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帝都之下第九章 拜仙門在線免費閱讀

帝都之下第十章 嬌俏玲瓏小師妹在線免費閱讀

院內,看着眼前少年吳老頭眉頭愈發凝重了起來,身為聖人的他此時竟是無法看透眼前這位凡人少年的命運。

他可以斷定的是一天前眼前這少年還是一位被死氣纏身的將死之人,但卻是在這短短一天間眼前少年的命運卻是讓他也無法看透,這種變化只有一個可能,有人改變了眼前少年的命運且實力在他之上。

聖人之上亦或更強!

這世間還存在這種怪物嗎?

香樟旁李酒鬼起身來到蘇老頭身旁小聲道:「蘇老頭吳老頭這是怎麼了?」

「不知道。」蘇老頭搖頭他也不清楚吳老頭這是怎麼了。

卻在此時吳老頭氣息大開周身濃郁的金色氣流遊走雙眼中也有着淡淡金芒。

「觀命術!」兩老頭同時驚呼,二人不清楚吳老頭為何無故動用這觀命術。要知道命運開天便有自成一輪盤何其奧妙又豈是那般容易被人窺視,即便是聖人想要觀他人之命運也必須承受因果。

一息、兩息,僅僅兩息功夫吳老頭便滿頭大汗如露滴落。

「吳老頭你幹嘛!」兩老頭看情況有些不太對連忙出手打斷吳老頭。

「噗——」

吳老頭踉蹌後退兩步一口精血噴出。

李酒鬼身影掠出一把扶住吳老頭而後在吳老頭身上連點七下迅捷如影,吳老頭周身逆亂的氣息被壓制下去,看吳老頭的狀況顯然是靈氣逆流遭受反噬。

堂堂聖人觀一凡人命運卻遭反噬,屬實滑天下之大稽也!

一旁白宇軒滿臉獃滯,我剛剛乾什麼了?為何吳大爺都吐血了?

白宇軒摸了摸自己的臉,難不成是我太帥看吐血了?

內院吳老頭盤膝而坐周身雲霧繚繞,兩老頭一少年對立而坐,兩人凝重一人內心慌亂。

「你們別這麼看着我,我什麼都沒幹。」白宇軒尷尬的摸了摸頭。

「我知道不是你乾的,你也沒這個能力。」蘇老頭道。

「法律上來說雖沒有直接責任但有間接責任。」身旁李酒鬼附和道。

對坐少年人無比心慌,天地可鑒他真的什麼都沒幹,若非要說是被自己帥吐血的那他也無可厚非。

此時一旁盤膝而坐的吳老頭吐出一口雲霧緩緩睜開了眼睛。

察覺到屋內的氣氛吳老頭有意咳嗽了兩聲,咳嗽聲打斷了三人。見救星來了白宇軒連忙跑過去將吳老頭扶起,「吳大爺你沒事吧?」

看着身旁少年人吳老頭內心萬分沉重,出神片刻他擺了擺手,「無礙。」

兩老頭見吳老頭並無大礙沉重的心情也了放下來。

「少年人你可想同我修仙。」吳老頭突然問道。

白宇軒想也沒想道:「想!」

不想才怪他來這就是為了修仙。

吳老頭看着眼前少年,面露笑意。

(想你倒是動起來啊還站着幹什麼呢?)

愣神片刻才反應過來的白宇軒連忙跪地,「師父在上受徒兒三拜!」

「噗——」

李酒鬼一口酒噴了出來。

身旁蘇老頭亦是一臉黑線嘀咕道:「有這麼拜師的嗎!」

三拜禮在修仙中是祭拜先人的禮數,而拜師是需要行三茶凈身禮凈去一身凡俗氣息方可拜入仙門求無上仙法。

吳老頭袖袍一揮把跪下的少年人強行拽起,「拜師可不是這麼拜的。」

廚房重地,案板上五隻白瓷靜立,碗中是酒幾乎快要溢出,一旁李酒鬼滿臉心疼的拿起酒壺放於耳畔晃了晃,聲音清澈見底。

「端着碗到香樟下來,記住一滴都不能溢出來,若是溢出那便是你心不誠與我仙閣無緣。」吳老頭淡聲道,話落時已經邁步出了廚房。

其餘兩個老頭也悠哉而出,原地少年滿臉黑線十分無奈。

少年人動如王八無比小心端着案板來到香樟下,案板上當真是未見一絲水跡。

吳老頭滿意點頭。

「開始吧!」

吳老頭自案板上捧起一碗酒四十五度角仰起。

「第一杯敬天道!」聲如洪呂。

少年人有樣學樣也捧起一碗酒,「第一杯敬天道!」聲音洪亮卻是要蓋過吳老頭。

一旁兩老頭神情有些古怪。

但見吳老頭杯中酒倒出,然倒出的酒水卻未落於地反而直沒入天穹化成萬千雲霧中的一部分。

少年人亦有樣學樣酒水倒出淅瀝瀝往地面落去,身前吳老頭袖袍一揮酒水倒轉直入天穹。

「嘿嘿。」少年人笑了笑緩解尷尬。

身前吳老頭也和善地笑了笑表示我懂。

「第二杯敬天地萬物!」

「第二杯敬天地萬物!」

淅瀝瀝的兩杯酒同時落於地面。

看着酒水落在地面上李酒鬼萬分肉疼。

案板上僅剩最後一碗酒。

吳老頭笑道,「這第三杯該你了少年人。」

少年人會意捧起案板上最後一碗酒。

「蒼天在上,厚土為證,萬物皆鑒。我本世間一凡,修仙何其之難,師父慈悲引我入仙門,自當一日修得長生不死,成就萬千大道,也不忘師父恩情。願為師父開天門列仙班!今我白宇軒在此拜吳正斌吳大爺為師,天地可鑒。」

一旁兩老頭吹鬍子瞪眼,好傢夥可真行剛入門就想着成仙了。

身前吳老頭滿臉笑意,接過酒一口抿之。

碗落禮成,自此白宇軒算是正式踏入仙門。

「徒兒你為何修仙?」然此時吳老頭正色問道。

為何修仙?這個問題白宇軒怔住了。

「復仇!」猶豫許久吐出倆字,字字咬牙。

他想到了那晚的無能為力,想到了那老者的雲淡風輕,無視律法的嘴臉在腦海中回蕩記憶猶新。

聽到復仇二字吳老頭臉色一凝,一旁李酒鬼體內氣息洶湧眼含殺機。

愣神片刻吳老頭神情恢復從容,「復仇之後你想幹什麼?」

他沒有問為何復仇,他清楚每個想要復仇人的心中都有着一段不為人知的故事,便如吳老頭也有着一段不想回憶的過去。

「復仇之後?」白宇軒喃喃,這個問題他倒是從沒有想過,他修仙的目的就是為了復仇為了能夠親生活寡了那老頭。

見白宇軒遲遲未開口吳老頭搖頭輕嘆,「這個問題對於現在的你來說尚且過早,也罷你跟我過來吧。」

轉而吳老頭向院內一間偏屋走去,少年人也跟隨而去。

師徒二人離去,香樟下李酒鬼抿凈葫內酒看着離去的師徒二人又打起了蘇老頭晨夕露的主意,「蘇老頭咱倆來打個賭如何?」

「何賭?」蘇老頭疑惑?

「賭那小子會選何法篇來開脈。」

「賭注如何?」

「我若輸了御劍篇教你,你若輸了二十壇晨夕露就行。」

李酒鬼身上他蘇老頭別的看不上就這御劍篇還感興趣圖謀已久,然這李老鬼當寶一樣就是不肯傳,如今已此做賭注正合他意。

「賭就賭我老頭子啥都缺就是不缺晨夕露。」蘇老頭豪邁道,便是入了偏屋內的師徒二人亦能聽聞。

「我賭那小子待會肯定拿煉體龍篇出來。」吳老頭道。

煉體龍篇下品天法是他們養老閣中數一數二的入門法篇也算拿得上檯面。

「修行在於基過猶不及並不是品階高就好,我賭煉體基篇。」蘇老頭莫然開口。

煉體基篇世俗凡人鍛煉身體的法篇,教導機構產品各大市面皆有售之,屬於爛大街的。

一旁李酒鬼滿臉笑意,嘿嘿魚兒又上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