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大吐之後,又是劇烈的咳嗽。

黎婂玥滿是同情地看着墨衍,一邊走到其身邊為其順背,一邊道:「我這麼一大美人坐你身邊,你咋就不多看看,現在可好,吃進去的全吐了,連膽汁兒都給吐出來了。」

墨衍:「……」

東西太毒,他胃又嬌氣,不吐才怪。

等等!

「聽你這意思,我看着你,就不會吐了?」

一個人,還能有如此『葯』效不成?

黎婂玥羞澀一笑:「俗話說,秀色可餐,你看着我這麼美的姑娘,還不吃麻麻香?」

說著,她就拋開了羞澀,笑眯眯道:「我方才就是看着你這臉吃飯的,我就凈陶醉你這盛世美顏了,哪還記得自己吃個啥?」

墨衍:「……」

還是你行!

甘拜下風!

他睨了長相身高都不符合當代很多人審美的黎婂玥一眼,說:「你確定你這模樣看着是下飯,而不是……」

「當然!」黎婂玥打斷墨衍後面要說的話,道:「我一看你就是有眼光的,定是能欣賞我的美。」

墨衍有些想笑,她到底是哪裡來的自信?

不過,有一點倒也沒說錯。

她不管長相還是身高,都不符合這世界很多男人的審美,他卻覺得她高挑又美麗,特別是……

臉驀地一熱,趕緊搖頭,甩掉那些亂七八糟的。

黎婂玥湊過來,雙眸危險地眯了眯:「難道你覺得我不美?」

那模樣,墨衍毫不懷疑他敢點頭,這姑娘能立馬一巴掌給他拍過來,然後來一句「沒眼光」。

「美!」

「我就知道你最有眼光,也只有你這樣有眼光,長得又好看的男人才配得上我,那些個沒眼光的東西,用看自己那種看歪瓜裂棗的眼光來看我,自然是欣賞不了我的美。」黎婂玥眉眼彎彎。

墨衍:「……」

今日可算見識了什麼叫翻臉比翻書還快。

過了一會兒,墨衍緩過勁來,黎婂玥又將粥推到他面前:「吃吧。」

「我不餓。」墨衍道。

他怕吃了會躺平。

黎婂玥深深地看了墨衍一眼,點頭,自己抱着碗,頭一仰,直接把粥喝光了。

她一邊收拾碗,一邊道:「你叫什麼名字?家是哪裡的?家裡都有些什麼人啊?等我爹娘回來,可以去跟你家人商量婚事。不過,得快些才行,我下個月就十七歲整 ,要是還沒嫁掉,那上面得拉我去官/配。你看,像我這麼美的媳婦,要是被人給搶走了,不是很可惜?」

說著,說著,黎婂玥又自誇上了。

墨衍:「……」

也不知道她哪來的如此自信?

倒是有些可愛。

有這麼一個媳婦,未來的日子應該也不會無趣。

至於家人……

他的眸色沉了沉,雙唇抿得死緊,藏於袖中的手也是緊握成拳。

灶房內洗碗的聲音傳來,墨衍才回過神來。

他走到灶房門口,道:「我叫墨衍,沒有家人,你想何時成親,我們就何時成親。」

「好。」黎婂玥歸置好碗筷,走到墨衍身邊,認真道:「以後,這裡就是你的家,我和我爹、娘、弟弟,就是你的親人。」

她伸手拉過墨衍,眉眼彎彎:「走,我帶你去鎮上買新衣服。」

走了兩步,黎婂玥似想起來什麼,她轉身在墨衍面前蹲下,伸手去拉他的褲腳。

墨衍被她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本能地往後退。

黎婂玥捏住墨衍的腿,道:「別動!」

簡單的兩個字,就好像是有魔力般,墨衍自覺停了下來。

垂首,認真地看着黎婂玥。

她將褲管輕輕卷上去,露出已經變了形的右腿。

黎婂玥的眉頭瞬間就皺了起來。

以她上一世當軍醫十幾年的經驗來看,墨衍這腿是被人生生敲斷後沒有及時治療而造成的,至少被廢了七年以上。

也就是說,他才十歲左右就被廢了腿。

對一個孩子來說,何其殘忍?

「阿衍,你放心,我會治好你,讓你如正常人一樣走路。」黎婂玥捏了捏墨衍的腿,又四處按了按,確定其具體情況,腦海中迅速過掉好幾種救治方法,最後才確定下最為可行的一種。

墨衍心中頓時說不清是什麼滋味。

他的親人,恨不得他早點死,為了達成所願,無所不用其極,而眼前這個才相識不過一天的女孩卻說會治好他,讓他如常人般走路。

他張了張嘴,道:「治不好的,別費那錢。」

黎婂玥瞪他:「你能不能出息點?給你用錢,怎麼能是浪費?你這麼好看,腿不好使,多影響整體顏值啊?好看的人,都是被優待的,我不僅要治好你的腿,還要賺很多的錢,嬌養着你。」

墨衍:「……」

該嬌養的人不該是她么?

「走,咱們去鎮上。」黎婂玥重新拉着墨衍的手,美滋滋的在村裡招搖。

黎老三家在村尾,要去鎮上,就要從村尾走到村頭。

這月份地里沒什麼活計,村裡人很多都聚在村西頭那棵大棗樹下嘮嗑。

見黎婂玥牽着個男人走過來,頓時驚了。

一個個伸長了脖子看。

「看,那黎老三家的玥丫頭牽着個男人的手過來了。」

「真是不要臉,光天化日的拉男人手。」

「那男人不會是昨天玥丫頭抱回家那個吧?看着盤條身正,怪好看的。」

「長得再好看有啥用?還不是個瘸子?中看不中用,還不如陳家那傻子呢。」

「我家阿衍中不中用,我清楚得很。倒是那陳家傻子,林嬸子何以如此清楚他中看又中用?莫不是親身體驗過?」

黎婂玥拉着俊未婚夫出來就是想顯擺一番,打那些總說她嫁不出的八婆臉的,結果,她還沒顯擺上,先聽到這林家的說她家阿衍壞話了。

死三八,還真是給她臉了 ?

叔可忍,嬸也不能忍。

老虎不發威,當她是哈嘍凱特?

論吵架,她就沒怕過誰。

林嬸子素來與黎家不和,很是看不上黎婂玥,認定了她要被官/配,就等着看黎三家笑話,結果黎婂玥突然抱回來個男人,還說過幾天成親,她能不惱?

遠遠見着墨衍長得好,她這心裏更是酸,逮着墨衍腿不好,不就得可勁奚落?

被當事人聽見是挺尷尬,但黎婂玥如此說她,不是在毀她名聲么?

這如何能忍?

她衝著黎婂玥就撲了過去:「黎婂玥,你個小賤人,我撕了你的嘴,看你還敢不敢胡說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