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讀心:瘋批女帝扶持嬌夫上位 第10章_密子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好了,諸位都散去吧。」

計謀既已成,中年男子便衝著在座的眾人揮了揮手,聽聞此話,仙峰上眾光幕人影皆是黯淡下來,接着消散的無影無蹤,顯然是都下線了。

中年男子也沒有多待,光幕人影緩緩消散。

等再次睜開眼時,他已是身處一座恢弘的大殿之上,一襲白袍,劍眉星目,周身帝威極為濃郁,彷彿任何人看到他,都會滋生內心的恐懼。

而此人正是如今天穹域頂尖勢力天地殿的殿主,也是當今天穹域最強者!

只聽他喃喃自語。

「天道已變,玄天九域,天穹最弱,天道似乎越來越看不起弱者了,原本十個飛升席位到了現在也只剩一個…」

「其餘人皆是愚者,並不知曉,也皆是棋子,本座倒是不懼,只是…」

他說到這,眸子微眯,眼中冷色越發濃郁。

「只是沒想到,本座當年的一絲憐憫竟會造成大錯,一個小女孩,竟能在不過百年時間成長到這種連本座都不得不忌憚的地步。」

「罷了。」

「最後兩年。」

「天穹域唯一的席位,本座勢在必得。」

天色漸暗。

一場針對天魔教的陰謀悄然在各勢力之主心間籌謀時。

天魔教。

只見各處掛着寫着紅囍字的燈籠,張燈結綵,一副好不熱鬧的景象,而這一場拜堂成婚,與之前的意義完全不同。

之前是被各大魔教所裹挾,是一場屈辱的成親。

但現在。

危機已解決,女帝大人對姑爺也並不排斥,拜堂成婚自然可以繼續,而天魔教眾人對寧天也並不排斥,畢竟若沒有姑爺,天魔教危機能否解決還是個問題。

不過對於姑爺武者打死帝境強者這事,他們還是感到匪夷所思。

他們天魔教的姑爺,很是不對勁。

大殿內,遍地狼藉和血腥已是清理的乾乾淨淨,大長老那蒼老洪亮的聲音響起。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對拜!」

「送入洞房——!」

女帝閨房中,寧天和一襲紅裙的女帝大人看着凌亂的洞房,皆是陷入了沉默,閨房似是經歷了一場曠世大戰。

「娘子…」

「我看這洞房花燭夜,要不免了吧?」

一旁。

傳來寧天弱弱的聲音。

「嗯…?」

女帝大人眸子一凝,冰冷的落在他的身上,似乎是在審視着他。

看着她那好看眸子中流露出的一抹輕蔑,寧天帥臉一紅,頓時感覺有些沒有面子,但隱約疼痛的腰很是明確的告訴他,發動機沒電了。

這一刻,他比賢者還賢者。

「這也不能怪我啊,誰讓剛剛某個女人那麼主…」

他小聲嘟囔着。

下一刻。

一根纖細柔軟冰涼的玉指落在他的嘴唇上,似是有靈氣涌動,將他的嘴巴堵死。

做完一切。

女帝大人好看的眸子落在寧天的身上,面無表情,聲音清冷的道:「哦,你的意思是,你不行?」

話音流轉間。

冰冷眸子中似乎閃過一抹狡黠。

寧天:「???」

他張着嘴,但嘴巴被女帝大人的靈氣堵住,發不出聲,於是他只能將語言攻擊換做目光攻擊的瞪着她,而女帝大人俏臉一扭,直接無視。

寧天:「……」

他頓時有了一種拳頭打在棉花上的無力感。

干!

他家女帝娘子外表冰冷,內在腹黑啊!

她大帝我玩不過她。

既然玩不過,那就躺平享受。

於是他乾脆也不動了,直接往那凌亂的床上一躺,閉着眼睛的模樣,就好像是在對女帝大人說,你想要,你自己來。

然而。

等了半天,卻不見香風襲來。

再次睜眼時,發現女帝大人已是走到梳妝台前,將粉黛卸下,褪去了一襲火紅霸氣的長裙,換上了一套更加適宜睡覺的紅色睡裙。

睡裙不長,正好齊膝,露出那一截光滑白嫩的小腿。

看到這,寧天抽了抽嘴角,從床上起了身。

完蛋…

被自家女帝娘子拿捏了。

「哎。」

「都是沒實力惹的禍啊。」

寧天嘆了口氣,若有實力的話,最起碼就能想幹什麼都幹什麼了,比如抱着女帝大人狠狠的…閱覽詩經絕學了。

「還我。」

這時。

一陣香風襲來。

寧天抬起頭,便看到一隻纖細玉手攤在自己面前,絕美的女帝大人正盯着自己看。

「?」

寧天投去不解的目光。

「本帝的…」女帝大人咬了咬銀牙,話音頓了頓,方才是聲音清冷的說道:「本帝的清白布…」

聽到女帝大人清冷的聲音,寧天眨了眨眼睛,盯着她那絕美的臉:「娘子,不得不說,你素顏好像比你略施粉黛下還要好看。」

「不要轉移話題,本帝的清白布。」

「呼…呼呼…」

寧天翻身,被子一蓋。

「寧天!」

「呼…呼呼呼…」

「呼嚕…呼嚕呼嚕呼嚕。」

「呼呼呼…」

接下來,不管女帝大人說什麼,回應她的,永遠只是某個傢伙的呼嚕聲。

看着被窩裡某個裝呼呼大睡的傢伙,女帝大人撅了撅嘴:「小偷…」

翌日。

寧天睡到了日上三竿,等到懷中香軟嬌軀掙脫了懷抱後,他才揉着睡眼惺忪的眼,漸漸醒了過來。

「醒了?」

女帝大人已是換上了那一襲火紅霸氣的長裙,雙手抱住傲然的胸懷,看着被窩中的寧天。

「……」

寧天沒有回應,朝被子里縮了縮。

看到這一幕,女帝大人又氣又感到好笑,接着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方才清冷地道:「本帝的清白布就放你這了,妥善保管,若是丟了…」

「哼!」

「拿你試問!」

「遵命,娘子!」

聞言。

寧天這才從被窩中探出頭來,看着女帝大人,沖其嘿嘿笑道:「嘿嘿,娘子啊,我覺得我睡了一覺,我又行了,要不…昨晚的洞房花燭,現在補上?」

「晚了。」

女帝大人面無表情。

「哦?」

「那你就不期待?」

寧天湊了過來,嘴角掀起一抹壞笑。

「呵,齷齪之事,有什麼好期待的?」

「是嘛?那你發誓?」

「哼!」

女帝大人冷哼一聲,俏臉下意識往旁邊一別:「本帝從不騙…」

不過話還沒說完,她似是意識到了什麼,立馬將俏臉擺了回來,冷聲道:「本帝為什麼要聽你的…嗚嗚嗚。」

話音未落。

眼前。

少年帥氣帶着壞笑的臉龐放大。

下一刻,唇齒相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