的紅被褥,寧天漸漸意識到自己應該是穿越了。

這時,那絕美的女子紅唇微啟,清冷的聲音再次響起。

但說出話的,卻是語出驚人。

「你睡了我。」

「要負責。」

寧天瞪大眼睛:「???」

剛剛穿越,就這麼生猛嗎?

還有…

過程呢?

寧天絞盡腦汁,也沒有昨晚風流的一點細節,很明顯,應該是被大腦自動河蟹了,畢竟他是個正直的人,這輩子與賭毒不共戴天。

看了看紅裙女子那絕美容顏,以及紅裙之下婀娜身姿,寧天吞了吞唾沫,嘆了口氣。

虧大了。

等等…

這時他似是意識到了什麼,手突然伸進被窩,接着在紅裙女子皺眉目光注視下,感知了一番。

「?」

「你在做什麼?」

看着他的動作,紅裙女子皺了皺眉。

然而。

寧天對她的話卻不予理會。

過了好一會兒。

他那眼中才是浮現一抹亮光,接着手從被褥中抽出,長舒了一口氣。

呼…

還好。

還有反應。

並且反應很是生猛。

嗯…大概和剛睡醒的巨龍一般生猛。

「姑娘,這話可不興騙人哦。」

寧天盯着紅裙女子,說道。

有如此生猛的反應,他初步判斷,自己應該還是處男之身,所以紅裙女子所說的睡了她,極大可能性應該是假的。

「騙人?」

紅裙女子好看的眸子一凝,絕美的俏臉微微朝着一處側去,方才是說道:「本帝從不騙人。」

寧天:「……」

你不騙人那你倒是直視我啊!

他還想再說些什麼,卻見那紅裙女子再度開口道:「既然事已成,你可以回去復命了,他們想要的羞辱也做到了。」

她咬着牙,清冷的眸子中滿是倔強之色。

復命…?

羞辱?

寧天一愣,這都什麼跟什麼?

就在他心生疑惑之際,忽然一道冰冷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

【咦?他為何能知曉昨夜之事是假?本帝明明用了幻葯,更是在其腦海中輸入了一段編造的記憶…罷了,就算他發覺了,本帝不認就行,等本帝體內毒素退散,定要這些逼宮者身毀神亡!還有…這個傢伙!】

「你嘀嘀咕咕再說什麼…」

聽到眼前紅裙女子的話語,寧天一怔,剛欲開口,卻是發覺她那紅唇壓根沒動過。

這難道是…

心聲?

寧天心中頓時一驚。

他竟然能聽到這絕美女子的心聲!

這就是他身為穿越者的金手指?

就在這時,寧天來不及驚愕,腦海中,忽然出現一股龐大記憶,強勢的插入他那柔軟的大腦,令人無比生疼。

嘶…

不多時。

他終於明白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了。

也知曉眼前那絕美女子究竟是誰了。

天魔教女帝。

洛無情!

而他,則是魔劍宗的外門打雜弟子。

天穹域分為正魔兩道,兩者互不干擾,各自修行,而魔道以天魔教為魁首,久居高位自會惹人覬覦,就在數天前,洛無情修鍊出了差錯,導致實力大跌,不負全盛。

這消息本該封死,卻不知為何被人傳了出去。

而後一些心懷不軌,早就覬覦這魔道魁首位置的魔道宗門便前來逼宮。

要求天魔教讓出魔道魁首之位。

而看着絕美冰冷,平日高高在上的女帝,這些魔道中人蠢蠢欲動,常年修鍊魔功,心性早就變得陰暗扭曲。

得不到的,便想摧毀。

越是高高在上,就越想讓她隕落。

於是。

魔劍宗外門打雜弟子皆第一廢材寧天便登場了。

這些魔道逼宮者要求身為天魔教女帝的洛無情嫁給這個打雜弟子。

嫁給一個廢物。

高高在上的女帝在一個廢物的身下婉轉輕吟,這畫面他們想想都刺激,這恐怕能最大程度的擊潰女帝那高傲的自尊心吧?

「真踏馬變態!」

看到這。

寧天這個變態都忍不住暗罵一聲變態。

這些魔道勢力也太噁心了。

他對這些傢伙並沒有任何的好感,他在魔劍宗過的就並不好,因修鍊資質極差,時常被同門羞辱,過着豬狗不如的生活。

而這次他們裹挾女帝強嫁給自己可並不是好心。

一旦女帝恢復,第一個死的一定是自己!

這可是變相的要了自己的命!

「嘶…這可不好辦。」

消化完記憶,寧天眉頭緊皺,絲毫沒有因為有了個女帝娘子而暗自竊喜,身旁這冰冷倩影雖絕美無比,但可是能隨時要他命的!

帝境強者,可不是鬧着玩的!

此番世界境界可劃分為:武者,靈引境,地元境,天靈境,玄丹境,靈海境,造化境,生玄境,死玄境,輪迴境,帝境,半神,神境等!

而洛無情便是帝境強者!

至於他?

呵~

戰力不過五的武者渣渣。

這可咋辦。

寧天心頭憂愁,雖有金手指,但這竊聽心聲太過雞肋,幫不了他太多。

【你已竊聽洛無情的心聲,是否提取心聲關鍵詞?】

就在這時。

一道冰冷的電子女聲在他腦海中響起:【本系統為心聲關鍵詞提取系統,提取竊聽心聲中的關鍵詞可獲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嗯…?」

聽到聲音。

寧天一愣,接着眼中閃過一抹狂喜之色。

他不僅有金手指?

還有系統?

聽系統這意思,這兩者還是相輔相成?

「提取。」

寧天沒有絲毫猶豫,直接選擇提取。

【正在提取中。】

【提取完成,關鍵詞為:毒素,是否使用?】

「毒素?」

寧天一怔,雖不明白這關鍵詞有何用,但也只能硬着頭皮去使用。

【關鍵詞使用成功!】

【恭喜宿主獲得一枚可祛除洛無情體內毒素的清心丹。】

系統聲音落下。

「清心丹…祛除毒素?」寧天愣了愣,目光忽地落在那一襲紅裙的倩影之上,腦中一個自救的辦法也是緩緩浮現而出。

自己和洛無情成婚一事本就是被逼的。

但在洛無情眼中,他肯定是和逼宮的魔道勢力站在一起的,等她祛除體內毒素,恢復了全盛實力,肯定是要拿他和那些魔道勢力開刀的。

這樣的話,自己是必死無疑。

就算不死在洛無情手下,也會死在那些魔道同門手中,畢竟一個廢物和女帝睡了一晚,這叫人如何不羨慕?一旦羨慕,自己處境就會變得很危險。

若是自己做個二五仔,為她現在就排除毒素,抱緊女帝大腿,豈不是更好?

這應該算是將功補過。

不過…

自己也沒弄破啊,應該不算補。

「嗯…?」

「你看着本帝作甚?你可以去復命了。」

似是察覺到了寧天的目光,洛無情柳眉微蹙,俏臉徹底冰寒了下來。

見狀。

寧天沒有理會,只是起身,被褥滑落,也顧不得現在的自己一絲不掛,一步一步朝着女帝逼近。

「你…」

「你想幹嘛?」

看着這傢伙衣不蔽體,洛無情柳眉皺起,稍稍退後一步,然後玉手一揮,濃郁靈氣便浮現在寧天身上,給他手動打了一個馬賽克。

「想…呃不是。」

寧天下意識開口,察覺不對,立馬改口,眸子落在她張絕美的臉上,不慌不忙,平淡開口:「女帝大人,我想你應該不是修鍊出了差錯,而是中毒了吧?」

「嗯…?」

聞言。

洛無情眸子一下就凌厲了起來,死死的盯着寧天。

起初她也以為是自己修鍊出了差錯,但經過自查後便是發現,這並非是修鍊的差錯,而是中了毒。

不過。

她並沒有聲張,依舊是說修鍊問題。

因為她心中清楚,能讓一尊帝境強者中毒絕非易事,除非…那毒劇烈!而放眼這天穹域,能煉製出讓帝境強者中毒丹藥的,也就唯有正道的天丹盟了。

之所以不聲張,只是不想讓此事鬧大。

讓天丹盟有了警惕。

等她恢復,待得時機合適,自會讓天丹盟物理消失。

不過眼下。

這魔劍宗的打雜弟子卻是發現端倪,他是如何知曉的?

「然後呢?」

洛無情的眸子,忽地森寒的落在了他的身上。

「我這有一枚解毒丹,可解女帝大人你的毒。」寧天淡淡開口,別看他表面淡定,但內心慌得一批,這可是帝境強者的威壓,哪怕中毒,也足以秒他這個渣渣千萬遍了!

「哦?」

洛無情眯了眯眸子,「你可知本帝中的可是什麼毒?豈是區區一枚解毒丹就能解的……」

她話沒說完。

寧天學會了搶答。

「天丹盟的毒丹。」

他起初也不知道,但剛剛又竊聽了女帝大人的心聲。

糟了。

這竊聽心聲讓人上癮。

他不會真是個變態吧?

「……」

洛無情沒有再說話,只是面無表情的攤開了手。

「給我。」

寧天拿出那枚清心丹,卻並沒有給她,而是放在了嘴裏含着,接着用含糊不清的聲音說道:「女帝大人,你得答應我一個要求,我才會給你。」

「若是你不答應,我便吞下去。」

「一旦吞服,這丹藥藥效便會大打折扣,到時候你刨我肚子都沒用。」

「……」

女帝大人面無表情的額頭上,似是浮現出三道黑線。

「說。」

過了一會兒,她才是淡淡道。

「毒素褪去後,你讓我抱你大腿,咳…不對,你不許殺我,不許拿小皮鞭抽我,不許拿蠟燭燒我,不許…」寧天含着丹藥,將自己能想到的懲罰都給說了一遍。

不殺這要求不穩。

畢竟,不殺不代表不傷。

所以他得穩一點。

「好。」

誰知。

女帝大人聽後,頷首輕點,痛快的答應了下來。

「你先發誓。」

寧天不信。

「放心。」女帝大人絕美的俏臉微微朝着一處側去,方才是說道:「本帝從不騙人。」

寧天:「……」

他額頭浮現黑線,咬着牙。

「你看着我再說!!」

過了好一會兒後,才是讓女帝大人答應了他的要求,寧天也將那枚清心丹吐了出來,遞了過去。

「……」看着那顆滿是某人口水的清心丹,女帝大人陷入了沉默,美眸中隱約流露出一抹嫌棄的神色,早知道,早答應他了。

但是…

哎…

她默默收起藏在身後的火焰小皮鞭,暗嘆了口氣。

接着她強忍着嫌棄,張開紅唇,將那顆清心丹給吞了進去。

下一刻。

當強烈藥效沖入體內,洛無情眸中浮現一抹愕然。

這傢伙居然沒騙她?

旋即,她不再猶豫,盤腿坐下,修長纖細白嫩的**從紅裙中伸出,運轉心法,開始利用清心丹祛除體內毒素。

而寧天便開始穿起衣服,一邊欣賞她那從紅裙中露出的**。

他不虛偽。

就愛看。

不看白不看。

白嫖是老天爺的饋贈。

過了足足半小時。

洛無情嬌軀上浮現出一道怒焰,眉心忽地亮起一朵火焰印記,體內氣勢在這一刻轟然暴漲,帝威猛地浮現而出!

「這就是帝境強者的威壓嗎,果然恐怖如斯。」

寧天躲在一旁,弱小無助。

同時對實力也充滿了嚮往和渴望。

不多時。

女帝大人睜開雙眸,眉心間那一朵火焰印記燃燒的更烈了,體內毒素的的確確是清除了,可為何,她卻感覺如此奇怪?

嬌軀上,似是有火焰在燃燒。

忽地。

她眸子落在了寧天身上,瞬間便感到體內火焰更是燥熱。

「嗯…?」

當她目光看來,寧天心中忽然有些不妙,可還不等他有何反應,一道火焰突然朝着自己纏繞而來,徑直把自己朝着女帝拖去。

當兩人接觸的一瞬,一道烈焰浮現,將兩人包裹成一個火球。

咔嚓!

伴隨火球中衣服破碎的聲音響起,一道慘叫也隨之響起。

「別…!」

「我剛穿的衣服!啊~」

——

【新人新書,身心痊癒,開始碼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