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醉/人的夜色,逐漸退去,屬於白日的亮光拉開新一天的帷幕。

黎婂玥睜開眼,又迅速閉上。

兩朵霞雲爬上臉頰。

不是在做夢。

她,真的是將自己給交出去了?!

定是上世清/心寡/欲太久,以致於到了這個世界,看到俊美得慘絕人寰,都壓她身上,怎麼看都忍不住了還問她願不願意的男人,她就昏了頭。

昨夜一幕幕重回腦海,黎婂玥臉更紅了。

她居然飢/渴到自己……

打住!

黎婂玥悄悄掀開一條縫,她就偷偷看一眼男人。

一睜眼,正好對上男人深邃的眸。

黎婂玥:「……」

更羞了。

墨衍盯着黎婂玥飛上霞雲的臉,白裡透紅,**誘人。

一夜蛻變,她本就勾/人的眸子更是添了幾分動人的韻味。

喉嚨,不自覺地滾了滾。

眸色,不自覺地加深。

昨夜的契/合,他該是迷糊不清,僅遵身體本能,事後應該清醒,克己自製的。

但今兒一看,他好像喝了百年陳釀,醉得厲害。

身體不/受/控/制,墨衍生怕自己再做出什麼,只好往後退了一些,然後,盡量保持鎮定,道:「我會對你負責。」

「嗯。」黎婂玥點頭。

屋內又安靜下來。

黎婂玥悄眯眯打量墨衍,還是那麼好看。

墨衍突然有種被/扒/乾淨看的詭異感。

身體微僵。

克制,又忍不住抬眸看一眼黎婂玥。

嗯!果然沒看錯,比昨天更勾/人了。

不能看!

尷尬而又帶着醉人香的氣息在空氣中不停地蔓延。

黎婂玥小手揪着被子,有些小羞澀。

「那個……」

「砰砰砰……」

「閨女,你身體還好不?娘給你準備了傷葯,放門口了,你拿去擦一下。對了,娘和你爹一起去你外祖家接文文,中午不回來,鍋里暖着粥,你記得吃。」

黎婂玥剛到口的話,被敲門聲打斷。

緊接着,便是黎阮氏的叮囑。

黎婂玥:「……」

娘,你這是生怕別人不知道你家閨女被人給/睡/了?

她身體好着,又哪需要什麼葯?

思緒,猛地一頓。

黎婂玥突然就悟了。

好不容易壓下去的熱度,又迅速爬上臉頰。

她娘可真是……面面俱到?

「閨女?」黎阮氏沒得到回應,不由得又試探性地喊了一聲。

想想昨夜這屋子傳出來的聲音。

閨女不會是累得還沒醒吧?

她扭頭看了一下太陽高掛的天,心忖:那俊男子還有些本事。

「娘,我知道了。」黎婂玥扯着嗓子道:「葯你拿回去,我用不着。」

話出口,她就愣了。

昨兒個還好好的聲音,竟然啞了?!

有點兒不知如何見人了。

黎婂玥狠狠地瞪墨衍,都怪這男人。

要不是……她怎麼會……

墨衍眸色沉了沉,低沉的聲音仿若帶着電,直擊人心。

「難道,你是在怨我讓你用不上那葯?」

這一家子人還挺有意思的,女兒看起來大膽至極要娶他,可真的坦/誠相/見,又羞/澀稚/嫩得緊。

娘親給女兒準備事/後傷葯,該是細心的,卻又如此大咧咧地喊出來。

黎婂玥臉紅心跳,莫名又想到男人的細心與狂/野。

有點兒腿軟,面上卻故作鎮定。

她抬眸將人從上掃到下,滿意得不得了,卻一副包容樣。

「你這小身板,確實該補補。」

墨衍:「……」

小、身、板?

很好!

「你確定?」

黎婂玥莫名嗅到了一些危險的信號,果斷轉開話題:「你閉上眼,轉過身,我要起床。」

墨衍深深地看了黎婂玥一眼,然後,閉上眼,轉過身。

黎婂玥:「……」

方才那眼神,是嫌她矯情?

寸寸親/密過,好像,似乎,真有那麼點矯情?

甩甩頭,黎婂玥迅速穿好衣服跳下床。

「我先出去,你也趕緊收整好出來,我們商量一下婚事。」

說完,黎婂玥拉開門就跑了出去。

炙熱的陽光燙了臉,她才驟然回神,臉上的熱度也逐漸退了下去。

她轉身步入灶房,牆角整齊堆放着柴禾,灶門關着,鐵鍋內冒着絲絲熱氣。

揭蓋一看,鍋內燒着適量的水,木蒸架置於水中,架子上放着一小盆粗糧粥,半碗野菜。

和田村並不富裕,村人主要種田為生,每年交完四成稅收,剩下的糧完全不夠一大家子人吃,他們只能選擇將大米賣了換粗糧。

平日里,家裡養幾隻雞,攢點雞蛋去賣了換銀錢,農閑的時候,家中壯漢也會去鎮上找點零工做,賺點銀子花用。

黎三早些年與黎家人鬧翻分了出來單過,分家時只分到一畝水田,一畝旱地,雖家中只有黎三夫婦和女兒黎婂玥,兒子黎雲文四人,但糧還是不夠吃。

好在,黎三會打獵,黎阮氏會針線,平日里,黎三會進山打些兔子山雞之類的,和着黎阮氏閑時綉出的東西,一併帶去鎮上賣了換些銀錢補貼家用。

黎婂玥十三歲以後,也會打獵補貼家裡。

他們家日子原本過得還不錯的,但她一直沒嫁出去,黎阮氏就縮衣節食的把錢給攢了起來,以便給她尋個好人家。

黎婂玥來到這世界半個月,也就吃了一回肉。

看着鍋里沒油色的野菜,抿了抿唇。

家裡多了個嬌氣的人,得趕緊多搞些錢,買葯,買肉。

端着粥和菜出來,墨衍也穿戴好出來了。

黎婂玥又是眼前一亮。

墨衍穿的還是昨日的衣服,上面沾染着不少塵土,乍一看,他就好像是九天之上俊美的仙人落入凡塵,染上了人間的煙火氣。

墨衍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

正要說話,黎婂玥收回了視線,端着碗招呼他。

「過來吃飯。」

「嗯。」

墨衍應聲坐下。

方才仔細看了一下這屋子,典型的土房,看着很老舊,勝在乾淨。

如此家境,想是拿不出好東西。

真的看到那黑乎乎的粥和那沒有半點油星的菜,臉色還是變了。

這,能吃?

「粥是粗糧熬軟的,菜是山裡摘的,你吃一點墊墊肚,晚些時候我去山裡看看,弄只雞或者逮只兔子給你吃。」黎婂玥盛了一碗粥遞給墨衍,道。

「謝謝!」

墨衍接過粥,學着黎婂玥的樣子,一根野菜,一口粥。

粗糙、苦中帶點酸,又有那麼點咸,墨衍從來沒吃過如此難吃的東西。

他想吐出來,但黎婂玥正看着他,他只能硬着頭皮往下咽。

咽着,咽着,胃裡一陣翻江倒海,他拚命壓制,但越壓,越是難受,最終,「嘔」的一聲吐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