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我胡說八道?我看你是惱羞成怒。」

黎婂玥看準時機,身子微微一閃,林嬸子撲了個空,當即一個重心不穩,撲了個狗啃泥。

這個死八婆,十幾年來沒少明裡暗裡說原主,也就是現在的她壞話,黑鍋是一個接一個地扣,也就原主單純看不清,又被村裡人見天拿嫁不出去說事搞得有些自閉,她可不怕。

來了這半月,一直沒騰出手來收拾人,今天犯她手裡,看她不收拾得人哭爹喊娘,再不敢來招惹她。

「哎喲……」林嬸子嘴皮磕破,手心擦傷,痛得她慘叫出聲。

抬手一抹,滿手都是血。

她氣炸了,三兩下爬起來,紅着眼再次撲向黎婂玥:「你個有娘生,沒娘教的……」

「嬸子,你早上吃的大糞嗎?嘴這麼臭?」

黎婂玥徹底怒了,她陰沉着臉,大步走向林嬸子,一把揪起對方的衣領:「誰給你的膽子,敢一再在我面前,說我的人?給臉不要臉的東西。真以為同一個村,比我年長一點,就能在我面前隨意端長輩的架子?且不說我們沒有半毛錢關係,便是有關係,敢咒我娘死,我也能揍得你生活不能自理。」

原本在場的人還想上前勸一勸,林嬸子再不是,也是長輩,黎婂玥打人怎麼都不對。

然,聽到黎婂玥後面的話,眾人的腳步又收了回去。

先時沒多想,這會一琢磨,林嬸子那話可不就是咒黎阮氏死?

哪家女兒聽人咒親娘能無動於衷?何況黎阮氏在村中口碑也不差。

村裡人看林嬸子的眼神不僅沒了同情,還滿是責備。

「林娘子,本來就是你不對在先,哪還能咒人娘呢?」

「可不是,林娘子,你這事兒幹得太不地道,趕緊給婂玥丫頭道個歉。」

「你這嘴,該好好管着些了。」

……

林嬸子潑辣慣了,從來就是她指着別人的鼻子罵,這會兒被這麼多人指責,還要她道歉,她哪能願意?

「方才這小賤人說的什麼話,你們可都聽到了,她污衊我和陳家那傻子有染,還要我道歉,還有沒有天理了?」

「大家可聽到了,她自己說的與陳傻子有染。」黎婂玥輕嘖。

這麼蠢的貨色,原主以前任由她在跟前蹦噠?真是傷眼。

「你才跟陳傻子有染,誰不知道你……」

林嬸子氣得口沒遮攔,黎婂玥沒等她說完,抬手就狠狠地甩了她一個耳光。

「啪……」

清脆響亮!

現場,死一般寂靜。

這姑娘吃錯藥了?以前沒少被林嬸子說,今天怎就如此粗/暴?

看着都不像他們認識的婂玥丫頭了。

墨衍在一旁看着,眉梢輕挑,眼中多了幾分意味深長的笑。

厲害!

而林嬸子一個踉蹌摔在地上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她捂着被打的臉,不敢置信地看着黎婂玥。

「你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黎婂玥活動了一下手腕,冷冷一笑,道:「你做的那些破事兒,不要以為神不知鬼不覺,我警告你,再敢招惹我們家人,口沒遮攔,我就讓你這嘴永遠合不上。」

前一世身為軍醫,那是真切跟過戰場的,她不僅一身傲人醫術能救人,拿起槍桿也是能殺敵的。

每一個上過戰場,經歷過戰爭洗禮,手上沾染過鮮血的人,身上總有一股凌厲的殺伐之氣。

黎婂玥沉下臉的時候,便是上一世的副將都害怕,林嬸子就一普通的村婦,素來欺軟怕硬,這會兒嚇得屁都不敢放一個,只吶吶道「不敢了。」

村裡其他人看着黎婂玥的眼神也變了。

以前怎就沒發現這丫頭如此凶?

回去可得跟家裡人說道一下,少跟這丫頭接觸。

黎婂玥將村民的反應盡收眼底,見他們沒有人懷疑,也輕鬆了不少。

虧得原主總上山打獵,不然她一身血殺之氣還真不好解釋。

眼見想要的效果有了,黎婂玥立刻收斂身上的氣勢,拉起墨衍介紹:「各位叔伯嬸子,這是阿衍,我的未婚夫,他的腿是受了傷,暫時無法像正常人走路,但這不是你們嘲笑的理由。我若再聽到誰拿他的腿傷說事,那我不介意讓誰的腿跟他一樣。」

言下之意,誰敢再說墨衍是瘸子,那她就把誰打成瘸子。

經方才黎婂玥抽了林嬸子這一出,沒人懷疑黎婂玥真幹得出來。

縱心裏不滿她囂張,也沒人敢在這時候跳出來。

黎婂玥敲打完村民後,拉着墨衍就走。

墨衍看着抓着自己的小手,眸色變了變。

他們走遠了,林嬸子立刻罵了起來:「嫁不出去的醜八怪,不知道哪裡弄回來個病秧秧的小白臉瘸子,看把她能的?等這小白臉哪天死了,她就是寡婦……」

村民們看林嬸子一眼,紛紛搖頭離開了。

剛被收拾了一頓還不長記性,遲早得壞在這嘴上。

以後,也要離這個婦人遠一些才是。

黎婂玥這會兒有些小糾結,她方才那麼凶,俊相公會不會嫌棄她呀?

她悄眯眯抬眸,小心翼翼地看一眼墨衍。

墨衍目不斜視,也看不出什麼表情。

黎婂玥更沒底了,她又抬眸看墨衍。

一眼,又一眼……

走到村口了,黎婂玥四顧無人,忍不住勾了勾墨衍的掌心。

墨衍:「……」

一直偷看他就罷了,現在扣他手心是想幹嘛?

黎婂玥停下腳步,道:「阿衍,你不要怕我,我平時不這樣的,我也不是誰都揍的,你長這樣好看,我肯定捨不得揍你的。」

三句不離一個揍,墨衍不由失笑。

黎婂玥雙眸霍地瞪大,眼中滿是亮光:「阿衍,你笑起來真是好看,以後要多笑笑。」頓了頓:「不過,你只能在我面前笑。」

「這麼霸道?」墨衍問。

「誰讓你好看得讓人想犯/罪?」黎婂玥道:「你是不知道,咱們村好幾個姑娘都到了議親年經,可不能讓她們看到你的好,雖然我很有自信守得住你,但處理桃花這事兒也是麻煩。」

墨衍:「……」

他空有一張好看的皮囊,也就這傻丫頭當寶。

黎婂玥磨着墨衍答應下來,這才笑眯眯地跑遠:「你在這等我一下,我去給你搞個交通工具。」

墨衍一時有些懵,等黎婂玥再回來時,手上牽着一隻野豬?

黎婂玥拍了拍豬頭,沖墨衍道:「阿衍,你腿腳不好,來坐小花去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