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你在做什麼?」

墨衍眉目清冷,有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疏離,聲線更若是砸進冰窖,冷得可怕。

然,現在的他面色薄紅,眉目皆染/風/情,使得他俊美無雙的容顏更是令人驚艷。

黎婂玥典型的外貌協會資深成員,對美的東西,特別是人,向來沒有抵抗力。

她自動忽略墨衍的冰冷,眨眼道:「我檢查你傷哪兒了。」

兩人靠得近,黎婂玥的呼吸盡數噴洒在墨衍臉上。

熱的發燙。

微微的酥/麻感自臉上迅速蔓延,突然就好像一隻帶着亮麗色彩的巨獸,直接將他拽入深淵。

身體中那被強/行壓下的感覺,陡然被全數喚醒。

墨衍的臉更紅了。

他的眉頭緊蹙,一把推開黎婂玥:「出去!」

「那不行,這是我的屋子,我還有事跟你說。」黎婂玥穩住身形,重新走到墨衍跟前,道:「你是不是沒有見過像我這麼好看的女孩子?臉這麼紅?」

墨衍:「……」

好看是真,臉皮也是真厚。

就沒見過如此不矜持的姑娘。

「出去!」

黎婂玥盯着墨衍的臉看:「一個男子,臉皮怎這麼薄?不過沒關係,等咱們成親,我慢慢教你。」

「誰要跟你成親?」墨衍黑了臉:「我們都不認識。」

「我叫黎婂玥,現在認識了。」黎婂玥奪過話頭,哄道:「放心,嫁給我,我會對你好的。」

「我嫁給你?」墨衍臉更黑了。

這姑娘好看是好看,就是腦子不太好。

哪有女子娶夫的?

「好!」黎婂玥笑了:「你真上道,我一會兒就叫爹娘準備結婚事宜。」

墨衍:「……」

被套路了?!

深吸一口氣,壓下憤怒,問:「你一個姑娘,這麼上趕着,不覺得丟人嗎?」

「你這麼好看,我不趕緊綁身邊,那不是傻?」黎婂玥笑眯眯的:「俗話說,秀色可餐,看着你這張,我能每頓多吃一碗飯。」

墨衍:「……」

就沒見過這樣不知羞的姑娘。

「我不會娶你。」頓了頓,頗為羞/恥地補充了一句:「更不會嫁你。」

他就不是一個隨便的人。

「世人皆道: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黎婂玥說:「你看,你長得如此俊美,除了我這樣集美貌與智慧於一身的姑娘,誰能相配?」

她眨了眨眼『你懂的吧?』

為了不被拉去官/配,她老臉都豁出去了。

小夥子,上道一點啊!

墨衍:「……」

哪裡來的奇葩?怎生如此不要臉?

他上下打量眼前的姑娘。

白皙的小臉還有些嬰兒肥,精緻的五官恰到好處,比之他見過的那些大家閨秀更是惹眼,特別是這雙桃花眼,就像帶着勾子似的,特美。

心跳莫名有些快了,身上那好不容易壓下的熱度又蹭蹭蹭地上來了。

深呼吸,閉眼:「你先……」出去。

後面兩個字還沒出口,生生哽在喉間。

額頭上突然多了一片冰冷,緊接着,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

「還真是發燒了,難怪臉紅得跟猴子屁股似的。」

驀地睜眼,就見纖長的手指正扯/他衣襟。

「別是身上哪的傷口發炎導致的。」

冰涼的指尖不經意划過滾燙的皮膚,墨衍渾身就跟過電一樣,不受/控/制地顫了顫。

屋內的光線有些暗了,墨衍卻能清晰地看到近在咫尺的臉。

又白又嫩,一點細小的絨毛都看不見。

櫻紅的嘴張張合合,似是在對他發出邀請。

墨衍喉結滾動,眸色,越來越暗。

他向來引以為傲的自制力逐漸分崩離析。

胸前突然一陣涼意,墨衍渾身一激靈。

清醒了。

他猛地拽回自己的衣襟,迅速整理好。

再開口,聲音還是有些不穩。

又氣又羞。

「身為姑娘家,隨便上手扯人衣服,你到底有沒有一點羞/恥心?」

「羞/恥心這東西,我一直都藏在保險柜,輕易不拿出來。」黎婂玥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

墨衍:「……」

離開這裡,遠離這腦子不太正常的姑娘。

起得太猛,腳下一個不穩,直接往前撲。

得,這下得摔慘。

然,預料中的疼痛沒來,反倒是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臉,正好埋在一團柔/軟之上。

墨衍微愣,下一刻,臉色爆紅。

淡淡的草香鑽進鼻腔,很是上頭。

墨衍呼吸又有些不穩了,喉嚨翻滾了兩下。

黎婂衍扶墨衍坐好:「只要你嫁給我了,你這腿,我給你治。」

她夠誠心了吧?

就方才那麼一瞬,她已經確定眼前這俊美無雙的男子有一條腿是廢的。

也不怪長成這樣,還淪落到他們村來了。

以她的醫術,能讓人恢復如初,就是費錢。

墨衍卻沒有回答,他盯着黎婂玥放在他手臂上的手,空氣中那草香味越發濃郁,熱氣直接上了頭。

他要忍/不/住了!

汗水,自額頭沁出,斗大的汗不停地滾落。

理智告訴他,立刻推開眼前的姑娘。

行動上,他卻反手握住了姑娘的手,翻身將人壓/在身手,將其雙手禁錮於頭頂。

兩人的姿/勢突然發生巨變,黎婂玥都懵了。

方才一直喊着讓她出去,說不嫁她,不娶她的男人,竟如此熱/情了?

濕熱的呼吸全噴洒在臉上,黎婂玥莫名有些緊張。

她下意識動了動,壓着她手的力道又加重了些。

「別動!不然,我怕會忍/不/住傷你。」

「笑話!我一拳能揍三個你,你怎麼可能傷我,哈……哈?」

黎婂玥當墨衍說笑,但很快,她的笑就僵在了臉上。

她好像感受到了什麼不一樣的東西?!

頂/得她有些不舒服。

她輕輕挪了挪,墨衍頓時湊上去在那微張着,似乎在邀請他的唇上咬了一口。

「別動……」

「嘶……」黎婂玥吃痛,本能地叫出聲來。

清脆的聲音染上了幾分被欺負後的委屈,身子也開始掙扎,這無疑是在狠狠刺/激墨衍的神經。

從他被灌/葯,到扔進那種地方,再逃到村口暈倒,直至在這屋內醒來……

他忍/得太辛苦了!

黎婂玥終於意識到不對,她慌了。

不是吧?她魅力這麼大的?

進展是不是太快了?

「你……」

「我現在很想……如果你不願意,就出去,幫我送一桶冷水進來。」墨衍氣息有些不穩,卻該死的惑/人。

黎婂玥這個看臉的人,又被墨衍的聲音擊中心臟,迷迷糊糊就點了頭。

「我願意,就當提前洞/房了。」