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金線蓮?阿衍,你哪裡來的?」黎婂玥見墨衍盯着手中的東西發獃,忍不住湊過去看了看,心下頓時震驚了。

她以前不是學中醫的,便戰地也有一名聲名赫赫的老中醫,有一段時間受了傷,便在他那邊呆了一陣,也因此識了不少葯。

金線蓮正好是她認識的一種中藥材,原因無它,就因為它貴。

在她那個世界,這玩意兒因品種和質量的差異,以及稀缺、人工種植 ,野生長等等因素的影響,其價格差異也巨大,幾百到幾萬不等。

現在這世界行情如何,黎婂玥沒法從原主的記憶中獲知。

「無意中揀到的。」墨衍沒法提他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出現的空間,只能尋了個借口,緊接着,他轉開話題:「你確定這個是金線蓮嗎?」

「確定!」黎婂玥看着墨衍,問:「阿衍也知道?」

「聽過。」墨衍道:「這是一種珍稀程度不亞於靈芝人蔘的藥材,雖不及人蔘貴,但市價按品階質量最少也要十兩銀子一株。」

「這麼貴?」黎婂玥震驚。

一兩銀子等於一千文,現在一斤白米八文,上好的豬肉一斤十三文。

就拿十兩來計算,一株這個,能買一千多斤大米,夠一大家人吃幾年。

當真是不可細算。

黎婂玥四下看了看,將墨衍的手合攏:「你趕緊收起來,不要再拿出來了。」

「我還有些,你要不全部拿去賣給藥鋪換銀子?」墨衍道。

他這裡存了一點試探的意思。

黎婂玥是想也沒想就拒絕了:「不用,我身上還有銀子。」

她盯着墨衍將金線蓮收好,然後又帶着他繼續往藥店去。

以前原主來鎮上多是去市集,很少到藥店來,但她知道哪裡的藥鋪是鎮上最好,價格也最公道的。

轉了個彎,又穿過了一條專賣吃食的街,這便到了回春堂,取妙手回春之意。

這裏面有一個坐診大夫有幾分本事,口碑也好,故而,來這裡看病拿葯的人很多。

黎婂玥對墨衍的腿自有章程,故而,她直接走到掌柜那,張口報了一連串的藥名,然後,在對方震驚的目光下,鎮定自若地問:「掌柜,還請算一下我剛要的這些葯需要多少銀子?」

「好,姑娘稍等。」掌柜瞬間回神,然後,一邊將寫下的藥名及劑量交給葯童取葯,一邊撥算盤計算價格。

他算盤撥得噼啪響,過了一會兒,才算清楚,隨後報價:「姑娘,一共十二兩三百二十七文,這零頭我就做主給你抹了,你給十二兩三百文。」

「好。」黎婂玥應聲數銀子。

原主自能打獵,自己賺的銀子有七成都是自己放着的,平時省吃儉用攢了幾年,也就十八兩一百八十一文錢。

此次出門,銀子她全部帶在身上,買衣服花了四兩,現在又去了十二兩三百文,只剩下一兩八百八十一文了。

銀子難賺,但太不經花了。

黎婂玥眉頭皺了皺,心下很快就下定決心。

回去立刻想辦法賺錢。

墨衍也被黎婂玥的大手筆給驚到了,十二兩多銀子,就算黎三家有獵戶爹,攢這麼多銀子也要好久吧?

離開藥鋪,他才聽黎婂玥說:「有了這些葯,我就能給你治腿了,到時肯定會很疼,阿衍,你想吃糕點,還是蜜餞?」

「不用。」墨衍道:「你的錢,賺來不易,還是省着點花吧,這些藥材還是不要用在我身上了,省得浪費。」頓了頓:「我的腿已經廢了八年多,治不好的。」

「我說能治,就是能治。」黎婂玥說:「錢的事,你不用管,用了我會再賺。」

她不知道成親要些什麼,索性什麼都沒買,又帶着墨衍去買了些糕點和蜜餞,割了兩斤豬肉,兩根大骨頭,又買了十斤大米,五斤白面,兩斤白糖,一下就去近兩百文錢。

看到賣冰糖葫蘆的,她又花七文錢買了兩串糖葫蘆。

墨衍看得眼皮直跳,黎婂玥這購買力當真是厲害了。

要不要勸她省着點?

正糾結着,唇邊突然多了一絲甜,鼻尖充斥着糖與山楂裹在一起的香。

抬眸,正好對上黎婂玥笑眯眯的模樣。

「這個挺好吃的,你嘗嘗,喜歡的話,我下次再給你買。」

說著,又把另一串也塞給了墨衍:「這一串帶回去給小文吃。」

小文是她的便宜弟弟,可愛又懂事的小男孩,才四歲,定然也喜歡這種東西。

墨衍一愣:「你吃什麼?」

「我不用啊。」黎婂玥下意識道。

話音落下,她的視線落在墨衍剛碰了一下,還沒開吃的那顆果子上,說:「你那串給我嘗一顆吧。」

墨衍本能抬手將先前那一串遞季送到黎婂玥的嘴邊。

黎婂玥張嘴含住裹了糖的山楂,邊咬,邊掃了墨衍的唇一眼,很是滿足地說:「很甜。」

直到這個時候,墨衍才陡然反應過來,臉色瞬間爆紅。

「你怎麼吃我碰過的?」

他的唇碰過,她又一下給吃了進去,這就等於是在間接接/吻了。

一剎那間,他又想到了之前與黎婂玥雙唇相貼好時那感覺。

本就紅的臉,更紅了。

「你給我的,我當然吃了。」黎婂玥湊到墨衍面前,笑道:「阿衍,你的臉怎麼這麼紅?我不過就吃了一顆糖葫蘆,你怎麼就……」

「時間不早了,我們趕緊回去吧。」墨衍尷尬地打斷黎婂玥,率先轉身往城外走。

真是不知道怎麼會有如此厚臉皮的女孩子,她都不知道害羞的嗎?

黎婂玥笑着追上墨衍,說:「阿衍,其實你不用害羞的,我們最親密的事情都做過了,也很快就要成親。」

「你能不能不把那樣的事情掛在嘴邊?」墨衍有些無奈。

那關上門來兩個人的事,能在大庭廣眾下說嗎?

黎婂玥笑得更歡:「好,我以後注意,誰讓我家相公臉皮薄呢?」

「我們還沒成親。」墨衍強調。

「很快了。」黎婂玥說:「阿衍,你是不是在提醒我快一些?」

墨衍:「……」

絕對不是!

兩人邊走,邊說話,到了城外不遠,黑豬已經等在那,如來時一樣,騎黑豬。

他們買的東西多,速度就慢了些,等回到家裡時,天色已經壓了下來。

黎三夫婦早接到兒子回來了,見着閨女和墨衍回來,頓時迎了出來。

再一看女兒提着一大包東西,當即瞪大了眼,愣了。

「這……閨女,你咋不跟爹娘說一下,就跟姑爺回家去了?還帶了這麼多東西?親家那邊可是同意你們成親了?可有提什麼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